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千金重生:心機總裁套路深 > 第113章 跳下懸崖(3)

第113章 跳下懸崖(3)

 熱門推薦: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好啊。”應寒年站在她的不遠處,如惡魔再生,英俊的臉上毫無懼意,“我應寒年孑然一身,死了都沒人理,你林大小姐家族興旺,一大堆親人捧著你哄著你,能和你同歸

    于盡,怎么算都是我占了便宜。”

    “你——”

    林宜被噎得說不出話來。

    眼前的應寒年像瘋子一樣,狠辣決絕,已經不是她那些手段能應付下來的,她不懂,實在是不懂。

    見她說不出話來,應寒年瞥一眼懸崖下方,“如何,考慮得怎么樣了?”

    林宜站在凜凜風中,只覺雙腿已經不是自己的了,恐懼、痛恨全部交織在一起,恨不得絞碎了她。

    她知道,應寒年今天是不打算放過她了。

    她嘲弄地笑了,“應寒年,是不是今天你一定要逼我跳下去才甘心?”

    “……”

    應寒年挑了挑眉,不置可否。

    “好,我今天跳下去,也不用你再幫我任何忙,我只要我們之間再無瓜葛!”

    林宜咬著牙關一個字一個字擠出來,而后,也不看應寒年什么臉色,轉過身面向黑壓壓的天空,張開雙臂縱身一躍,跳了下去……

    應寒年站在原地,隨著她這一跳,臉色都凝固了,眼中露出震驚。

    真他媽跳了?

    她不是最惜命的么。

    突然有雨點砸到他的身上,應寒年抬頭,就見烏沉沉的天空降下大雨,瘋狂下落,襲卷山群。

    “靠!”

    應寒年咒罵一聲,轉身就走,見姜祈星錯愕地望著林宜跳下的方向,低吼出聲,“還看什么,下去接她!”

    ……

    林宜躍下懸崖跳臺,整個人往下降去,風在耳邊狂肆,無數的雨落下來。

    山石嶙峋、雨勢磅礴。

    整個龐大的世界里,她只不過是脆弱的一個小點,隨著別人的繩子上上下下、起起伏伏,隨時死去也不過一灘血跡。

    那一瞬間,林宜感覺自己又死了一遍。

    生命仿佛再一次到了極限邊緣,心臟在狂風大雨中起起落落。

    彈力突然將下墜的她拉起,在空中飄蕩。

    她睜開雙眼,望著漫天大雨,有許許多多的畫面在眼前飄過,林家的垮臺、舒天逸的背叛、肖新露的狠毒、爸爸的去世、她中毒死在應寒年的床上……

    一幕幕,全部重演。

    夠了。

    真的夠了!

    她絕不會再死一遍,她要活著,要比任何人都好好地活著!

    只要她活著,誰也擋不了她的路,神擋殺神,魔阻誅魔,應寒年也休想!

    “啊——”

    林宜放開懷歇斯底里地大叫出來,將憋了一世的怨恨痛苦全部在山谷間喊了出去,碎在茫茫雨中。

    雨水迷住她的眼睛。

    山谷間,大雨放肆,湖面上被濺得到處是漣渏,沒有平息的跡象。

    幾個彈力來回,她跟著躍起降下,仿佛在死亡的邊緣上試探了一遍又一遍。

    綁在身上的繩子漸漸沒了彈力,她倒掛著繩上,吶喊用光她的力氣,此刻直挺挺的她像一具尸體般在雨中輕緩,找不回魂魄……

    繩子被慢慢放下。

    她的手突然被人握住,人被放了下去,一只溫熱的大掌抹去她臉上的雨水。

    林宜睜開一雙充血的眼睛,入目是應寒年漆黑的雙眸和緊蹙的眉宇。兩人正在小船上,應寒年將她摟在懷中,一手拿起一旁的風衣展開蓋到她身上,牢牢地抱緊她,不悅地斥道,“大小姐,我讓你跳你就跳,你看看天氣行不行,這種天能蹦

    極嗎?”

    他又不是真讓她跳,她就不會態度軟化點,說幾句軟話?

    林宜不想理他,閉上眼轉過身去。

    應寒年就是個變態。

    見她這樣,應寒年也察覺到自己過份了,更加摟緊她,低聲道,“好了好了,不管有什么都翻篇了,我帶你回去。”

    湖面上的雨越來越大。

    應寒年將她整個人摟在懷中,以背替她擋雨。

    ……

    應寒年將林宜帶回半山別墅。

    一路上,林宜都因為蹦極的后遺癥而昏昏沉沉著,雙目充血,臉色慘白,身體則冷得瑟瑟發抖,不管車內溫度高,還是應寒年抱得更緊,她都抖得厲害。

    一進別墅,應寒年剛將林宜抱進浴室,林宜就“砰”地關了門,將他關在門外。

    應寒年渾身濕透地站在門外,滿臉水氣,眼中掠過一抹尷尬。

    大小姐這回氣得不輕。

    他轉身,就見姜祈星站在一旁,見他看過來,姜祈星立刻轉身,假裝沒看到他被拒之門外的畫面。

    應寒年抓了抓濕發,道,“你去煮碗姜湯。”

    “是。”

    姜祈星忙要往外撤,又被應寒年叫住。

    “算了,你不懂選生姜的哪一部分入鍋,我去。”他比姜祈星多懂一些醫理。

    說著,應寒年就往外走去,姜祈星見狀皺起眉,“寒哥,你也淋雨了,你先沖個澡吧,會舒服一些。”

    “無所謂了,我們這種人還在乎一點雨?大小姐身嬌肉貴的,呆會凍個感冒又要沖我發狠。”

    應寒年說著,語氣里卻沒有半分嘲弄,大步離開。

    姜祈星站在那里,看著他的背影,眉頭皺得越來越緊,擰成一個“川”字。

    寒哥……放在林宜身上的注意力越來越多了。

    他并不討厭林宜,可這真不是個好兆頭。

    林宜在浴室里沖了個澡,換上一件應寒年的白色襯衫,衣角及臀,穿在她身上像件裙子似的,雙腿筆直細長,白皙若玉。

    她拿毛巾擦頭發,聽著外面越來越大的雨聲,心里全是冰冷。

    林宜走出浴室,進了臥室,只覺身上一陣陣發涼,她掀開被子坐到床上,拿起一旁的手機給安闌撥打電話。

    還沒撥通,手機便被人奪走。

    她抬眸冷冷地看過去,應寒年換了一身干凈清爽的衣褲,頭發還濕著,手上端著一只碗在床邊坐下來,黑眸深邃地盯著她,“想叫人來接你?不準,今天在我這睡。”

    “……”

    林宜靠在床頭,偏過臉去,沒有搭理他的意思。

    “你這脾氣大的……”應寒年被她發火的模樣逗笑了,把手機放到一旁,用勺子攪了攪碗中熱氣騰騰的紅糖姜湯,“我煮了姜湯,你喝一點,預防感冒。”

    可笑。逼著她跳懸崖,這會又來獻殷勤,這男人怕是腦子有個天坑。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