頂點小說 > 千金重生:心機總裁套路深 > 第115章 我怕你越陷越深(2)

第115章 我怕你越陷越深(2)

 熱門推薦: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

    姜祈星沉默了,望著外面連綿不斷的大雨。

    真的不是大事么?等到該斷的時候,真能說斷就斷?

    罷了,寒哥腦子聰明,說什么就是什么,應該只是自己太緊張了。

    ……

    林宜恍恍惚惚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半夜,臥室的燈光特別冷,她看著周圍的陳設,腦袋有些沉甸甸的。

    好累。

    她閉上眼休息,感覺到頭上涼涼的,伸手一摸,是個退熱貼。

    渴。

    林宜掙扎著坐起來,想去倒水,忽聽一陣腳步聲傳來,她抬眸,就見應寒年穿著睡衣、戴著黑框眼鏡從外面匆匆而進。

    見她醒來,應寒年的臉色溫和許多,“醒了?還有哪里不舒服?”

    一看到他,林宜就不自覺地繃直了身體,眸光閃了幾下,渾身不自在。

    應寒年居然說愛上她了。

    可怕。

    太可怕。

    恐怖片都沒這么演的。

    應寒年走上前來,用手背探了探她臉上的溫度,又抓起她的手摸脈,嗓音低沉磁性,“燒退了,要不要喝水?”

    他揭下她額頭上的退熱貼。

    林宜不想理他,但喉嚨干得快要著火,她只能點了點頭。

    見她終于有反應,應寒年勾唇,留下一句“等著”便出去了。

    不一會兒,應寒年返回,手上除了一杯溫水,還抱著一堆文件夾。

    他將杯子遞給她,“我還有點工作沒做完,我在房間里做,正好陪你。”

    “……”

    她不需要他陪伴好么。

    林宜暗暗想著,伸手接過杯子喝水,溫熱的水灌進喉嚨,一下熨平干燥,舒服得她像是重新活過來一般。她有些疲憊地靠到床頭,只見應寒年也沒和她說什么,抱著文件在角落的沙發上坐起來,蹺起一腿,將文件擺在膝蓋上打開,一頁頁翻著,黑框眼鏡架上在他的鼻梁上,

    讓他凌厲的外貌多了一些斯文氣。

    林宜正想著,那邊應寒年邊看文件邊拿起一盒煙,習慣地抽出一根煙抿在唇間,點火深吸,抽煙拿煙的動作熟稔流暢,如行云流水。

    好吧,那點斯文氣沒了,只剩敗類。

    睡到半夜,林宜暫時沒什么睡意,于是拿起一旁的手機,幸好這手機是放在包里的,沒跟著她一起跳下懸崖跳臺,不然這會都廢了。

    手機上有好幾個未接電話,都是家里打來的。

    最新是安闌的信息,在1分鐘之前,安闌很著急,說不知道她是不是去做什么重要的事,自己找了理由騙過林先生,但天亮再看不到她就要報警了。

    她不過一天不見人影而已,就讓大家這么擔心。

    林宜有些愧疚,給安闌回復信息,指尖敲著字,忽然想到今天在山頂上,應寒年說他孑然一身,死了都沒人理……

    她不由得朝沙發上的男人看過去,他正專注地翻閱文件,煙霧縈繞,鏡片后的一雙眼深得令人琢磨不透。

    這個男人有著一身的放蕩不羈,也有著一身的孤獨。

    對應寒年的心思,林宜向來很簡單,索取自己要的,付出對方要的代價。

    但現在應寒年動了那樣的心思,有些東西就不免變得復雜。

    有煙氣緩緩飄過來,林宜喉嚨發癢,捂鼻咳起來,“咳咳。”

    燒是退了,但看來一場感冒是怎么都跑不掉的。

    聽到聲音,應寒年抬眸睨她一眼,迅速將煙滅在煙灰缸中,末了,又站起來將煙灰缸拿到外面。

    “……”

    林宜怔在那里,手牢牢地抓緊手機。

    應寒年進房后又將窗戶打開,抓起一個文件夾驅散室內的煙味,直到一點煙氣都看不到。

    林宜坐在床上看著他的動作,淡漠地開口,“不管你做什么,有些東西,我給不了你回應。”

    她不會給他任何這方面虛假的期待。

    聞言,應寒年低眸睨向她,薄唇勾起,“終于舍得開口了?”

    “……”

    林宜默。應寒年將文件放到一旁,在床邊坐下,大掌按在床上,身軀傾向她,一雙漆黑的眼里有著灼燒般的火光,“現在給不了,不代表以后,我應寒年要是連個女人的心都拿不到

    ,可以一頭撞死了。”

    “……”

    他還真夠自負的。

    應寒年抬起手撥了撥她額角的發,低沉地道,“行了,之前的事都算了,你也別再提什么好聚好散的話。”

    他聽這話都想掐死她。

    “……”

    林宜沉默,沒有說話,雙眼清冷地看著眼前的男人,人還算冷靜。

    鬧到這一步,想好好地散了恐怕是不可能,只能慢慢來。

    這么想著,林宜也沒有繼續別扭,面無表情地點頭。

    應寒年低下頭在她臉上親了一下,“不愧是我的團團,真乖。”

    “……”

    林宜默默地躺下來,拉過被子休息。“我不辦公了,陪你。”應寒年跟著鉆進被子,一把將瘦弱的她錮進懷里,手掌下是他的襯衫,帶著她的溫度,這種觸感讓他的眼一下子深了,“團團,你穿我襯衫的樣子真

    夠勾人的。”

    林宜心中警鈴大作,身體都繃緊了,他不會是要……

    “放心,你不舒服,我不碰你,等你身體好了我再做得你下不了床。”應寒年在她白皙的細頸上親吻,語氣溫柔得溺人,“睡吧。”

    “……”

    不要臉。

    無恥。

    下流。

    林宜用了自己生憑所學的罵人詞匯在心里發泄一通,最后在他的懷中昏昏睡去。

    ……

    翌日早晨,雨淅淅瀝瀝地終于停了,門窗一開,清新的空氣撲面而來,風中帶著草木的清香氣,聞得人神清氣爽。

    “咳。”

    林宜喉嚨發癢發澀,起身洗漱一通后,換回自己已經晾干的衣服,拿起包往樓下走去。

    樓梯口,姜祈星正站在那里。

    “林小姐,寒哥在等你吃早飯。”

    “不了,我先走了。”

    林宜淡淡地道,聲音有些沙,剛走出幾步,姜祈星就伸出手攔在她面前。

    他還真是做狗腿做得很盡責。林宜有些無奈地看他一眼,轉身往餐廳的方向走去,應寒年坐在歐式大理石餐桌前,單手抵著頭,唇角勾笑,一雙漆黑的眼直直地盯著她,像是要看進她身體深處似的,令人渾身不自在。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