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重生南非當警察 > 149 掃蕩

149 掃蕩

 熱門推薦:
    雖然相對于布隆方丹來說,約翰內斯堡無論是基建還是經濟都已經更上一層樓,但是約翰內斯堡還有很多不足,不說和倫敦、巴黎那樣的大城市相比,就連開普敦都比不了,所以約翰內斯堡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

    阿德以前若有若無的偏袒布爾人,是為了治下的德蘭士瓦和奧蘭治平衡發展,布爾人現在也是英國人,和平談判還是阿德主導的,所以要是德蘭士瓦和奧蘭治一邊是天堂一邊是地獄,阿德的面子上也不好看。

    可惜的是,布爾人實在是爛泥扶不上墻,阿德到現在也是心力交瘁。

    阿德希望奧蘭治能和德蘭士瓦一樣經濟發展,人人安居樂業,所以才會偏袒照顧布爾人。

    但是如果因為奧蘭治,影響到了德蘭士瓦的發展,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羅克沒有在阿德的位置上,所以不知道阿德為什么糾結。

    這種事其實也很好理解,把德蘭士瓦和奧蘭治換成是尼亞薩蘭和約翰內斯堡,羅克馬上就能理解阿德為什么左右搖擺。

    手心手背都是肉啊。

    以前羅克還為奧蘭治煩心,現在不用了,菲利普·馬蒂爾達這樣的老油子去對付布爾人正好,羅克還是把主要精力放在約翰內斯堡的治安和紫葳鎮上,這才是羅克的工作范圍。

    在這次鼠疫爆發的過程中,紫葳鎮受到的影響,或許在德蘭士瓦和奧蘭治都是最小的,整個紫葳鎮,被送到隔離區的感染患者和意思感染患者還不到五十人,其中一大半是誤診,確認沒有感染鼠疫之后就被送回紫葳鎮,只有十二個人確認感染了鼠疫,經過治療,又有四個人康復,最終只有八個人因為鼠疫離世。

    對于一個人口超過五千人的巨型“小鎮”來說,這個成績讓人異常驚訝,別忘了這是1902年,紫葳鎮的衛生水準卻跟2012年差不多,也難怪阿德要給紫葳鎮各種補貼,如果德蘭士瓦和奧蘭治的所有城鎮都和紫葳鎮一樣,那阿德說不得要青史留名。

    鼠疫過后,紫葳鎮的衛生水平又上了一個臺階,因為鼠疫紫葳鎮也是人人自危,以前大家都是各掃門前雪,管好自己就行,現在的紫葳鎮,如果有人因為在衛生方面做得不夠好而影響到其他人,那可真是人人喊打。

    除了衛生之外,各種各樣的糟心事其實也不少,紫葳鎮是一個華人和白人雜居的城鎮,東西方之間的文化沖突還是巨大,反映到個體上,那就是生活中的各種矛盾,比如白人家庭的孩子比較自由,所以熊孩子的比例就有點多,而華人家庭對孩子的管理就比較嚴格,結果經常就有白人舉報華人家庭虐待孩子。

    巴克太太被舉報的次數是最多的,因為巴克太太對孩子的要求非常嚴格,孩子在紫葳公學成績不好,打!

    孩子在家調皮搗蛋,打!

    孩子學了半年小提琴還是拉不了一個完整的曲子,結果還是打!

    這樣的教育方式,華人看起來天經地義,巴克太太還經常和鄰居一起交流打孩子的經驗,白人就實在是接受不了。

    于是巴克太太就三天兩頭被舉報。

    搞笑的是,因為巴克是鎮長,所以每一次巴克太太被舉報,都是巴克去處理,結果單人單打就很容易變成雙人雙打。

    因為這個事兒,巴克沒少被人看笑話,連羅克都知道巴克家有位(已刪除)——

    這個詞不敢寫,寫了恐怕要挨罵。

    羅克不管這些雞毛蒜皮的事兒,這都是巴克的工作,羅克只負責紫葳鎮發展的大方向,不是羅克不關心紫葳鎮的居民,實在是羅克忙不過來,要是這種雞毛蒜皮之類的事都要羅克去處理,能把羅克活活累死。

    更何況,如果羅克事事躬親,那么也體現不出來紫葳鎮管委會的作用。

    “管委會”是鼠疫期間成立的,為了和議會區別開來,特意使用了這個名字。

    “管委會”的成員不是紫葳鎮居民投票成立的,而是巴克出面組建的半官方組織,成員除了巴克和鮑比·霍爾特之外,還包括稅務官布拉德·雪萊,警長鄧恩,農業協會的副會長喬治,未來的醫學院行政院長道格拉斯,現在紫葳公學的兩位校長索菲亞和托尼,紫葳醫院的院長科林·貝拉米醫生,以及天主教的弗蘭克神父,和新教的牧師亞瑟。

    “管委會”成立之后,立即發揮了巨大作用,每個禮拜一的上午,是“管委會”的例行會議時間,只要有三分之二的人到場,紫葳鎮的大小事務,“管委會”都可以一言而決,權力大的驚人。

    “管委會還是很有作用的,前段時間市政府要求對紫葳鎮加稅,就被管委會直接拒絕,博福特局長還想命令布拉德,結果道格拉斯教授直接去找馬蒂爾達勛爵,把這件事情壓了下來。”巴克很得意,在巴克看來,“管委會”絕對是一大創舉,更有利于維護紫葳鎮的利益。

    羅克就懊悔不迭,前段時間羅克都忙著對付鼠疫,忽略了對紫葳鎮的管理,沒想到就出了這么個岔子。

    “不好嗎?”巴克終于發現羅克的表情不對勁。

    “現在看起來是挺好,但是時間長了問題就很多,比如說一件事,如果對紫葳鎮的長遠發展很有利,但是短期看來有點負面效應,結果管委會分歧巨大,到時候怎么辦?”羅克知道民主決議的弊端,所以一直以來都反對類似機構,“管委會”這種管理方式,短期看來挺公平,也挺有效,但是時間長了就會變成互相扯皮踢皮球的累贅。

    “少數服從多數,管委會在決議的時候,只要有三分之二的人同意,就必須付諸實施,而且管委會還不是選舉產生的,所以會最大程度避免那種情況出現。”巴克在做出決定之前還是有過一番考慮的,這讓羅克多少放心了點。

    羅克現在最大的麻煩是手上沒有足夠的人才。

    約翰內斯堡這邊要發展,尼亞薩蘭那邊也要發展,剛剛“租借”的土地還要穩定,羅克未來還準備開拓剛果自由邦,現在又多了馬達加斯加的雇傭兵,千頭萬緒

    錯綜復雜,羅克一個人實在是分身乏術,所以羅克只能從身邊慢慢挑人出來培養。

    目前看來,巴克有可能成為羅克最大的幫手,所以羅克對巴克還是寄托了很大希望的,犯錯誤不怕,經驗就是要在錯誤中積累,怕的是不能從錯誤中吸取經驗,以至于在錯誤的道路上越走越遠,到那時就積重難返了。

    “你覺得合適,那就放手去做。”所以羅克放任巴克去嘗試,即便“管委會”的成立是個錯誤,羅克也希望這個錯誤犯得有價值。

    “應該沒事,我留的有后門,如果三分之二的紫葳鎮居民認為管委會不能維護他們的利益,那么管委會就要解散。”巴克現在也是鬼的很,手里有對管委會的殺手锏。

    紫葳鎮雖然是白人和華人雜居,但是華人的人數肯定是超過三分之二的,必要的時候,巴克可以通過投票解散管委會,將紫葳鎮恢復到管委會成立以前的模式。

    對于巴克的信心,羅克就只是笑笑不說話,管委會這種模式到底好不好,現在說什么都沒用,還要留待時間檢驗。

    十一月底,羅克派往馬達加斯加的雇傭兵終于遇到第一個挑戰。

    雖然馬達加斯加已經淪為法國的殖民地,但是馬達加斯加人對法國人的仇恨并沒有消失,所以法國人和馬達加斯加人之間的關系非常緊張。

    讓·卡西米爾·佩里埃之所以來找羅克,也實在是因為走投無路,卡西米爾佩里埃公司取得了馬達加斯加北部的采礦權,但是因為馬達加斯加人對法國人的抵觸,卡西米爾佩里埃公司連工人都“雇”不到,所以佩里埃只能找羅克幫忙。

    當然了,這里的“雇”,肯定不是正常情況下的那種雇傭關系,馬達加斯加沒有約翰內斯堡那么儲量豐富的礦藏,卡西米爾佩里埃公司如果按照約翰內斯堡金礦的那種經營方式,在這個時代根本無法生存,所以雇傭兵的存在就非常必要,他們不僅僅要為卡西米爾佩里埃公司帶來足夠的礦工,還要防止礦工逃跑,防御馬達加斯加人對礦場有可能的沖擊。

    羅克對馬達加斯加的情況還是估計不足,跟隨酋長來到馬達加斯加的第一批雇傭兵只有六十人,雖然這六十人都是有經驗的祖魯偵察兵,但是還不足以完成這個任務。

    馬達加斯加人性格彪悍,戰斗力也很強,要不然也不可能硬扛法國的殖民入侵幾十年,羅克派往馬達加斯加的雇傭兵,用來對付馬達加斯加沿海的原住民還湊活,要對付馬達加斯加中部山區的原住民就夠嗆。

    已經改名叫羅伯特的奧斯汀·彭斯來到馬達加斯加之后,就發現了這個問題。

    于是羅克又向馬達加斯加派出200名雇傭兵,這才算滿足的奧斯汀·彭斯的要求。

    十一月底,按照卡西米爾佩里埃公司的要求,雇傭兵們要開始掃蕩礦場周圍所有的村莊。

    。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