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重生南非當警察 > 104 公審

104 公審

 熱門推薦:
    “鐳”產品在西方一直暢銷了幾十年,從二十世紀初一直到二十世紀七十年代,市場上還不斷有添加了“鐳”的產品出現。

    實際上這玩意兒真的是劇毒,一個正常人使用添加了“鐳”元素的產品,最多四五年身體就會徹底垮掉。

    “鐳”的危害性一直要到三十年代以后才會被人們正視,之所以在那之前人們沒有注意到“鐳”的危害性,是因為“鐳”作為一種高級原材料,使用了“鐳”的產品通常價格高昂,普通人根本就用不起,所以“鐳”產品才沒有造成更大范圍的危害。

    真諷刺!

    限于此時的客觀情況,羅克肯定不會大肆宣揚鐳的危害性,不過羅克會提醒身邊所有人遠離添加了“鐳”的產品。

    這么一想,羅克以后要對付敵人就比較簡單了,如果誰得罪了羅克,那么羅克只需要送給敵人一些添加了“鐳”的產品,那么用不了多久,羅克的敵人就會無“疾”而終。

    回到約翰內斯堡,羅克又開始投入到悠閑的警察局長工作中。

    不忙,真不忙。

    羅克自己不折騰,工作馬上就悠閑起來,邊界上有騎兵團巡邏,霍普金斯派來的這支騎兵團參加過蘭迪史密斯戰役之后的所有重大戰役,算得上是一支功勛部隊,他們在正面戰場上的表現或許不盡如人意,但是用來駐守邊界還是沒問題。

    克隆斯塔德邊界的農場主成立了很多俱樂部,這些俱樂部有大有小,大的百余人,小的只有二、三十人,人數雖然不多,作用卻不小,他們有效的填補了騎兵團巡邏隊的空白,三五成群的在邊界上游弋,如果發現異常情況,就會向巡邏隊和警察局匯報。

    農場主們在忙著收獲,第一批種植的土豆已經進入收獲期,農場主們沒有預料到產量居然如此之高,很多農場不得不短期雇傭祖魯人勞動,克里斯蒂安勘探公司又有了新項目,他們從祖魯蘭雇傭祖魯人,然后再把祖魯人租借給農場,農忙結束后再把人送回祖魯蘭,克里斯蒂安賺了錢,農場主干了活,稅務局得到了稅收,所有人都很滿意。

    礦工們在忙著挖礦,艾達接手洛克金礦后,開始對洛克金礦進行精簡,除了技術出眾的職業礦工之外,其他人要向農場和水庫分流。

    經過一個星期的摸底排查,艾達和二十多名工作態度有問題的礦工解除了工作合同,他們失去了在約翰內斯堡工作和生活的機會,要被分批送回清國。

    “這些礦工都是金礦內的蛀蟲,我不否認絕大多數礦工的態度都很好,他們的效率很高,工作認真,遵守紀律,但是總體的出色并不能掩蓋個體的不足,這些人的工作態度有問題,他們中有的人不服從管理,在工作中偷懶,不僅自己完不成任務,而且還會影響到其他工人;有些人是在不工作的時候組織礦工賭博,雖然礦場在這方面規定很嚴格,但是執行的時候似乎并不徹底,還有些人是品格有問題,盜竊,斗毆——總之,這些人必須清理掉,他們的存在,對于一家企業沒有任何價值,只會成為企業的拖累。”艾達的理由讓羅克觸目驚心,羅克一直都不知道,情況居然嚴重到這種程度。

    其實也很正常,華人終究還是講究人情世故,洛克金礦這種情況,時間長了人治難免會取代法制。

    羅克現在想想,怪不得有幾次巴克見到羅克欲言又止的樣子,估計就和這方面的情況有關。

    “華人是優秀的工人,但不是優秀的管理人才,羅克金礦的管理層,除了財務部門之外,都沒有接受過專業培訓,金礦能運行到現在還沒有倒閉已經很讓人驚訝了,我準備將管理層全部換成專業人士,現有的管理層成員要么前往歐洲大學學習現代管理和專業知識,要么自謀生路,金礦不是福利社,也不是養老院,做企業,就要有做企業的樣子。”艾達的話讓羅克無地自容,人家這才是經營企業的狀態。

    既然艾達說的有道理,羅克就用人不疑,為了給艾達撐腰,羅克先把巴克、霍利、劉易斯叫到一起開個會。

    劉易斯也是華人,就是曾經在馬蒂爾達金礦丟了錢的倒霉蛋,羅克查出小偷之后,劉易斯要教訓那個小偷,四個人才控制住他。

    來到洛克金礦之后,劉易斯加入金礦保安隊,很快嶄露頭角,鐵鉤前往尼亞薩蘭之后,劉易斯成為洛克金礦新的保安隊長。

    “艾達說的是真的嗎?”羅克要先求證,看看這三怎么說。

    巴克和霍利、劉易斯面面相覷,臉上的表情都挺慚愧。

    “爵爺,卡佩夫人說的情況確實存在——”巴克是金礦總經理,在這個問題上責無旁貸。

    “為什么不盡早處理?”羅克不是要追責,這件事追究起來,羅克也有責任,誰讓他這么喜歡當撒手掌柜的。

    對于這樣的事,羅克一貫的態度是零容忍。

    錯誤也分很多種,比如盜竊、賭博、尋釁滋事,這些都是主動犯罪,只要有人犯了這方面的錯誤,羅克處理起來是絕對不會手軟的。

    有些錯誤是被動錯誤,比如打架斗毆,這在羅克刻意培養華人尚武精神的當下就不可避免,如果有人犯了這方面的錯誤,在羅克這里還是可以通融的。

    “已經處理過很多次了,我們幾個是覺得,這都是小事,沒有必要事事匯報,所以——”巴克也是無奈,林子大了什么鳥都有,華人中肯定也有渣滓,洛克金礦中的很多工人都已經購買了農場,又有很多人加入了保安隊,現在普通礦工大概還剩下三千多人,出幾個害群之馬很正常。

    考慮到這個時代的華人沒有接受過系統教育,華人中出現敗類的比例更高,縱觀這一時期全世界所有文學作品中對華人的描述,都充滿了和魯迅雜文中一樣的情節,那并不全是污蔑和丑化。

    約翰內斯堡的情況比較特殊,羅克知道這一時期的華人是什么樣子,所以羅克就放棄教育華人這個過程,而是直接告訴華人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用最簡單粗暴的方式規范華人的行為。

    效果其實還是挺不錯的,華人有一個最大的優點是服從管理,一旦華人意識到遵守規矩的好處,那么很多華人就會主動維持規則,任何試圖破壞規則的人,都會受到華人的一致針對。

    說白了,這種情況還是“窮”鬧得,老祖宗說“倉稟實而知禮節”,這話一點也沒錯,肚子都填不飽的時候,誰都不可能擁有多高的道德修養,修養的“修”,很形象的說明了“修養”是怎么來的,肚子都填不飽,根本就沒有“修”的心情,同樣也沒有“養”的資格。

    同樣都是這一時期的華人,在文學作品里麻木、懶散、貪婪、甚至不知羞恥。

    但是在約翰內斯堡,生活逐漸穩定下來的華人受到白人的交口稱贊,生活有了希望的華人會主動維護華人的聲譽,洛克金礦里的礦工算是不思進取的一群人,他們中稍微有點眼光的工人都已經購買了農場,成為新一代的農場主,繼續留在洛克金礦里的那些人,問題就格外嚴重。

    “好吧,從現在開始,巴克你的主要工作是在紫葳鎮,霍利你的主要工作是在農業協會,劉易斯你還負責金礦保安,那些解除勞動合同的華工,要以最快的速度遣返回清國。”羅克支持艾達對洛克金礦的清理工作,至于去歐洲學習就不用了,巴克本身就是大學畢業,霍利和劉易斯會說英語不會寫,去了也是白瞎,還不知道要多少年才能學成歸來。

    羅克把希望寄托在下一代華裔身上,如果可以的話,羅克希望德蘭士瓦所有的第二代華裔,都能接受系統的現代教育,教育的重要性不需要強調,塞西爾·羅得斯在金伯利掙到第一桶金之后,在之后的8年里,塞西爾·羅得斯除了從事經濟投機活動外,還用近一半的時間回英國到牛津大學學習經濟和哲學,這才有了未來的南非公司。

    ——

    艾達的工作確實是雷厲風行,在得到羅克同意后,艾達馬上帶著新的管理團隊接手了洛克金礦。

    接手過程沒有任何波瀾,被解除合同的礦工們似乎還沒有意識到已經失去了這份工作,就被警察和保安直接送往約翰內斯堡火車站。

    他們會乘坐火車先去德班,然后從德班乘坐輪船回清國。

    現在的清國正處于水深火熱中,他們現在回清國,下場很難預料,畢竟在清國,他們也是為洋鬼子工作過的人。

    羅克不管這些倒霉蛋,艾伯特·辛普森的傷情已經基本上穩定住,痊愈是不可能的,就算痊愈,艾伯特·辛普森那張臉也沒法見人,羅克不想在艾伯特·辛普森身上浪費寶貴的醫療資源,所以羅克和奧斯汀·彭斯聯系,要在布隆方丹對艾伯特·辛普森進行公審。

    為什么是布隆方丹?

    因為羅克要給奧蘭治的布爾人一個深刻的教訓,讓他們知道在德蘭士瓦境內違法亂紀的下場。

    只審判艾伯特·辛普森一個人,大概是無法給布爾人留下深刻教訓的,所以羅克和奧斯汀·彭斯聯系,要多抓捕一些罪犯,到時候一塊公審,這樣才能形成規模,也有足夠的案例讓布爾人接受教訓,要不然審訊完畢就一個死刑,估計布爾人是不怕的。

    “咱們約翰內斯堡的犯人也要送到奧蘭治去審判?”喬·羅素不大理解羅克為什么要這么大張旗鼓。

    “當然,如果審判地是在約翰內斯堡,那還能起到什么作用?我們就是要讓布爾人知道,觸犯法律之后的后果,讓他們不敢觸碰法律這個底線。”羅克殺氣騰騰,既然是要殺雞駭猴,那說不得要多殺幾個才行。

    “那么我們要不要通知官閣下?”喬·羅素已經知道了羅克確定的審判原則:從嚴、從重、從速,總之要殺掉一批人,才能起到警告作用。

    “那肯定,要不然怎么體現法律的威嚴!”羅克不越權,阿德說的沒錯,羅克只是警察,就只做警察應該做的事。

    英國確定君主立憲后,就形成了行政權歸內閣,立法權歸上、下議院,司法權歸法院的三權分立制度,內閣和議院、法院互相制衡,共同管理英國。

    德蘭士瓦作為英國的殖民地,使用的還是英國三權分立那一套。

    只不過在德蘭士瓦,現在一切還沒有進入正軌,總督府和法院現在都已經成立,議院——也就是議會就還是沒影的事,估計想成立議會,要等民主代議制度確立之后才有可能。

    既然沒有議會,自然也就沒有立法機構,德蘭士瓦現在使用的法律就是開普殖民地使用的法律,關于布爾人的部分,當初開普殖民地規定的極為嚴苛,某些部分甚至把布爾人和祖魯人同等對待,這曾經引起開普境內布爾人的強烈不滿。

    等到德蘭士瓦和奧蘭治的議會成立,肯定是制定德蘭士瓦和奧蘭治自己的法律,到時候關于布爾人這部分肯定會修改,不過在那之前,羅克還能借助開普殖民地的法律狠狠打擊一下布爾人。

    “那么好吧,現在最主要的問題是,我們沒有足夠的罪犯,警察局里還沒有被審判的囚犯只剩下不到十個人,監獄里倒是有一些,要把那些人拉出來重新審判一遍嗎?”喬·羅素還是很機靈的,

    “別著急,跟布隆方丹那邊聯系一下,咱們這邊罪犯不多,他們那邊可不一定。”羅克不擔心罪犯不夠,二十一世紀,歐美監獄里都是一堆一堆的人,這個時代只會更多。

    至于為什么約翰內斯堡沒有罪犯,這和約翰內斯堡的大環境有關,大家都忙著掙錢呢,真沒誰跟錢過不去。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