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孤軍 > 第兩百二十四章:原木里的怪物

第兩百二十四章:原木里的怪物

 熱門推薦:
    尉遲然等人立即帶著邱中華返回那艘游艇,打開底艙,用手電將下方照亮之后,初夏嘗試著打開了攝像頭,然后詢問:“侯部長,你可以看清楚嗎?”

    侯萬在那頭道:“勉強能看清楚,你把攝像頭稍微放近一點,讓我看清楚。”

    初夏不敢下水,只能伸手舉著攝像頭稍微靠近底艙內浮在水中的兩根云杉原木。

    獵隼直言道:“猴精,你知道這是什么東西?”

    猴精?這是侯萬的綽號嗎?尉遲然等人有些詫異,大概也只有獵隼敢這么稱呼侯萬了。

    侯萬卻沒任何反應,只是觀察了許久道:“你們其中有誰是童身?”

    眾人都很疑惑,這什么意思?

    五人之中,初夏和殷宛夢因為曾是極樂,毫無疑問,肯定不是處子之身。獵隼這么大把年紀,也不可能沒碰過女友。

    尉遲然卻是看著邱中華:“你是嗎?”

    邱中華卻是道:“我今天還算是,但前段時間不是。”

    “滾!”獵隼差點沒抬手給邱中華一巴掌。

    所以,眾人的目光自然而然集中在尉遲然的身上,而尉遲然竟然臉紅了。

    尉遲然明知故問:“你們都看著我干嘛?”

    殷宛夢卻很是吃驚,隨后又看向初夏,那意思是,這么久了,你竟然沒下手?隨后又低聲道:“是因為兔子不吃窩邊草嗎?”

    初夏皺眉道:“滾。”

    獵隼上下打量著尉遲然:“你小子是不是有病呀?年紀也不小了,還是個童子雞?誒,你這模樣也不至于找不到女朋友吧?”

    尉遲然尷尬無比的時候,電話那頭的侯萬卻很焦躁:“都閉嘴!尉遲然,你如果還是童子身,就趕緊割破手指頭,將血分別滴在兩根原木之上,看看有什么反應。”

    尉遲然只得在眾目睽睽之下,掏出匕首,稍微消毒之后,割破手指,將血慢慢滴在左邊那根云杉原木之上。

    血滴上去之后,那根原木毫無反應。

    初夏立即問:“沒反應,然后呢?”

    此時,電話那頭的侯萬卻臉色變得十分難看,緊接著道:“去試試第二根原木。”

    尉遲然按照侯萬所說,又將血滴進了第二根原木之中,更滴上去,他的鮮血就直接滲透了進去,不,應該說是被原木吸收了。

    侯萬從攝像頭中看到這一幕,臉色變得比之前還要蒼白,同時,詭異的一幕也發生了,尉遲然手指的鮮血變成一條血線,直接將手指與原木連接在了一起,鮮血也源源不斷地朝著原木流去。

    “止血!把尉遲然拖開!快!”侯萬在電話那頭大喊道。

    眾人回過神來,初夏一把將尉遲然給拽開,因為找不到止血的工具,干脆干脆用嘴巴含住了尉遲然的手指。

    與此同時,那根吸收了尉遲然鮮血的原木卻變得血紅,同時隱隱約約好像能看見原木之中似乎還裝著什么東西。

    初夏立即問:“侯部長,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余人看著那根好像變得半透明的原木,原木之中似乎還躺著一個人,但這奇異的景象卻在幾秒后消失,原木褪去了血紅的顏色,恢復了原本的模樣。

    侯萬只是說了兩個字:“木瘟。”

    尉遲然問:“木瘟是什么東西?”

    侯萬道:“你們現在要做的就是,將那根剛才吸血的云杉原木拖出去,拖到海灘上去,然后挖一個剛好可以容納其大小的坑,在坑下面墊上石頭,然后再將原木放進去,再用石頭壓好,緊接著在上方用可燃物焚燒,一直要燒至少三個時辰,也就是六個小時,這期間無論發生了什么事,你們都不要管,只要看著火,千萬不要讓火熄滅就是了。”

    眾人只得準備按照侯萬所說的去做。

    殷宛夢卻看著另外一個原木問:“為什么只燒一根?”

    侯萬道:“因為另外一根里面的東西已經跑出來了,先不要那么多,快!”

    眾人正準備動手的時候,卻目光整齊地看著尉遲然和初夏,因為此時初夏依然含著尉遲然先前割破的手指。

    殷宛夢以一種異樣的眼光看著兩人,獵隼卻故意道:“你不能把手指頭從她的嘴里拔出來嗎?”

    尉遲然趕緊抽回手指,初夏也十分尷尬。

    邱中華隨后指示眾人打開船艙側面,將木頭吊裝出去的時候,獵隼低聲問尉遲然:“什么感覺?”

    尉遲然自然不搭理獵隼,獵隼不依不饒:“你是怎么做到對身邊兩個觸手可得的女人無動于衷的?”

    尉遲然只是看了一眼獵隼,也不解釋什么。

    另外一側,正在小心翼翼吊裝木頭的殷宛夢故意漫不經心地靠近初夏:“真的假的?”

    初夏問:“什么真的假的?”

    殷宛夢看向不遠處正在挖坑的尉遲然:“尉遲然呀。”

    初夏故意裝傻:“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殷宛夢故意道:“尉遲然在一般男孩兒當中,也是個帥哥了,人品也不錯,怎么會沒有女朋友呢?”

    初夏停手道:“我警告你,不要動歪心思。”

    殷宛夢笑道:“不要虎口奪食是吧?”

    初夏正視殷宛夢:“殷宛夢,我們得說清楚了,對于尉遲然,我只是……”

    “好了。”殷宛夢打斷初夏,“你有你的原則,我有我的任務,至于今后會怎樣,就看尉遲然自己怎么選了。”

    初夏也不知道為什么會情緒變得失控:“殷宛夢,你不覺得不能在這樣下去了嗎?”

    殷宛夢問:“什么意思?”

    初夏道:“你喜歡他嗎?就為了任務接近他,然后達到目的再甩開,每天都活在不同的人生里。”

    其實初夏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么,但現在孤軍讓極樂去執行的這類任務,卻讓她十分厭惡,從某個角度來說,她并不覺得殷宛夢是個威脅,反而覺得殷宛夢很可憐,就如曾經的她一樣可憐。

    殷宛夢卻道:“我不知道你為什么要做這一切,反正,我的目的是為了找回我自己原本的名字,這是我和侯萬達成的協議。”

    說完,殷宛夢轉身離開,再轉身朝向尉遲然的瞬間,原本一臉陰霾的她又開始溫柔的微笑。

    初夏看著殷宛夢,就如同看到了曾經的自己,只是一個拖著沉重軀殼的行尸走肉。

    當坑挖好,石頭鋪好,云杉原木也放入坑中墊好石頭后,眾人將收集來的可燃物全部鋪墊在上面,緊接著點燃。他們所做全程都在侯萬的注視下進行的,而且還不時叮囑和提醒他們。

    就在可燃物被點燃,火焰騰起之后不過幾分鐘,火焰之中就發出了各種怪異的聲音,有男人的嘶吼,女人的呻吟,孩子的痛苦,期間還夾雜著一些動物的哀嚎聲,這些聲音混在一起,如同鬼哭狼嚎一般,讓原本就離火堆并不近的眾人又下意識往后退著。

    而他們并不知道的是,海洞之上那些森踢人在聽到這些聲音之后全部跪了下來,朝著海洞的位置趴著,領頭像是頭人一樣的人則開始念叨著如同經文一樣的東西。

    尉遲然看著火焰騰起至少兩米多高,且形狀也再不斷變化著,從孩子變成成人,又男人變成女人,又由女人變成其他夜獸,最終火焰在逐漸衰弱的聲音中也逐漸暗了下去。

    一旁的邱中華嚇得抱緊了一根木頭,驚恐地看著這一切。

    終于,火焰熄滅,尉遲然要上前查看的時候,侯萬卻道:“不要去!繼續往里面扔木頭,繼續燒!”

    尉遲然繼續往里面扔可燃物,隨后火焰再次冒起,而火焰這次變成了無數雙手朝著周圍的人抓去,但那些揮舞的雙手卻像是在求救一樣,原本那些恐怖的雜音也變成了各種語言的求救。

    侯萬此時道:“千萬不要靠近!”

    火焰不久后再次熄滅,侯萬還是讓他們添加柴火,直到燒足了六個小時,再次添加柴火,火焰沒有出現異狀后,侯萬才指示尉遲然上前查看。

    尉遲然小心翼翼上前,用工具撥開上方的灰燼和石頭,發現下方的原木已經燒成了灰燼,用東西一觸碰立即就全部散開。

    尉遲然問:“可以了?”

    侯萬長吁一口氣:“可以了。”

    初夏看著攝像頭:“現在你可以解釋下,什么叫木瘟了吧?”

    侯萬道:“木瘟是異道的說法,這東西從何而來,誰也不知道,但各門各派都幾乎與木瘟交過手,找出對付木瘟辦法的則是縫千尸。”

    又與縫千尸有關系?尉遲然好奇地問:“但這木瘟到底是什么東西?”

    侯萬道:“最早木瘟被認為是僵尸,因為木瘟出現的是,是以人的形象出現的,根據異道的記載,最早出現是在秦朝,第一次發現木瘟的人就是開棺人,當時他們還叫后殮師。”

    后殮師是專門服務于當時皇室的一批人,用通俗的說法來說,就是專門處理皇室死者尸體的人,木瘟也是第一批后殮師所發現的怪物。

    在《史記》中有記載——秦三十六年,熒惑守心。有墜星下東郡,至地為石,黔首或刻其石曰“始皇帝死而地分”。始皇聞之,遣御史逐問,莫服,盡取石旁居人誅之,因燔銷其石。

    當然,這只是史記中記載的類似傳說的一類,不過的確的有隕石落在地球之上,但按照異道的說法,石頭上面并未雕刻什么始皇帝死而地分之類的字,相反卻是因為隕石下墜,殺死了不少當地人。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