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重生南非當警察 > 105 崢嶸(給啪打星兄弟的第五個加更)

105 崢嶸(給啪打星兄弟的第五個加更)

 熱門推薦:
    除了某些特別變態的家伙,只要生活還有希望,就沒有人會鋌而走險。

    約翰內斯堡現在的主體人口是華人和祖魯人,祖魯人都在礦場里,華人不是在礦場、水庫,就是在農場里,只要踏踏實實的埋頭苦干,前景肯定是光明的,所以真沒多少人作奸犯科。

    奧蘭治那邊就差多了,戰爭結束后,數千名放下武器的游擊隊員返回奧蘭治,這些人的精神在戰爭中都不同程度的受到創傷,有些游擊隊員回家之后才發現已經妻離子散家庭破碎,短短兩個月內,就有數十名游擊隊員在臨時分配的帳篷里舉槍自殺。

    更多的游擊隊員酗酒、暴躁、沖動,有嚴重的暴力傾向,《和平協議》簽訂后的前兩個月,奧蘭治每天都會發生暴力事件,每天都有人被殺,李斯特全家被滅門在約翰內斯堡是個案,在奧蘭治就很常見,李斯特全家被滅門的前一個星期內,奧蘭治就發生了三起死亡在四人以上的暴力案件。

    所以,羅克想舉行公審,不僅奧斯汀·彭斯同意,就連路易·博塔都是同意的。

    負責和約翰內斯堡接洽的奧蘭治方面負責人是楊·克里斯蒂安·史沫資。

    在奧蘭治,楊·史沫資的職位是司法部長。

    楊·史沫資出生于開普殖民地,所以生下來就是英國人,他的祖上是從法國遷往荷蘭的胡格諾派教徒,父親是布爾人農場主和殖民地議會議員,所以楊·史沫資的背景很復雜。

    1891年,楊·史沫資去英國劍橋大學學習法律,然后在倫敦律師協會的考試中獲得第一名,回到開普敦之后,楊·史沫資和塞西爾·羅得斯關系密切,但是在1898年,28歲的楊·史沫資接受德蘭士瓦共和國總統保羅·克留格爾的邀請,成為德蘭士瓦共和國的司法部長。

    戰爭爆發后,楊·史沫資成為一名出色的軍人,游擊戰開始后,楊·史沫資指揮部隊在開普境內全殲了開普的第17長矛騎兵團。

    一直到停戰那天,楊·史沫資還在戰場上,隨后楊·史沫資參加了和平談判,在談判中,楊·史沫資主張和英國合作,發揮了重要作用。

    《和平協議》的第十二條規定:剝奪布爾軍隊主要指揮者的公民權,但是不判處他們死刑。

    這一條顯然沒有被認真執行,楊·史沫資和路易·博塔都是布爾軍隊指揮官,但是他們現在都進入奧蘭治政府擔任要職。

    因為和塞西爾·羅德斯的關系,所以羅克是在小斯特意為楊·史沫資舉行的晚宴上見到了楊·史沫資。

    晚宴并沒有多少人,除了小斯和楊·史沫資之外,就只有羅克和亨利。

    楊·史沫資消瘦精干,眼神銳利,桃心形的山羊胡子給人印象深刻,他是布爾人中少有的高級知識分子,因為有過在倫敦求學的經歷,所以楊·史沫資很擅長和倫敦的政客打交道,上一次約瑟夫·張伯倫視察南非,就是楊·史沫資請來的。

    未來英國政府同意南非自治,同樣是楊·史沫資推動的。

    南非聯邦成立后,路易·博塔一直擔任南非聯邦總理,直到1919年路易·博塔去世后,楊·史沫資接任總理直到1924年,后來在199年再次出任南非總理。

    羅克以為楊·史沫資會就公審和羅克進行溝通,沒想到楊·史沫資根本沒有討論公審的意思,坐下來就開始大談他和路易·博塔剛剛成立的“人民黨”。

    黨派是最近德蘭士瓦和奧蘭治非常流行的話題,楊·史沫資和路易·博塔、前德蘭士代總統沙爾克·比格爾成立的是“人民黨”,赫爾佐格和德威特成立了一個“奧蘭治統一黨”,他們都決定參加后年在開普舉行的選舉。

    開普目前的執政黨還是塞西爾·羅德斯所在的進步黨,塞西爾·羅德斯去世后,斯塔爾·詹姆遜博士成為進步黨的黨魁,這位斯塔爾·詹姆遜博士,就是率領羅德西亞警察進入德蘭士瓦境內試圖接應暴亂,后來被德蘭士瓦共和國俘虜的那位斯塔爾·詹姆遜。

    1896年,斯塔爾·詹姆遜博士以身患重病為由逃過審判,當時傳說斯塔爾·詹姆遜博士已經生命垂危,不過人家現在身體已經“痊愈”,還有精力參加1904年開普總理大選。

    “從長遠看,德蘭士瓦和奧蘭治的民主代議制度是不可避免的,甚至我們可以更樂觀一點,未來南部非洲也有機會自治,現在加拿大和澳大利亞已經獲得了自治地位,新西蘭也在謀求自治,我們有理由相信,一個實行民主代議制度,或者是自治的南非更符合大英帝國的利益,正如我們現在旱情嚴重,但是倫敦政府一無所知一樣,倫敦距離我們實在是太遠了,國會不可能及時對發生在南部非洲的一切做出正確應對。”楊·史沫資的理由很充足,羅克也是這么想的,但是楊·史沫資的出發點和羅克肯定不一樣。

    去年雨季一滴雨都沒下,所以今年德蘭士瓦和奧蘭治的旱情真的很嚴重,林河已經徹底斷流,德蘭士瓦和奧蘭治境內的其他河流也是水量不足。

    在約翰內斯堡,政府和農場主正在努力自救,由政府出資,農業協會牽頭,農場主們出力,在約翰內斯堡境內大規模開鑿水井,興修水利。

    布隆方丹就不行,雖然布隆方丹也拿到了貸款,但是奧蘭治政府的組織能力跟德蘭士瓦政府差得遠,布爾人又不配合,所以奧蘭治只能被動應對,消極等待,如果今年雨季還是雨量不足,那么到明年,奧蘭治的布爾人飲水都成問題。

    目前德蘭士瓦和奧蘭治還處于旱季,不下雨是正常的,等到11月雨季到來,如果雨量還是沒有明顯增加,那么德蘭士瓦和奧蘭治就要做好明年旱情更加嚴重的準備。

    “民主代議制度還有可能,自治不太現實——”亨利肯定是不希望德蘭士瓦和奧蘭治自治的,如果德蘭士瓦和奧蘭治自治,那么亨利和羅克他們這些貴族就要受到很多限制。

    羅克在這個問題上不發言,不管亨利愿不愿意,羅克都知道自治是不可避免的。

    “為什么不現實,如果目前這種情況持續下去,那么我想,倫敦的耐心不會持續多久。”楊·史沫資信心滿滿。

    羅克和亨利、小斯交換了個眼神,好像明白了奧蘭治的布爾人為什么對英國政府的幫助持抵觸態度。

    確實是抵觸,難道布爾人就不知道,盡早重建農場,他們的生活就會盡早進入正規嗎?

    肯定知道的,就算普通布爾人不知道,楊·史沫資和路易·博塔這樣的精英肯定也知道。

    那么為什么布爾人什么都不做?

    大概就是楊·史沫資剛剛所說的這個原因,如果布爾人什么都不做,什么事都依賴倫敦,除了補償、撥款之外,還每年申請財政援助,申請貸款,這些貸款還有可能還不起——

    那么用不了幾年,倫敦肯定會厭倦的,到時候如果布爾人請求自治,倫敦確實是大概率會同意。

    這特么才是光明正大的陽謀。

    估計讓楊·史沫資和甘地去聊一聊,他們倆應該很有共同語言。

    “問題的關鍵在于,自治對于奧蘭治有什么好處。”羅克終于忍不住,現在楊·史沫資和路易·博塔的態度都很明顯,不管是什么事,都要和德蘭士瓦捆綁在一起,而羅克是堅決反對這種捆綁的。

    如果沒有德蘭士瓦的配合,奧蘭治什么事都做不了。

    畢竟奧蘭治沒有金礦,也沒有鉆石礦,所以奧蘭治根本沒有經濟獨立自主的實力,之所以奧蘭治事事都要拉上德蘭士瓦,就是因為德蘭士瓦有金礦,如果奧蘭治和德蘭士瓦捆綁在一起,那么德蘭士瓦就可以從經濟上給予奧蘭治補貼。

    作為德蘭士瓦人,羅克肯定不同意這樣的方式,如果奧蘭治人真的要自治,那么德蘭士瓦倒不如和羅德西亞走的更近一些,至少羅德西亞不需要德蘭士瓦的幫助。

    “自由,一直以來,我們想要的都是自由!”楊·史沫資斬釘截鐵,這個理由幾乎無懈可擊:“因為英國的入侵,我們從開普遷移到德蘭士瓦和奧蘭治,蘭德金礦發現后,開普再次挑起事端,為了結束戰爭,我們甚至愿意放棄蘭德金礦,只保留獨立自主的國家,但是即便是這個卑微的要求,倫敦依舊不同意,所以現在的德蘭士瓦和奧蘭治,并不是我們想要的德蘭士瓦和奧蘭治,而是英國政府強加給我們的。”

    楊·史沫資說的沒錯,英國的確是導致這一切的罪魁禍首,怪只怪,遠征軍沒有能力消滅布爾人,最后英國政府只能選擇和布爾人談判。

    如果遠征軍再給力一點,英國政府再強硬一點,那么說不定就沒有現在的麻煩了。

    “部長閣下,你也是英國人,現在所有布爾人都是英國人。”亨利不疼不癢的提醒。

    “是的,法瓦爾特勛爵,我確實是英國人,我出生在開普,在劍橋大學學習,在我的印象中,我出生的時候,大英帝國是積極開拓的,是勇敢無畏的,是文明進步的——但是現在呢呢?大英帝國現在已經不是以前的大英帝國了,作為英國人,我為大英帝國的某些人感到羞恥。”楊·史沫資大概是沒有注意到,他說這話的同時,小斯的臉色非常難看。

    要說挑起戰爭的罪魁禍首,塞西爾·羅德斯責無旁貸,站在楊·史沫資的角度上,他確實是可以指責塞西爾·羅德斯,因為他們是朋友。

    但是站在小斯的角度——

    不好意思,這個世界上,誰說塞西爾·羅德斯不好,小斯恐怕就會弄死誰。

    “好了部長閣下,希望你的人民黨在大選中獲勝,我們現在是不是來聊一聊公審的問題。”羅克不在這個話題上糾纏,被路易·博塔那個老狐貍坑了幾次之后,羅克現在和路易·博塔、楊·史沫資他們這些人打交道充滿警惕。

    “啊,公審,那沒什么好聊的,犯錯誤的人一定要付出代價,我們也有理由通過對這些人的審判,警告那些心懷不軌的家伙。”不管楊·史沫資對英國政府的看法如何,楊·史沫資對公審肯定是不抵觸的,畢竟楊·史沫資也不希望奧蘭治變成罪犯的樂園。

    “那就這么決定了,如果明天方便的話,希望你能來警察局,我們可以就這個問題好好聊一聊。”羅克決定結束晚宴,今天的晚飯吃的很不開心,羅克待會要和亨利一起去吃點夜宵。

    返回市區的路上,亨利仍然忿忿不平。

    “這些布爾人實在是貪得無厭,就算給他們再多錢,他們也不會對帝國有一絲一毫的感激,就該讓遠征軍消滅他們,看看剛才那家伙,還是劍橋大學的畢業生,他在劍橋大學就學了這個?”亨利想起剛才楊·史沫資那副嘴臉依然非常生氣。

    “亨利,小心點,那家伙在給咱們挖坑。”羅克現在能確認,楊·史沫資就是在故意激怒羅克和亨利。

    說起來很悲哀,整個德蘭士瓦,包括菲利普·馬蒂爾達市長在內,除了阿德之外,羅克再沒有發現有什么出眾的人才。

    所以怪不得在原本的歷史上,當阿德離任回到英國本土之后,布爾人就拿到了開普四個殖民地的主導權,先是路易·博塔,然后是楊·史沫資和赫爾佐格,英裔從來就沒有成為南非聯邦的領導人。

    現在的德蘭士瓦,除了阿德之外,最出色的年輕人應該就是羅克、小斯、以及亨利。

    羅克和亨利先不說,小斯作為南非公司的老板,統治著整個羅德西亞,他是游離在南部非洲之外的,歷史上的南非聯邦成立,也并不包括羅德西亞在內。

    那么值得楊·史沫資和路易·博塔重視的年輕人就剩下羅克和亨利了,尤其是羅克,現在的約翰內斯堡有超過十萬華人,羅克是華人毫無爭議的核心,不管是英國人還是布爾人,都不會忽視華人的力量。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