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重生南非當警察 > 109 海皇的三叉戟

109 海皇的三叉戟

 熱門推薦:
    非洲國家的分界線確實是很神奇,特別是北非和南非,很多國家的邊境線真的就像是用尺子量出來的一樣,那些彎彎曲曲的部分,大多數河流、山谷等天然形成的分界線,不需要用尺子量,所以才會彎彎曲曲。

    比如林河,這條河流就是德蘭士瓦和貝專納保護地、羅德西亞、葡屬東非之間的分界線,到葡屬東非境內之后,林河不再作為分界線,然后邊界線又是直的就像尺子量過一樣。

    這種情況下,真的很讓人懷疑歐洲那些殖民國家在柏林會議上,是不是真的用尺子量著瓜分了非洲。

    如果羅克不說明,小斯大概是注意不到這個問題。

    羅克說完之后,小斯再看地圖,整個人的感覺都不好了:“這,這特么——”

    “別懷疑,對于宗主國來說,非洲,真的就是個游戲,所以,別把國家啊、領土啊什么的想的太神圣,很多東西都是當權者拍腦門決定的,就像咱們倆今天晚上正在討論是否有必要成立一個政黨一樣,天知道今天晚上咱們倆說的事,會對十年后的羅德西亞和德蘭士瓦產生什么樣的影響。”羅克盡量說的輕松,要是說的太嚴肅,估計小斯不一定敢。

    “好吧,那么現在來討論一下我們來組建一個什么黨。”小斯感覺很不好,一點都沒有莊嚴肅穆的味道,就像是在和羅克商量晚上要不要來一頓燒烤。

    “隨便什么都可以,保守黨、自由黨、民主黨、或者進步黨——進步黨不行。”羅克更隨意,小斯要是愿意,哪怕是叫“羅德斯黨”都沒問題。

    “那就自由黨,我們需要自由貿易和自由政治。”小斯找了張餐巾紙,在餐巾紙上開始寫寫劃劃。

    “真丑!”羅克伸頭看看,居然嫌棄小斯寫得不好看。

    “你行你來!”小斯瞪眼,總算恢復了幾分生氣。

    “你來你來——”羅克認輸,就算小斯寫得不好看,總算能寫出來,要是讓羅克寫,很多專業術語根本不會拼。

    “那么成員呢?我們該怎么發展我們的自由黨?”小斯以前在進步黨大概只是掛個號,從來沒有參與過黨團建設。

    “德蘭士瓦所有的英裔和華裔都是我們的對象——礦業聯盟和農業協會是重點,一手工人,一手農民。”羅克兩手都要抓,兩手都要硬。

    其實這時候羅克已經開始夾帶私貨了,雖然表面上是礦業聯盟和農業協會,實際上分別代表的就是英裔和華裔,只要約翰內斯堡的華裔都能加入自由黨,那么自由黨就要主動維護華人的利益,為華人爭取投票權,否則,華裔就可以選擇人民黨,或者那什么奧蘭治統一黨,這兩個黨派一定會很樂意為華裔爭取投票權。

    在德蘭士瓦和奧蘭治,其實布爾人和華人一樣,現在都是少數族裔。

    至少名義上是這樣。

    “礦業聯盟當然,我們還得指望礦業聯盟捐款呢——”說到錢,小斯馬上就有靈感:“我們可以給礦業聯盟承諾,只要選舉勝利,我們就降低稅率——”

    團隊的發展離不開捐款,競選本質上其實就是燒錢,沒有金主什么都干不了,約翰內斯堡最有錢的團隊肯定是礦業聯盟,小斯本人就是礦業聯盟的發起人,肯定不會忘記礦業聯盟。

    而且,考慮到小斯和礦業聯盟的關系,小斯說出剛才那句話并不奇怪。

    “塞西爾,千萬別給這種承諾,我們可以給礦業聯盟提供其他方面的幫助,但是稅率絕對不能降,這個口子不能開。”羅克很清醒,雖然降稅對洛克金礦也是有利的,但是降稅對政府的傷害肯定是巨大的,這一點絕對不可行。

    “不能降稅?”小斯有點遺憾,約翰內斯堡很多金礦都是小斯的,所以小斯非常希望能降稅。

    最好不收稅!

    “你缺錢嗎?”羅克是真的想不通,塞西爾·羅德斯去世后,南非公司所有的財產都是小斯的,有必要表現的這么缺錢?

    “不缺——”小斯這才意識到,他可能是這個世界上最有錢的人。

    “那就別把心思整天放在錢上——”羅克語重心長,財富積累到一定程度就是工具而已。

    “那我還能干嗎?”小斯突然語出驚人。

    這回輪到羅克郁悶了,到了小斯這份上,確實是很難尋找目標,不管是掙錢還是追逐權力,小斯好像都已經在普通人這個層次走到極致,如果還想再進一步,那小斯恐怕就只能起兵造反。

    “這是個問題,不過只能你自己解決。”羅克也沒辦法,其實羅克現在也是要錢有錢,要權有權,不過羅克還要為華人謀福利,所以羅克忙得很。

    小斯就算了,為英國人謀福利是愛德華七世的工作,跟小斯沒關系。

    ——

    小斯動作還是很快的,轉天,位于約翰內斯堡市內的奧林波斯就成了自由黨的總部。

    又過了一天,小斯樂呵呵的來找羅克。

    “洛克,這是你的,自由黨第二名成員,怎么樣,我夠意思吧!”小斯遞給羅克一個還散發著油墨味道的黨員證,估計他是自由黨的第一名成員。

    紅色的黨員證上,一個金色的三叉戟標志非常顯眼。

    “怎么樣,這就是咱們自由黨的徽章,海皇的三叉戟,分別代表德蘭士瓦、羅德西亞、還有你的尼亞薩蘭,三叉戟下的紅色橫杠代表林河和贊比西河,鋒利的尖刺代表咱們自由黨的開拓精神,另外整體上看,這個標志像不像一個王冠——”小斯眉飛色舞,羅克卻哭笑不得。

    這特么——

    這特么怎么看怎么像瑪莎拉蒂的注冊商標!

    等等,瑪莎拉蒂1914年才成立,早著呢,不侵權,就這么定了。

    “以后紅色和金色就是咱們自由黨的標志,我已經讓艾登開始鑄造徽章,級別高的徽章全部用黃金做,級別低的徽章就用純銅,反正都是黃色的,你想要個多大的,一平米的行不行?”小斯也很有惡趣味,一米大徽章,那戴著估計就跟美國隊長的盾牌一樣。

    “太棒了,就這樣,三號黨員是誰?還是還沒用的話就留給亨利。”羅克隱隱約約能夠感覺到,自由黨的成立會給德蘭士瓦乃至南非帶來什么樣的改變,所以有好事不能忘了自家兄弟。

    “肯定沒用,前1000個編號我都留著呢,現在咱們已經有了一百多個黨員,除了咱們倆,他們都是編號1000以后,1001號是艾登。”小斯兩天前還不想成立自由黨,現在卻迸發出最大的熱情。

    在約翰內斯堡,艾登是小斯的絕對心腹,所以成為第1001號黨員很正常,以小斯和羅克在約翰內斯堡的地位,自由黨的前景肯定很廣闊。

    確實是很廣闊,羅克知道自由黨的前景很好,但是不知道居然好到這種程度。

    短短三天之內,自由黨的黨員就猛增到1500人以上,有資格去礦業聯盟開會的所有成員幾乎全部加入了自由黨,他們都拿到了一千以內編號,為此付出的代價是最少1000鎊的黨費。

    這個黨費不是白收的,收了黨費,就要為黨員服務,為黨員協調關系,為黨員盡量爭取利益,現在這個階段,自由黨或許還沒有這個能力,但是聰明人不要太多,看過《和平協議》的人都知道,德蘭士瓦未來有可能實行民主代議制度,雖然這個“未來”有點不確定,但是很多人愿意為之賭一把。

    畢竟,對于約翰內斯堡的這些金礦主來說,1000鎊,也不是個多大的賭注。

    但是如果現在沒有及時上車,那么造成的影響有可能就非常嚴重。

    身為自由黨的第二號黨員,羅克理所當然的成為自由黨委員會成員,自由黨的黨魁不是羅克,也不是小斯,而是黨員編號已經排到100位之后的歐文,為了全心全意為自由黨服務,歐文甚至辭去了市長秘書這個重要職位。

    其實也不是多重要,歐文能當市長秘書,因為歐文是市長的兒子,歐文辭去秘書職位,也并不能改變歐文和菲利普的血緣關系,所以這個真的無所謂。

    “咱們自由黨現在有1750名黨員,辦公地目前是在奧林斯波,如果你不滿意,咱們還可以新建總部,咱們自由黨別的沒有,就是錢多,黨員自愿捐贈的經費現在已經超過十萬鎊,進步黨、人民黨和拿什么統一黨的經費加起來也沒有咱們多。”小斯提到經費滿臉驕傲,實在是現在自由黨還沒有什么能拿的出手的東西。

    也確實值得驕傲,對于政黨來說,經費是必不可少的,所有的選舉都是在燒錢,現在還沒到電視辯論那份上,但是宣傳也是必不可少,剛剛誕生的自由黨現在已經有了自己的黨報,黨報的名字就叫《南部非洲》,從這個名字上,就能看出自由黨的野心。

    “都能在奧林斯波工作了,還有什么不滿意的?”歐文滿意的很,奧林斯波作為德比爾斯統一礦業公司在約翰內斯堡的總部,是整個約翰內斯堡最宏偉,最豪華的建筑,比市長官邸和市政府都高大上,還能有什么不滿意的?

    “我們倆的任務已經完成了,從現在開始,自由黨就交給你了。”羅克對歐文還是很信任的,憑借歐文和菲利普的關系,至少在約翰內斯堡,自由黨以后將會高枕無憂。

    從楊·史沫資的話里,羅克很簡單就能得出一個結論,不久的將來,不管奧蘭治統一黨會不會來約翰內斯堡,人民黨肯定是會來約翰內斯堡的,所以自由黨現在最大的任務就是搶地盤拉人頭。

    在小斯和歐文的理解中,只要約翰內斯堡的精英階層都加入自由黨,那別管以后人民黨怎么折騰,在約翰內斯堡都翻不起花來。

    所謂的精英階層,指的是約翰內斯堡的各級官員,以及和市政府能拉上關系的人,至于農場主和礦工,并不在精英階層的這個群體內,他們是否加入黨派原則上都沒關系,把票投給誰才是關鍵。

    在羅克看來,這樣的組織結構無疑是太松散了,本來挺嚴肅一個事,搞得就跟鬧著玩一樣,普通人沒有明確的黨籍,那么到競選的時候,黨派為了爭取支持率,就要爭相對選民許諾,別管以后做到做不到,先把選票弄到手再說,這其實會導致很嚴重的后果,甚至說句不好聽的,西方二十一世紀后很多社會問題,都是這種情況導致的。

    在自由黨內就沒有這種情況,羅克知道多黨制的危害,所以羅克會給人民黨或者是奧蘭治統一黨留下一部分生存空間,來保證華人的利益。

    很簡單的理由,在羅克的規劃中,約翰內斯堡其他人不說,華裔肯定是全部要加入自由黨的,這樣一來,華裔就會成為自由黨的鐵桿選民,自由黨不管在做出什么決定時,都要優先考慮華裔的利益,那么華裔未來在約翰內斯堡的地位也是高枕無憂。

    為了達到這一目的,羅克不會讓自由黨在德蘭士瓦一家獨大,必須要有競爭,才能顯示出華裔選票的重要性,所以羅克不會限制人民黨在約翰內斯堡的發展,甚至羅克為了保證人民黨也有一定的影響力,會給人民黨提供一定的便利,這樣人民黨才有資格跟自由黨競爭。

    至于這種競爭會不會影響到約翰內斯堡的發展,這個問題羅克現在還顧不上考慮,如果約翰內斯堡沒有華裔,羅克才不會管約翰內斯堡的未來是什么樣。

    “放心吧,我一定會帶領自由黨發展壯大。”歐文信誓旦旦,他現在還沒有意識到,將會面臨多么復雜的局面。

    羅克沒有參加在布隆方丹舉行的公審,年初《和平協議》簽訂,代表著布爾戰爭已經塵埃落定,現在又到了要論功行賞的時候,公審大會當天,羅克在比勒陀利亞接受了阿德代表愛德華七世進行的冊封,正式成為男爵。

    羅克給溫斯頓的錢沒有白花,羅克的封地就在尼亞薩蘭,現在,羅克爵士是尼亞薩蘭勛爵了。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