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重生南非當警察 > 117 夢幻

117 夢幻

 熱門推薦:
    一個身家豐厚、個性獨立、面容姣好、身材火爆的女人無疑是充滿魅力的。

    在開普敦時,卡佩夫人就是著名的“交際花”,到了約翰內斯堡,這朵“交際花”依然是朵帶刺的嬌艷玫瑰,雖然到目前為止,被證實成為卡佩夫人入幕之賓的幸運兒只有羅克一個,但是這并不妨礙那些進不了葡萄園的狐貍把臟水潑向艾達。

    這其實也充分證明了,艾達在約翰內斯堡有多受歡迎。

    換句話說,艾達有多受歡迎,羅克就有多么讓人嫉妒。

    這家伙不僅霸占了艾達這朵艷壓群芳的紅玫瑰,還想占有菲麗絲這朵含苞待放的白玫瑰。

    簡直沒天理!

    引發眾怒的人沒這個自覺,本來還打算晚上去找艾達,但是感覺那樣似乎太渣,于是決定晚上就留宿在警察局里。

    可是沒想到艾達居然找上門。

    這時候其實已經是晚上八點多,外面還下著雨,艾達雖然是坐著馬車來的,看上去還是比平日里狼狽得多。

    “都這么晚了——”羅克還是心疼,夾雜著愧疚和淡淡的憂傷。

    “很晚嗎?”艾達俏生生的站在羅克面前,看不出喜怒。

    “不晚——”羅克馬上就慫。

    回到辦公室,關上門之后,羅克感覺又有點心虛。

    換成往日,現在羅克已經上去毛手毛腳了,今天羅克卻君子得很,居然還去給艾達沖咖啡。

    這就太不尋常了,自從羅克和艾達有了那種關系之后,羅克基本上很少做這種事,所以羅克轉身的時候并沒有看到艾達眼底的黯然。

    “你可真夠放心的,去尼亞薩蘭一去就是半個月,你就不怕我把金礦給賣了?”艾達半開玩笑半抱怨。

    “你要是想賣就賣,如果你賣,那就一定有必須賣的理由。”羅克大方,給不了艾達一個完美的家庭,就給艾達充分的信任。

    這樣其實不好,女人的心是善變的,艾達這樣的女人,做不成戀人多半連朋友都沒得做,所以,如果艾達因愛生恨,那結果還真不好說。

    當然了,艾達想賣洛克金礦也沒那么容易,約翰內斯堡誰都知道洛克金礦是羅克的,艾達要是這么做,市政府那一關就過不了。

    “你現在是男爵了,和你那個小女朋友的事要確定了吧——”艾達幽幽嘆道,女人有時候第六感真的很準確。

    “可能過幾天——”羅克倒咖啡的手抖了抖,還好沒撒。

    別看現在羅克連婚都沒求,但是羅克卻從來不擔心他和菲麗絲的事會有變故,說句不好聽的,就羅克和馬蒂爾達家族這種關系,如果菲麗絲不想嫁給羅克,那菲利普·馬蒂爾達說不定會把菲麗絲捆起來送進洞房。

    不是說不定,是一定。

    “那可真要恭喜你——”艾達的聲音沒有任何異樣。

    “謝謝——”羅克把咖啡遞給艾達。

    艾達輕輕抬手接過去,兩人目光交錯,空氣突然曖昧起來。

    ——

    清晨,艾達趕在羅克起床前離開,羅克還想睡個回籠覺來著,卻被亨利堵了門。

    “快點起床,你的戒指準備好了沒有?”亨利一進門就大呼小叫,然后鼻子抽抽,眉頭皺了皺,接著又恢復正常。

    這種事,在這個時代真的是很正常了,亨利自己都已經習以為常,甚至羅克和菲麗絲結婚后,只要羅克不虐待菲麗絲,羅克在外面隨便怎么胡混,亨利都會裝著不知道。

    “這就起——”羅克還不知道遇到個這么開明的大舅哥,只感覺腰有點酸。

    “快點快點,我昨天半夜才接到歐文的電報,緊跟著連夜回來,剛剛又去紫葳鎮接菲麗絲,你這個家伙卻在睡覺——”亨利絮絮叨叨,不像是在抱怨,卻像是在表功。

    羅克不廢話,以最快的速度洗漱,艾達沒有第一時間跟羅克去比勒陀利亞的時候,羅克就已經接受了這個結果。

    雖然羅克和菲麗絲的婚事已經是板上釘釘,但是該有的程序還是要有,這是羅克對菲麗絲的尊重,也是馬蒂爾達家族需要的體面。

    所以羅克起床之后,就和亨利一起去洛克金礦挑戒指。

    礦業聯盟成立后,洛克金礦的配額根本滿足不了洛克金礦的產量,所以羅克另辟蹊徑,在洛克金礦進行黃金的深加工,變相把黃金銷售出去,同時也追求更高的利潤。

    洛克金礦的黃金加工現在水平已經很高了,羅克不僅從開普敦聘請有經驗的金匠,而且從歐洲搜羅那些愿意來約翰內斯堡的手藝人,現在洛克金礦的黃金加工部門有四十多人,每個月能夠制作一萬多件首飾,戒指當然也是必不可少。

    “你可別拿一塊原礦去求婚,那可就丟死人了,戒指不應該事先準備好的嗎?要不然我們去比勒陀利亞吧,伊特諾的戒指還不錯,我送給蕾西的戒指就是從伊特諾買的。”亨利還不知道羅克去金礦干嘛,要是羅克真的搬塊黃金去求婚,貴重確實是貴重,但是新晉的尼亞薩蘭男爵和馬蒂爾達家族就會成為貴族中的笑柄。

    連帶著亨利這個法瓦爾特男爵也跟著丟人。

    “別廢話了,伊特諾是我的——”羅克縱馬疾馳,想了半天才想起來好像有這么回事。

    既然成規模的生產黃金飾品,那就需要一個銷售渠道。

    這年頭首飾行業幾乎沒有競爭對手,未來著名的蒂芙尼、梵克雅寶什么的還都停留在來料加工階段,樣式雖然可以自由選擇,但是加工耗時費力,而且價格不菲,幾乎談不上什么市場占有率。

    洛克金礦的黃金近乎無窮無盡,原料簡直取之不盡用之不竭,所以生產首飾的速度很快,因此一家專門銷售飾品的專賣店就應運而生。

    “伊特諾”的含義是永恒,當初這個名字甚至都是羅克隨口確定的,并沒有什么特殊含義。

    在比勒陀利亞開設第一家商店之后,伊特諾的生意還不錯,因為價格低廉,設計新穎,甚至有人從開普敦到伊特諾來購買首飾。

    艾達接手洛克金礦前,伊特諾是巴克在負責,所以生意雖然還不錯,但是卻說不上好。

    艾達接手后,伊特諾終于迎來爆發期,下個月,伊特諾就會在開普敦開設了第一家德蘭士瓦之外的專賣店,之后,伊特諾會進軍倫敦和巴黎,成為全世界第一家面向大眾的奢侈品牌。

    都不需要懷疑,只要想想這片藍海,就會明白伊特諾這個品牌的前景。

    “伊特諾是你的?”亨利簡直驚訝,但緊跟著更多的是憤怒:“為什么你不早說,我去給蕾西買戒指,居然連個折扣都不打,我還以為伊特諾有多大的后臺,連我這個警察局長的面子都不給,沒想到是你這個混蛋,把我買戒指的錢還我!”

    “我也不知道你去買戒指啊,上次的戒指不是訂做的?”亨利結婚的時候,羅克全程陪同,當時的戒指是訂做的,羅克也不知道亨利在伊特諾買戒指花了多少錢。

    “呵呵,菲麗絲以后一定會很悲慘,因為她的丈夫認為一輩子送給她一個戒指就夠了。”亨利馬上就把買戒指的那點錢拋之腦后,改為自己妹子的未來擔心。

    其實也是幸災樂禍的成分比較多。

    “呵呵,菲麗絲婚后,整個伊特諾都是菲麗絲的,她可以每天換一套首飾,一天換十套也沒問題。”羅克才不擔心這個問題,有伊特諾打底,如果單算首飾數量,菲麗絲肯定比蕾西更幸福。

    “臥槽,不行不行,洛克,這件事你要保守秘密,不能告訴菲麗絲,也不能告訴蕾西——”亨利馬上想到菲麗絲擁有伊特諾的后果,頓時大汗淋漓。

    就菲麗絲和蕾西的關系,菲麗絲知道的事,差不多蕾西也知道,到時候,亨利多半是沒有好日子過的。

    “笨,你也有金礦,你就不會自己也弄個品牌出來。”羅克指點明路,也并不擔心亨利搞出來一個品牌會搶伊特諾的市場,這個市場的體量超乎所有人想象,別說兩個品牌,十個二十個都填不滿。

    “這是個好主意,我要回去和蕾西商量一下,蕾西現在有了孩子,每天事情多得很——”亨利一臉幸福,明顯是準爸爸的感覺。

    “蕾西懷孕了?恭喜恭喜,我要當孩子的教父。”羅克馬上先預定,這種機會可不常有。

    “呵呵,好的,沒問題。”亨利滿口答應,其實他和羅克之間的關系,并不需要用這種方式強化。

    來到洛克金礦,羅克意外遇到了正要離開的凱·馬洛里醫生,凱·馬洛里醫生看到羅克,表情不大好看,羅克卻沒有放在心上,隨口和凱·馬洛里醫生打個招呼,帶著亨利就直奔儲藏室。

    儲藏室并不是專門存放黃金的地下室,只用來暫時存放已經制作完成的飾品,每個月的月初,金礦護衛隊會把金飾送往比勒陀利亞的專賣店,專賣店的銷售和飾品的制作互不聯系,管理起來其實很簡單。

    飾品制作的負責人叫伊莎貝拉·柯頓,出身于巴黎一個古老的工匠家族,因為是女性,伊莎貝拉·柯頓并不受家族重視,所以羅克高價把伊莎貝拉·柯頓聘請到洛克金礦。

    憑借著精湛的手藝,以及敏銳的感覺,伊莎貝拉·柯頓很快就成為飾品制作的佼佼者,于是羅克就認命伊莎貝拉·柯頓為黃金深加工的負責人。

    “需要一個戒指,還是一套首飾?”伊莎貝拉·柯頓身材瘦小,表情呆板,一看就是標準的技術人才,不大擅長和人打交道。

    但是如果進入自己的專業領域,伊莎貝拉·柯頓的專業技能就沒的說,伊特諾暢銷的幾款首飾,都是出自伊莎貝拉·柯頓的設計。

    “別管是戒指還是成套首飾,把最出色的都拿出來。”羅克不惜血本,給老婆的首飾,一定要最好的。

    “每一款都很出色。”伊莎貝拉·柯頓表情嚴肅,對于她來說,作品就像是她的孩子,每一件都是最出色的。

    “那就把所有的都拿出來。”羅克不生氣,就是要有這樣的自信,才能造就出色的作品,在不屬于自己的領域,羅克不會嫉妒比自己更出色的人。

    那就把所有的都拿出來。

    其實伊莎貝拉·柯頓還是有選擇,拿出來的戒指也不過就四個,成套的首飾更是只有一套。

    毫無疑問,這套首飾最顯眼,因為項鏈下方的鉆石是一顆稀有的粉鉆,和普通鉆石相比,有色彩的鉆石非常少,而且一般都很小,只能用來鑲嵌在戒指上。

    “這顆鉆石是從德比爾斯統一礦業公司買來的,買來時的價格是10000鎊,經過切割之后,最大的鉆石重達652克拉,所以我就制作了這套叫‘夢幻’的首飾,整套首飾一共用了十一顆粉鉆,如果出售的話,我給它的定價是十五萬鎊。”伊莎貝拉·柯頓非常平靜,就好像是在敘述一件無關緊要的事。

    重達652克拉的粉鉆,價值簡直無法估量,“海洋之心”最初的重量才69克拉,后來幾經打磨,重量變成了4552克拉,1908年,當時還叫“希望”的“海洋之心”被土耳其蘇丹哈密德二世用40萬美元的價格買走,這個價格差不多是十萬鎊。

    “夢幻”是一整套首飾,用了足足十一顆粉鉆,所以十五萬鎊的價格并不離譜,羅克甚至還認為這個價格定低了,重達652克拉的粉鉆世所罕見,說是無價都不過分,如果讓羅克定價,羅克會把價格定位五十萬鎊。

    賣不掉不要緊,就當成伊特諾的鎮店之寶。

    現在不用了,“夢幻”會成為菲麗絲的私人收藏,只有在菲麗絲佩戴的時候,才有讓世人一睹風采的機會。

    “洛克,不行,你也得給我弄一套和‘夢幻’差不多的首飾,要不然蕾西會宰了我。”亨利咬牙啟齒,女人的嫉妒心是不可理喻的,蕾西現在還有身孕,亨利想起來就不寒而栗。

    “呵呵,你以為像‘夢幻’這樣的鉆石遍地都是?”羅克才不管亨利怎么討好蕾西,“夢幻”肯定是屬于菲麗絲的,誰都拿不走。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