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重生南非當警察 > 125 蜜汁自信

125 蜜汁自信

 熱門推薦:
    政治是什么?

    在羅克的理解中,政治就應該是殘酷的,是冷血的,是勝者為王敗者為寇,是贏家贏得一切,輸家輸掉一切。

    在歐文的理解中,政治就是個游戲,就是一幕舞臺劇,是個你方唱罷我登場的大染缸,是個每隔數年重新洗牌一次的牌局。

    不能說誰對政治的理解更正確,但是很明顯,羅克對政治的理解,更接近政治的真諦,這不是一個誰都有資格參與的游戲,想要參與其中,就要做好付出代價的準備。

    “兩黨制或者多黨制會引發嚴重的社會問題,每隔數年一次的選舉會消耗大量的人力物力,政客為了獲得支持會不擇手段,政治正確最終會成為全社會的共識,為了爭奪選票,政黨會沒有底線的討好所有選民,想盡一切辦法增加自己的選票,進而無視全社會的利益——具體到德蘭士瓦,如果德蘭士瓦有兩個黨派,或者是兩個以上的黨派,那么你想想到時候情況有多糟糕,我們得到了政府雇員和農場主的支持,那么其他政黨就要想辦法爭取其他選民的支持,除了政府雇員和農場主,約翰內斯堡還剩下什么人?礦工,或者是祖魯人,又或者其他什么人,別以為不可能,這很可能發生,看看現在的開普和倫敦。”羅克提醒歐文,政治從來都不是溫情脈脈的。

    “你的意思是說,開普只有咱們一個黨?那不可能,民主代議制度的前提下——”歐文不假思索脫口而出,他根本沒想到,民主代議制度還有另一種表現形式。

    “為什么不可能?如果所有約翰內斯堡人都只支持自由黨,那么根本沒有其他黨派存在的空間。”羅克知道,民主代議制度其實是有很多種表現形式的,兩黨制或者多黨制都會導致災難性后果。

    “一黨制。”歐文喃喃自語,從來沒想過這種可能。

    “現在別考慮這個問題,我會想辦法證明給你看的。”羅克辦法多,哪怕是在這種事上,羅克依然有辦法。

    “你怎么證明給我看?”歐文好奇得很。

    “有點耐心。”羅克不說,在沒有做到之前,就算羅克說出來也沒人信。

    其實奧蘭治就是羅克最好的“試驗田”。

    以前奧蘭治有“人民黨”和“奧蘭治統一黨”,現在“奧蘭治統一黨”已經被羅克生生扼殺,所以奧蘭治還需要一個新的黨派填補“奧蘭治統一黨”留下的空白地帶,關于這個黨,羅克已經有了打算,不過現在還沒到揭開謎底的時候。

    第二天一早,一個特殊的客人出現在約翰內斯堡警察局,正是在比勒陀利亞和羅克有一面之緣的甘地。

    羅克從戰爭爆發后可謂一帆風順,相比之下,甘地還在命運中掙扎。

    戰爭爆發后,甘地組織了一個擁有1100人規模的“擔架隊”為遠征軍服務。

    雖然“擔架隊”的工作受到遠征軍司令部的好評,但是很明顯“擔架隊”的貢獻還不足以給甘地帶來爵位,所以,甘地現在還是個沒有贏得過任何一場法庭辯論勝利的律師。

    戰爭結束后,甘地并沒有解散他的擔架隊,在比勒陀利亞期間,甘地和他的“擔架隊”因為對布爾人的幫助,獲得了一些布爾人的信任,《和平協議》簽訂后,甘地和他的擔架隊來到奧蘭治,繼續給布爾人提供醫療方面的服務。

    見到羅克的時候,甘地憔悴枯瘦的臉上浮現出一絲尷尬,在比勒陀利亞時,羅克還是個警司,甘地還能在羅克面前據理力爭,現在羅克已經是尼亞薩蘭男爵,甘地卻還在原地踏步,如果不是羅克讓人把甘地找來,甘地連主動拜訪羅克的資格都沒有。

    羅克好像并沒有注意到這個事實,就像接待一位老朋友一樣接待甘地。

    甘地誠惶誠恐的接過羅克遞來的咖啡,情不自禁的感慨“我在這里和各種各樣的人接觸過,尼亞薩蘭勛爵您是唯一一個不會因為膚色對我區別對待的人。”

    羅克簡直驚訝,從地域上來說,羅克和甘地都是亞洲人,從膚色上來說,英國人習慣上會把華人和印度人都歸類為有色人種,雖然這一點印度人并不承認。

    羅克雖然已經被封為男爵,但是羅克自認為自己還屬于黃種人范疇,沒想到在甘地看來,因為羅克的男爵身份,羅克都已經脫離了種族群體。

    這是對自己的種族群體該有多自卑呢!

    “莫罕拉斯,只要你堅持下去,英國遲早會承認你的社會地位。”羅克給甘地灌了滿滿一缸毒雞湯。

    和羅克一樣,甘地也是很有野心的,只不過甘地實現理想的方式和羅克不同。

    羅克走的是經濟基礎加上層建筑路線,甘地則是走的精神文明路線,和羅克注重實際不同,甘地把希望寄托在他創辦的《印度輿論》上,經常在《印度輿論》上呼吁當局要重視印度裔群體的權利,而不去反省印度裔有什么值得當局重視的理由。

    甘地對白人有著不切實際的幻想,再一次和殖民當局發生沖突后,甘地和楊·史沫資有過這樣的對話。

    甘地說你知道,我們印度人一定能擺脫所有強加在我們身上的不公正待遇。

    楊·史沫資你還有什么要說的。

    甘地我們一定會勝利的。

    楊·史沫資理由?

    甘地因為你會幫助我們。

    估計楊·史沫資要瘋,雖然楊·史沫資和甘地都是律師,但是他們的思維根本不再一個頻道上。

    對羅克,甘地也是充滿幻想,特別是甘地敏銳的感覺到,羅克似乎異乎尋常的重視他之后。

    “尼亞薩蘭勛爵,我相信那一天遲早會到來,印度人和華人都會是大英帝國的忠實臣民,我們都應該是大英帝國的重要組成部分——”甘地現在已經知道說話的時候應該拉著華人一起了,不過習慣性的還是把印度人排在華人之前。

    羅克只感到膩歪,你們印度人要當忠犬可以,但是別拉上華人一起,華人還是老老實實的種地比較好。

    “莫罕拉斯,如果你只是提出要求,但是并沒有展現出值得重視的價值,那么你想實現你的理想很難。”羅克及時打斷甘地,要不然甘地能扯到明天早上。

    印度人和華人的思維也不在一個頻道上,羅克以前當外貿狗時就沒少和印度人打交道。

    印度人這個群體實在是太奇葩了,他們骨子里改不了的是吹牛和說謊,羅克當外貿狗時,經常會有印度人來咨詢,一上來就要十個柜的貨,羅克報完價格之后,印度人才表示,我需要一兩件先試試——

    當然價格肯定是要按照十個柜的那種大貨走。

    如果是一個兩個,還不具備代表性,但是如果大部分,甚至是絕大部分印度人都這樣,那么就很能說明問題了。

    “是的尼亞薩蘭勛爵,我也已經認識到這個問題,所以我希望您能幫我們爭取,將約翰內斯堡周圍的農場分給我們一部分,連祖魯人都能在約翰內斯堡擁有農場,我們印度人為什么不能呢?”甘地的要求簡直把羅克雷得五雷轟頂。

    確實是有一些祖魯人在約翰內斯堡擁有農場,但是祖魯人的農場也不是白給的啊,也是真金白銀從市政府買來的。

    聽聽甘地是怎么說分!

    意思就是白給,約翰內斯堡市政府的官員要買農場都要掏錢,甘地卻想讓約翰內斯堡市政府白送。

    真不知道甘地的腦子里是怎么想的。

    羅克這時才意識到,沒準把甘地找來是個錯誤。

    “莫罕拉斯,約翰內斯堡周圍的農場已經被瓜分一空,現在根本沒有多余的農場——不過奧蘭治有,布隆方丹市政府一直想把農場分給布爾人,你們可以去爭取一下。”羅克禍水東引,要是甘地跑到布隆方丹市政府去提出這種要求,布隆方丹市長蘭斯·麥卡錫臉上的表情一定很好看。

    “我找過市政府,他們不同意。”甘地悻悻然,他居然真的找過,羅克再次被震驚。

    這是一種什么樣的無恥精神哦!

    “那一定是你的方法不對。”羅克斬釘截鐵。

    “哪里不對?”甘地好像抓到救命稻草。

    “你提出意見的方式不對,想想看,你沒有社會影響力,沒有爵位,甚至在布隆方丹市政府沒有職位,布隆方丹市政府不可能認真考慮你的建議。”羅克這話不是無的放矢,事實確實如此。

    約翰內斯堡周圍的農場大多都是華人在經營,所以不管甘地承認不承認,羅克的話很有說服力。

    至少被現在的甘地奉若神明。

    “那么我應該怎么做?”甘地急迫得很。

    “沒有社會影響力,就增加自己的社會影響力,沒有爵位,就想辦法獲得爵位,沒有職位——這不要緊,只要做到前兩個,哪怕做到一個,在你提出建議的時候,布隆方丹市政府就會認真考慮。”羅克還是毒雞湯,真正的建議一點沒有。

    “怎么增加社會影響力——”甘地苦苦思索,他的腦子其實不怎么靈光,要不然也不會一場官司都打不贏。

    是金子在哪里都會發光,但是首先要是金子才行,如果是一塊黃銅,那么無論搬到哪里都不會發光。

    “過幾年,德蘭士瓦和奧蘭治可能就要實行民主代議制度了。”羅克幽幽嘆道,這要是等甘地自己悟出來,估計能把羅克活活急死。

    “民主代議制度!”甘地眼瞬間睜大,好像是豁然開朗的樣子,但是又不像。

    羅克嘆口氣,對甘地失望得很,遲鈍成這個樣子,能對付路易·博塔和楊·史沫資那種人精?

    恐怕路易·博塔和楊·史沫資能把甘地生吞活剝。

    “對,就是民主代議制度,這是倫敦承諾的,估計最多兩三年就會真正實施,這是你們最后的機會了。”羅克干脆直說,甘地不是裝傻,他是真傻,要不然也不會選擇“非暴力不合作”這種奇葩方式反抗英國的殖民侵略。

    “太棒了,尼亞薩蘭勛爵,我們可以在約翰內斯堡組建一個政黨,然后參加大選,共同維護印度人和華人的利益——”甘地興奮莫名。

    羅克看甘地的眼神就像是看白癡,懷疑自己昨天晚上是不是腦袋被驢踢了,才會讓馬丁把甘地找來。

    “呃,不對嗎?”甘地終于從羅克的表情里,意識到自己好像犯了錯。

    “對,你需要一個政黨,不過不是在約翰內斯堡,而是在布隆方丹,你的擔架隊不是正在為布爾人提供幫助嗎?這是個很好的優勢,可以讓你獲得一部分布爾人的支持,然后你就可以參加布隆方丹的競選,就算拿不到政府的領導權,只要在議會中擁有一些席位,你也能發出更大的聲音。”羅克掰開揉碎了說,對甘地已經不抱任何希望。

    現在羅克終于知道溫斯頓為什么那么苛刻的評價甘地了,如果讓羅克評價,那么羅克說不定評價的會更苛刻。

    甘地好像還有個外號叫“圣雄”,羅克想破頭都想不明白,這個綽號是怎么來的,怎么“圣”的?又怎么“雄”了?

    “可是,如果只是我自己的話,尼亞薩蘭勛爵,我需要你的幫助,你一定要幫助我,你一定會那么做的。”甘地情真意切。

    羅克現在深刻感受到,在“吃、拿、等、要”這些方面,印度人絕對比布爾人更過分,和印度人相比,布爾人簡直就是天使,用“蜜汁自信”都不足以形容。

    “莫罕拉斯,如果你想真的獲得別人的尊重,那么你就要做點值得讓人尊重的事,而不是什么事都等著別人的施舍。”羅克說完,抬頭給李德一個眼神。

    李德會意,很有禮貌的過來請甘地離開。

    “尼亞薩蘭勛爵,考慮下我的意見,我們聯手,一定無往不利,我會是你最好的幫手——”甘地還想爭取,被李德架起來直接拉走。

    聯手?

    老子不和你聯手,一樣無往不利!

    。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