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重生南非當警察 > 138 拍馬屁的最高境界

138 拍馬屁的最高境界

 熱門推薦:
    收買人心是一個很有技術性的活,干好了事半功倍,干不好事倍功半。

    比如酋長這種,如果法國人沒有搞清楚酋長喜好什么,就貿然收買酋長,那么后果一定很悲慘,酋長真的會把好處收下,然后轉手就把法國人賣掉。

    羅克對酋長也不是全無防備,和酋長一起去馬達加斯加的還有白人報務員,酋長手下的59個人中,有三個是亞亞安排的特殊人員,其中還有一個是酋長的族人,只要酋長有反常之舉,羅克會馬上收到消息。

    鼠疫爆發后,紫葳公學就處于封閉狀態,羅克雖然每天都會回紫葳鎮,但是想見菲麗絲也要隔著兩道鐵柵欄,以及長達五米的隔離帶。

    羅克每天離開紫葳鎮的時候,都會路過紫葳公學,正常情況下羅克很早就要出門,否則趕到約翰內斯堡就差不多能吃午飯了。

    自從鼠疫爆發后,羅克每天都要等到七點才出門,這時候女校通常在做早操,羅克會向領操的菲麗絲打個招呼,然后再去約翰內斯堡上班。

    最近這段時間,克里斯蒂安一直在尋求羅克的原諒,但是羅克不給克里斯蒂安機會。

    克里斯蒂安就每天遠遠跟著羅克往返于約翰內斯堡和紫葳鎮之間,羅克上班的時候,克里斯蒂安就在約翰內斯堡警察局門口守著,這種情況持續了一個星期之后,就連歐文都看不過眼。

    “洛克,你對克里斯蒂安也太苛刻了,無論如何,克里斯蒂安現在也是德蘭士瓦最大的建筑承包商,你這樣對待他,影響很不好哦。”歐文好心好意提醒,羅克這才醒悟,馬上讓唐恩去把克里斯蒂安叫過來。

    歐文說的沒錯,克里斯蒂安在羅克這里小心翼翼,出了門就囂張得很,要不然不敢在市政工程中偷工減料。

    其實這個事兒不全怪克里斯蒂安,克里斯蒂安從內政部承接市政工程,然后按規矩給內政部的官員送回扣,這本來是個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事兒,大家伙心照不宣就把錢賺了,市政工程也沒耽誤,多好。

    偏偏內政部有人不滿足,不僅回扣要的多,給錢的時候也不利索,于是克里斯蒂安只能想盡一切辦法節省成本,結果就是市政工程不達標。

    不滿足的某人,因為在總督府有關系,所以并沒有受到懲罰,只是調往比勒陀利亞另有任用,克里斯蒂安就成了替罪羊,不僅要被罰款,連帶著羅克的臉上也不好看。

    一直以來,克里斯蒂安都是羅克的人,這一點從來沒變過。

    見到羅克,克里斯蒂安滿臉討好,臉上掛滿謙卑的笑容,身上的定制西裝皺巴巴的不成樣子,胡子也明顯好幾天沒有刮,頭發亂的跟雞窩一樣,就像是街頭的流浪狗一樣孤苦無依。

    羅克一看就氣不打一處來,任誰看到克里斯蒂安這幅鬼樣子,大概都想不到克里斯蒂安居然是個百萬富翁。

    話說能讓一位百萬富翁如此的委曲求全,這事要是傳出去,對羅克的聲譽確實是有影響,怪不得歐文會提醒羅克。

    “勛爵,我錯了,我一定改正,嚴格按照市政府的標準,將下水道全部返工。”克里斯蒂安一上來就認錯,態度極其誠懇。

    羅克點點頭,不置可否。

    克里斯蒂安撓撓腦袋,繼續點頭哈腰“勛爵,我以我的生命保證,只有市政的下水道受到了影響,其他工程保證沒有任何偷工減料,特別是紫葳鎮——”

    羅克無語,這家伙在這些細枝末節上反復糾纏,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錯在哪。

    “得了洛克,克里斯蒂安先生還是很不錯的,市政府都沒有追究克里斯蒂安先生的責任,這件事就這么算了吧。”歐文還在幫腔,羅克突然很好奇,歐文這家伙好像沒這么好說話。

    “勛爵,我現在也是自由黨的成員,為了表示我對自由黨的忠誠,我自愿捐贈給自由黨一萬鎊經費。”克里斯蒂安在察言觀色這方面還是沒問題的。

    羅克恍然大悟,怪不得歐文幫克里斯蒂安說話,原來還是英鎊比較好使。

    一萬鎊不是個小數字了,自由黨成立以來,這可能是自由黨最大的一筆個人捐款。

    往高尚了說,為自由黨成員解決問題,也是歐文這個黨魁應該做的。

    歐文顯然沒想到克里斯蒂安轉手就把自己給賣了,嘴角都有點抽抽,表情也有點扭曲。

    羅克哈哈大笑,心情總算是好了點。

    “克里斯蒂安先生,恭喜你,你成為第一個被開除的自由黨黨員。”歐文惡狠狠,拿出黨魁的威嚴要懲前毖后。

    “開除的話,我捐的錢會退給我嗎?”克里斯蒂安面帶希翼,估計這會兒歐文要退錢,克里斯蒂安能笑出聲。

    “f!”歐文感覺自己的血壓在升高,腦門上血管都在跳。

    “得了,別惹我們的主席生氣,既然你那么喜歡捐款,那就每年捐一萬鎊好了。”羅克發話打圓場,每年一萬鎊對于克里斯蒂安這個建筑商來說不算什么,克里斯蒂安手底下現在有數萬人,羅克都不知道克里斯蒂安這兩年賺了多少。

    聽到羅克的話,歐文馬上就感覺輕松不少,果然商人都是靠不住的,還是自家人靠譜。

    “是的勛爵,每年一萬鎊。”克里斯蒂安聰明得很,只要能抱緊羅克和歐文的大腿,每年一萬鎊算什么,就算是讓克里斯蒂安出十萬,克里斯蒂安也眼都不眨。

    通過這件事,克里斯蒂安更加認清了一個事實,只有跟對人才能安安穩穩的賺錢。

    因為市政工程舞弊案,一共有三家公司的負責人被仍進監獄,其中有兩家公司的負責人是克里斯蒂安的手下,他們都在約翰內斯堡監獄服刑,克里斯蒂安已經去看望過那兩個倒霉的負責人,他們在監獄里還不錯,住的是有衛生間的單人牢房,也并沒有受虐待,和其他犯人相比是天壤之別。

    至于另外一家公司,據說幕后老板就是那位已經被調往比勒陀利亞的“尊貴閣下”,現在那家公司的負責人也被關在約翰內斯堡監獄,聽說已經在審訊中被打斷了腿,在牢房內也受到獄友的“特殊照顧”,那才是真的生不如死。

    這就是跟對人的重要性,別看克里斯蒂安因為市政工程又是罰款又是返工,但是接下來,克里斯蒂安還是能繼續接到市政工程,最多換個公司名稱而已,連工人都不用換。

    至于那位跟錯人的替罪羊,他估計想活著走出監獄都難。

    “哼哼,尼亞薩蘭勛爵,你作為自由黨的副主席,黨委會委員,是不是也應該為自由黨的發展貢獻一份力量?”歐文不放過羅克,克里斯蒂安都這么大方,羅克怎么著每年也應該捐贈個三五萬英鎊意思意思。

    “勛爵每年捐兩萬,我出錢,以勛爵的名義。”克里斯蒂安多上道的,羅克不能得罪,其實歐文也不能得罪,只要能花錢消災,讓克里斯蒂安掏多少,克里斯蒂安都愿意。

    “f!真是恭喜啊洛克,你有個好‘朋友’。”歐文羨慕的很,這樣又狗腿,又有錢,還不要臉的小弟誰都想要。

    “嘿嘿,主席,您可能不知道,以前在開普敦,我就是個街頭的小混混,因為犯了事被關在羅本島,是勛爵把我從羅本島那個地獄里帶出來,如果沒有勛爵,我可能已經無聲無息的死在羅本島的地窖里,勛爵不僅把我從羅本島救出來,還給我錢,幫我介紹工作,我能有今天都是勛爵給的,所以勛爵也隨時能拿走。”克里斯蒂安一臉憨笑,能聽得出來,克里斯蒂安這段話確實是發自肺腑。

    別看克里斯蒂安一臉豬相,你要是以為克里斯蒂安是好人那你就錯了,在德蘭士瓦,克里斯蒂安是出了名的兇狠殘暴,他的建筑公司,每年要更換接近十分之一的員工,在德蘭士瓦克里斯蒂安之所以沒有競爭對手,憑借的可不全是人力資源方面的優勢。

    這方面不能細說,細說那就和諧。

    所以說,克里斯蒂安的溫順和感恩,只屬于羅克。

    “不錯,一個是慷慨仁慈,一個是感恩戴德,我都要被你們感動了。”歐文語帶調侃,至于內心怎么想,除了他自己誰都不知道。

    “別整天在門口浪費時間了,回去準備一下,雨季過后,馬上開始修筑約翰內斯堡到紫葳鎮之間的公路。”羅克給克里斯蒂安找活干,這個活除了克里斯蒂安,交給其他人羅克還真不放心。

    “放心吧勛爵,我已經準備好了,等雨季一過馬上就開工,還有小石城到愛德華港之間的鐵路,現在已經開始動工,我保證最多一年之內就徹底完工。”克里斯蒂安信誓旦旦,只要沒有掣肘,克里斯蒂安做事還是能讓人放心的。

    愛德華港是位于贊比西河入海口附近的港口,這個名字是羅克確定的,目的簡單明了,就是為了拍愛德華七世的馬屁。

    。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