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無限之神話逆襲 > 第二卷 第五十三章 終尋到 真正的元墓入口

第二卷 第五十三章 終尋到 真正的元墓入口

 熱門推薦:
    陳玉樓與羅老歪鷓鴣哨趕緊迎了上去,“長風兄弟,你沒事吧?”

    羅長風看了看滿臉關切之色的羅老歪,頷首道:“我沒事,遇害的弟兄找到了嗎?”

    羅老歪嘆了口氣,道:“找到了,他們都已經……唉,沒想到他們連危機四伏的地宮都走過來了,卻栽在這群猴崽子手中,還真他奶奶的不值。”

    羅長風沉聲道:“帶他們回去,好好安葬吧!好在我跟昆侖給兩位弟兄報仇了。”

    “嘭”

    昆侖將那白猿尸體一把丟在地上,十幾把電筒的光束立馬照了過去。

    羅老歪怒道:“原來是這么個該死的玩意。”

    說完不解氣的拔出腰間手槍,對著白猿尸體又崩了兩槍,呸了一口,這才收起手槍,對羅長風與昆侖抱了抱拳,道:“我替兩位兄弟謝過二位了。”

    陳玉樓蹲下身子,看了看白猿,道:“我聽榮保咦曉說過,這瓶山白猿洞附近的猴群,常常攔截過往落單的客人,搶奪食物,已害了許多人命。”

    “就連服飾貨物都不放過,奪進猴洞中你爭我搶,也穿戴裝扮起來,學著活人的樣子在山中招搖,多半都是這白猿領頭做出的歹事。”

    “好在如今白猿已斃,猴群也被我們殺得七七八八,這白猿洞的字號,算是消了。”

    當下眾人收拾心情,出了林子,這才發現,經過這一番鬧騰,天都已經亮了。

    陳玉樓便吩咐群盜,稍事休息,吃些干糧,準備上山巔尋墓,他自己則是跟鷓鴣哨羅長風等人上到高處,查看瓶口地形。

    他們之前下地宮的那處,刀劈斧削般的巨大縫隙,恰好起自瓶肩,由于山體歪斜,山縫便斜貫下去,插人瓶腹的前端,裂縫上寬下窄,深處亂云流動,古松倒長,從高處看下去目眩腿麻。

    自下仰望高處,則是峭壁聳立,天懸一線,似乎只要是山風稍大一些,便可輕易將瓶頸前端懸空的山巖從山體上刮斷。

    這古瓶狀深裂開來的山體,就如此將斷未斷的懸了無數歲月,傾斜懸空的山體之下,便是峰林重疊的峽谷溝壑,無論從哪個方位來看,瓶山的山勢都是險到了極致。

    那瓶口所在的山巔,有如一塊千萬鈞的巨大青巖,兩側森森陡峭的石壁相距雖窄,但石壁寬度極廣,最深處都是積在山體里的雨水,如果想向兩側移動,只有使用蜈蚣掛山梯在絕壁上攀爬而行。

    對地形心中有數后,陳玉樓對鷓鴣哨道:“地宮之中還能尋地開盜洞搬運明器,若這元墓當真在瓶口,那就沒辦法了,只能借助你們的鉆天索,從山巔往下放。”

    鷓鴣哨緩緩點了點頭,道:“這已經比從深澗下往上運要好多了,這次上去的,必須是身手敏捷之輩,恐怕劍士兄弟們,得充當一回力士了。”

    陳玉樓頷首道:“這個不是問題,劍士們以前本就是力士,對倒斗之事并不陌生。”

    “既如此,那我們先下去吧!吃過早飯,就上去尋墓。”

    “好。”

    一個時辰后,天色大亮,朝陽已經升起,眾劍士帶齊家伙,即刻上山。

    這在懸崖峭壁上作業,跟只是從懸崖上攀爬下去不同,必須得卸嶺劍士這些精銳才干得下來。

    羅老歪與他的工兵掘子營就沒有跟著去,而是準備在下方接應上面放下來的籮筐。

    劍士們人手已經足夠,卸嶺力士便也留在了山下,沒有上去,由花麻拐在下面協調。

    瓶山上的裂隙最底部積了許多雨水,其上生了—層厚厚的浮萍,潮濕之氣甚重,巖壁上都滲著水珠。

    兼之隙底狹窄,—旦被卡在下面就進退兩難了,眾人只好用竹梯掛住巖縫,在絕險的石壁上凌空而過。

    眾劍士展開數十架蜈蚣掛山梯,使出拼、接、擺、掛的渾身解術,提氣凝神的攀附在絕壁上。

    一路順著巖縫過去,只見那兩側陡壁之間,已多在翠云深處,又進數丈,瓶口一側的山巖上果然如同珠壁。

    巖石的顏色也逐漸變深,周遭都是垂入深澗里的紫藤,藤上生滿了奇花異卉,石隙的泥土里則滿是雜草。

    此處接近山陰一面的盡頭,在這終年不見日光的山壁上,各種叫不出名目的奇異植物卻是越來越多,顯得頗不尋常。

    羅長風、昆侖、紅姑娘三人,一直緊跟在陳玉樓身周,鷓鴣哨與老洋人在他們不遠處,花靈則是在下面,并未上來。

    昆侖怕帶著重劍,蜈蚣掛山梯承受不住,便先放在了崖下,待得找到元墓,放下鉆天索,再將之吊上來不遲。

    陳玉樓攀在蜈蚣掛山梯上,仔細觀看石壁上生長的植物,松枝藤蘿生得蒼郁虬勁,視之皆是武將冢的墳脈。

    當他看到一大叢金色花朵,面色頓時一喜,“此乃貓兒眼,只生長在墳塋左近,山巔里必有墓穴,可把你給找著了。”

    石壁上紫藤古松密密疊疊,墓道口想必都被遮蔽住了,于是打個手勢,命劍士們將蜈蚣掛山梯架成竹橋橫在山澗當中。

    眾劍士眼見古墓蹤跡已現,都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在山壁上搭起竹橋,一個個捉著腳步,踏著顫悠悠的竹梯穿云而過。

    不是攀住老藤,便是用其余的蜈蚣掛山梯搭住巖縫,將身體掛在半空,然后拔出精鋼長劍,去砍削覆蓋在山壁上的植物。

    被斬斷的紫藤花草和松枝,紛紛落下山隙深處,不多時便將那片覆蓋住山壁的植物清理干凈,顯露出來大半被植物遮掩的雞血巖。

    只見巖壁上裂開了數道大縫,最大的那條寬可蔽牛,里面黑蒙蒙不知深淺。

    “總把頭,這邊,墓道入口在這。”一名劍士語帶喜意的揚聲叫道。

    陳玉樓幾人與鷓鴣哨師兄弟倆齊齊轉頭看去,見那邊距離不遠,陳玉樓拉過一條藤蔓,用力扯了扯,發現挺結實,心一橫,牙一咬,道:“咱們用這個,蕩過去。”

    “我先來。”羅長風沉聲道,語氣堅定,不容置疑。

    陳玉樓看了看他,張口欲言,但看到他那不容置疑的眼神,終究是沒再說出什么話,將藤蔓遞了過去,“當心點。”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