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農門寡嫂的主母歷程 > 第兩百二十九章 賣個好價

第兩百二十九章 賣個好價

 熱門推薦:
    秋氏的屏風做好了,馬如月讓江智路跑了一趟馬家村讓馬如建的馬車來一趟。

    “你去哪兒?”自從和馬如月攤牌后,江智遠還有些不好意思了,有人的時候就避著和馬如月見面;卻又想要趁著馬如月身邊沒人的時候來揩點油,結果都沒能如愿。

    主要是馬如月也在避著和他單獨相處。

    說實在話,馬如月沒想過是不是真的就要這江家這棵大樹上吊死!

    對江智遠這個小叔,說心動吧,好像沒有;說不動心,也有點吃不透。

    這就是從未戀愛過的壞處,沒有經驗,自己的心思自己都不懂。

    與其糾結著,不如不見。

    “我去一趟縣城,安排一些事。”馬如月道“你不會又限制我的自由吧?”

    “說起來,我這次中舉還沒有感謝錢大人和王夫人,要不我和你一起去一趟吧,順路。”江智遠感覺只要沒看見馬如月的身影他就心慌。

    理由真是充分,上次是感謝譚氏最后連門都沒給進;這次是感謝錢大人。

    想想自己正好要找李巧娘和王夫人認識,這還真是一個機會。

    馬如月同意了江智遠的同行。

    馬如建看著江智遠上車就不解了,他姐是被人監視?

    “別胡說,二少爺是進城去感謝錢大人的。”馬如月道“你到時候去一碗香找蘭掌柜備菜,二少爺去請客;我有點事要辦,晚上的時候在一碗香聚餐,如建你也一起。”

    “姐,我和當官的在一桌就吃不飽飯,你還是饒了我吧。”馬如建道“姐,你還要為他操勞。’

    江智遠聽到這話臉都黑了,這個未來的小舅子對自己還是沒有好感。

    “這是你繡的?”李巧娘見馬如月攤開的屏風驚訝極了。

    “巧娘姐真是高看我了。”馬如月不好意思的說道“我這人粗枝大葉的,別說繡這種大件了,就是縫一顆紐扣都難,針錢都拿不起來的。”

    那是何方高人?

    “這么說來這屏風繡得不錯了?”馬如月就知道大戶人家出來的妾室也是有些本事的。

    “豈止不錯,簡直是精品。”李巧娘道“這是雙面繡,一開始埋線就很不好埋,同一塊底料上一針同時繡出正反色彩一樣的圖案……”

    聽李巧娘說完,馬如月才覺得確實很難。

    “我只看著兩邊一樣的圖案就覺得好看,沒想到會這么難。”好吧,她純粹是見多了現代印刷品的原因吧,就以為這事兒也簡單“那這幅屏風值多少錢?”

    “像這么大的一幅屏風裝裱好了,配上足夠身份的屏風少說也是幾百上千兩銀子呢。”李巧娘激動的說道“這繡娘在哪兒,我們找到她,讓她給我們的布行做成品繡花繡衣裳。”

    這正是馬如月想要的。

    她已經想好了,將秋氏送到縣城跟著李巧娘混一碗飯吃。

    對了,還要給她改名換姓,然后讓江文遠名媒正娶,做一個正頭娘子。

    不僅僅要讓她嫁人,還要讓她堂堂正正的在江家大壩出現。

    安置秋氏的地方正是當初金屋藏叔江智遠住過的小院。

    將秋氏安置在那里她也不用擔心會餓壞,秋氏自己就能經營自己的一日三餐。

    最后李巧娘給了馬如月一百六十兩銀子。

    “做生意肯定是要賺的,回頭我還要裝裱還要售賣,要是賣不出去就得砸在手里面。”李巧娘道“不過你讓那個繡娘放心,我絕對不會虧待她的。”

    “呵呵,你覺得好就沒有賣不出去的道理。”馬如月道“你大約忘記了我也是這個錦繡衣坊的一員,銷售這一塊就交給我了。”

    李巧娘高興極了。

    是的,她們合作在宜昌縣開了一家叫錦繡衣坊的成衣店。

    馬如月是技術和人力資源投資,占的兩成股。

    李巧娘負責貨源人力,還是資本的出資者,自然就是八成了。

    “如果不出意外,明天我就約了錢夫人去衣坊。”馬如月道指著屏風道“這可是一次出手的好機會。”

    “怎么來得及。”李巧娘哭笑不得“你今天才送來,就算一晚上不睡覺也裝裱不出來,至少也得三天后才行啊!”

    “這還不簡單,你就當著我們的面交待掌柜的拿這件屏風去裝裱啊。”馬如月覺得自己這次是要當一個托了。

    沒辦法,據李巧娘說錢夫人這些官太太逛的全是如意布行,幾乎就沒來照顧過她的生意。

    這也能理解,如意布行是江家的,那個趙掌柜也頗有一手,官員太太團自然就會照顧他的生意了。

    想要從如意布行的手上撬走生意就得用點心計。

    反正都是要買,買誰的不是買呢,錦繡衣坊又是一個成品店,與布行是完全不一樣的概念。

    “還是如月妹子聰明一點。”李巧娘一愣回過神來,能讓人不動聲色的發現,還要由著自己慢慢的裝裱出來,這才是最高的銷售手段“不過,我倒時候的價格可能會讓你吃驚一點。”

    什么意思?

    原來李巧娘準備要找一個上好的屏風來配搭這幅雙面繡佳作。

    這可就不是她能懂的了。

    反正秋氏有這一百六十兩銀子,除掉自己的十兩成本,還有一百五十兩了,這么多的錢,足夠她在縣城生存一兩年了。

    馬如月回到一碗香的時候,蘭掌柜早就備齊了她要的豆腐、泥鰍等菜。

    “我就尋思著你是該來了。”蘭掌柜笑道“這不,馬上要過年了,咱們酒樓是該上兩道新菜了。”

    “嗯,正合適呢。”馬如月笑道“說起來我還是占大便宜了,既請了客又賺了錢。”

    “那是你憑了本事賺的,應該的!”蘭掌柜真是希望馬如月天天在酒樓請客。

    馬如月這次只做了一個大菜泥鰍豆腐湯,然后小炒了兩個,外加一個涼菜。

    等等單單的上桌,就征服了錢大人這個美食家。

    “味道很鮮美,難得的是,這泥鰍也沒有腥氣。”錢大人對此評價很高。

    “我們家老爺就惦記著大少奶奶的這一手廚藝。”王氏抿嘴笑道“如今二少爺中了舉人,開春是要上京?”

    “也只有二少爺一人去京城,我們還在江家大壩住下來。”馬如月道“如月也會時常來酒樓,還望錢大人和夫人賞臉常來試菜!”

    所謂的試菜,那就是新菜品的發布,錢大人自然是喜歡得很。

    馬如月和王氏也說得很歡,還約了明天一早去縣城新年的錦繡衣坊逛逛。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