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LCK的中國外援 > 第一百一十章 確實很一般

第一百一十章 確實很一般

 熱門推薦:
    金珍熙看著對面沉默的女孩,小聲道:“旻雅,你聽到了嗎?沒人值得你流淚,值得你這么做的人不會讓你哭。”

    對面的女孩攪動手里的勺子,兩人無言,一時沉默。

    李旭哈哈一笑,化解尷尬,死不要臉的道:“雖然我一直是單身,但是喜歡我的人很多的你知道吧?”

    崔成泫也不戳穿,小聲嗯了一聲。

    崔成泫整理心緒,李旭就默默的看著她,靜靜的聽著臺上傳來柔和的鋼琴曲。

    漸漸地,鋼琴曲變得悲傷起來,是韓國最出名的鋼琴家之一李閏珉的曲子kiss the ra。

    這首曲子李旭很喜歡,但是卻顯得比較悲傷,不太適合此時的崔成泫。

    “你等我一下。”

    李旭起身,走到吧臺,小聲和工作人員交涉起來,然后站在一旁等待。

    憂傷而舒緩的旋律漸漸平息下去,崔成泫就驚訝地看見,臺上那個優雅的男子站起身來,手扶著鋼琴,微微一鞠躬,站到一旁。

    咖啡廳里的客人輕輕地鼓掌,既不顯得嘈雜,也不顯得失禮。

    李旭面帶微笑,走到舞臺上,左手扶著鋼琴的一側,面向正面略一鞠躬,然后調整凳子,緩緩坐在鋼琴面前,側面面向崔成泫的方向。

    修長的十指輕放在琴鍵之上,手肘、手腕略高于鍵盤,身體坐在琴凳前二分之一處。

    雙手十指輕輕跳動,舒緩輕柔地琴音如涓涓細流,從指尖緩緩溢出,充斥了小小的咖啡館。

    這是克羅地亞鋼琴家馬克西姆版本的鋼琴曲《出埃及記》,曲子恢宏大氣,既悲壯又充滿希望,講訴了一個民族的抗爭、希望和重生的歷史。

    大概是和自身經歷有關,這首鋼琴曲是馬克西姆演繹的最受歡迎的曲目之一,1990年戰爭爆發,馬克西姆堅持和他的老師練習音樂,他被困在地窖仍然每天堅持練琴,在充斥著槍彈的戰火小鎮中,他舉辦了個人的第一場音樂會,就是這樣的熱愛和堅持,馬克西姆一步步成為鋼琴圣手。

    悠揚的琴聲變得激昂而亢奮,充滿了抗爭意味,又忽而變得有悠遠寧靜,預示著希望,這一首曲子歡快而激烈,卻不像暴風雨一般暴烈,歡快的旋律貫穿始終。

    進入后半段,曲調越來越激烈,每一個重音都扣動心弦,仿佛是爆炸般的釋放過后,突兀的結束,只留下蕩氣回腸的音符回響。

    咖啡館的客人輕輕鼓掌,雖然彈得爛,還是給足了面子。

    李旭起身,右手扶住鋼琴的左端,略一施禮。

    回到座位,就見旁邊那位美女盯著他看了一眼,李旭回了一個得意的眼神,是不是被哥的才華驚著了?

    崔成泫十分吃驚:“李旭哥,你還會彈鋼琴?”

    李旭擺擺手:“談得不好,見笑了,你彈得比我好得多。”

    這還真不是他謙虛,當然李旭也不是個謙虛的人,崔成泫作為梨大這一屆音樂學院的代表人物,在學校交流活動中演奏過鋼琴曲目,那水平,甩了李旭十條街。

    李旭也就是個業余選手,從小跟著自己的小姨練習過一段時間,水平也就能在外行面前裝個逼,在崔成泫這樣的行家面前只能算露丑了。

    以前家里人就覺得他手指修長適合彈鋼琴,送去小姨那里學了一段時間,后來李旭發現,他的手指不僅適合彈鋼琴,還適合打游戲,當然系統的作用被他自動無視了。

    崔成泫:“謝謝你,李旭哥,我知道你是想用這首曲子激勵我,我沒事的,只是馬上要畢業了,這些事情湊到一起,讓我有些脆弱了。”

    李旭松口氣:“對嘛!這些都是細枝末節的小事,快把眼睛擦一擦,別人還以為我欺負你了。”

    崔成泫抱歉一聲,跑去衛生間整理儀容。

    等了一會,李旭無聊的扯出一張廣告單疊成紙青蛙,放在桌子上,一戳一蹦噠。

    感受到一邊的目光,李旭無奈:“大姐你無聊不無聊啊,我已經很無聊了,你看著不更無聊嗎?”

    金珍熙撩起一縷長發別到耳后:“這位~~小弟弟你還會彈鋼琴?”

    李旭含笑,有些得意:“過獎過獎,彈得一般。”

    “我也沒夸獎你,確實很一般。”

    李旭臉一板,認真的說道:“我不和陌生人說話,而且偷聽別人講話是不道德的,還有,我不小!”

    金珍熙一點也不介意李旭的臉色,挪動椅子,靠近李旭一點。

    李旭身子略微后仰,有些不習慣,一看對方挑釁的眼神,身子緊繃,軀干挺的筆直。

    “你干什么?這樣不太好。”

    金珍熙湊到李旭耳邊:“姐姐看你勸人挺有一套的,要不,也幫幫我。”

    “你也被人甩了?”李旭樂呵呵的道,上下打量一番,雖然金珍熙坐著,但是看得出來身材樣貌俱佳,這是誰瞎眼了?

    金珍熙嫵媚的大眼睛微微一瞇,“呵呵!姐姐這樣的大美女會失戀嗎?”

    李旭翻個白眼,“那你找我干嘛?”

    金珍熙朝自己對面努努嘴,“看到那個小美女了嗎?她需要幫助。”

    自稱大美女,別人就是小美女,呵呵!這個大姐臉皮比我還厚了!

    果然是應了那句話,世界是九零后的,也是零零后的,終歸還是臉皮厚的。

    李旭看了一眼,對面的女孩帶著白色棒球帽,帽檐壓得很低,額前劉海很長,帽檐在燈光的投影下露出小巧精致的瓊鼻和潔白的下巴,看不清容貌,不過應該是個美女。

    李旭無奈:“大姐,我不是心理輔導專家,更不是從事失戀治愈工作的,你這個忙我幫不了。”

    金珍熙又湊過來:“姐姐瞧你勸小姑娘有一手,你就幫幫忙吧。”

    李旭無奈了,不知道是不是最近老媽給他上香求桃花運了,不過這香油錢沒給夠啊,全是碰到別人的感情問題,他的女朋友都沒著落,哪里來的感情問題。

    不對,我好像莫名奇妙給金敏娜小姐表白了!這個事情后面要怎么解釋呢?

    一個身影在腦海里浮現。

    唉呀!我親愛的老媽,你香油錢好像捐多了!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