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重生南非當警察 > 102 資產(還是給啪打星兄弟的加更)

102 資產(還是給啪打星兄弟的加更)

 熱門推薦:
    羅克來到約翰內斯堡之后,和艾達之間往來電報不斷,聯系從來沒有中斷過。

    艾達的打火機生意越來越好,隨著遠征軍返回各自的國家,打火機也隨著遠征軍遍布全球,別小看這個小小的打火機,從誕生到現在,已經給艾達帶來超過50萬鎊的利潤,比羅克的金礦賺錢更多。

    財富的累積,并沒有給艾達帶來多少安全感,或許只有在夜深人靜的時候,艾達才會想起這一切是否值得。

    羅克當然不會反對艾達來約翰內斯堡,即便站在經濟的角度考慮,約翰內斯堡的前景也遠勝開普敦。

    蘇伊士運河開通之后,開普敦的價值就直線下降,只有那些噸位過大,無法通過蘇伊士運河的巨輪,才會經由開普敦繞過非洲大陸,但是限于目前的技術條件,這樣的巨輪數量很少,所以開普敦作為中轉港的地位是在持續下降的。

    約翰內斯堡不同,擁有蘭德金礦的約翰內斯堡前景廣闊,因為羅克的介入,約翰內斯堡的經濟正在多樣化,金礦不再是約翰內斯堡唯一的經濟支柱,未來紡織業和農業同樣會為約翰內斯堡帶來巨大的財富,戰爭結束后,很多有識之士都在向約翰內斯堡集中,艾達當然也不例外。

    也不對,因為艾達的目的地并不是約翰內斯堡,而是比勒陀利亞,艾達在比勒陀利亞買下了一塊地,建了一座城堡式建筑,作為自己在比勒陀利亞的家。

    整棟建筑全部是由白色大理石建成,氣勢之恢弘比起阿德的正義宮也不遑多讓,整棟建筑建成用了一年時間,比勒陀利亞人都以為是屬于某位王公貴族,沒想到卻是艾達建的。

    這話也沒錯,艾達本身就是貴族。

    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距離上一次羅克和艾達見面已經過去了一年多,羅克這一年來潔身自好,沒有和任何人進行過體液交流,艾達現在被羅克收拾的服服帖帖,像只小貓一樣蜷縮在羅克身邊。

    羅克知道這其實只是假象,艾達是個堅強獨立的女人,哪怕愛羅克愛到骨子里,艾達也不會輕易敞開心扉,和羅克分開的這段時間,艾達也是潔身自好,換成其他人根本不可能,要知道圍繞在艾達身邊的狂蜂浪蝶是很多的,羅克以前在開普敦就見識過。

    “我知道你和你那小女朋友的事,我不想破壞你們之間的關系,也不想改變我們之間的關系,這樣就挺好。”艾達的態度非常明確。

    “這時候能不能不要說這個。”羅克還有點不喜歡,有點背叛艾達的感覺。

    “哼哼——”艾達很滿意的小哼唧,手指在羅克的胸前畫圈:“東方人對于感情是不是很忠誠的?我們這種情況在英國很正常,在法國更正常。”

    “呵,清國還是一夫多妻制呢。”羅克當然不會認輸,說的華人都跟純情小處男一樣。

    其實這方面,東西方都差不多,英國和法國在這方面絕對是重災區,雖然英國和法國都是一夫一妻制,但是貴族圈子里,這種情人關系簡直不要太多,比如現在英國國王愛德華七世,這位就是風流倜儻,情人眾多。

    讓人不可思議的是,很多英國貴族知道自己的妻子與國王私通,但都不了了之,有些人甚至還認為沾了光,為此沾沾自喜。

    相比之下,羅克和艾達這種關系就太正常了,菲麗絲也知道羅克和艾達的關系,但是菲麗絲從來沒在羅克面前提過艾達。

    “你會不會將來也娶很多位妻子?”艾達看似漫不經心。

    “走著瞧吧,咱們這里可是比勒陀利亞,不是巴黎、倫敦。”羅克現在給不了承諾,其實按照非洲的傳統,這邊的男人也能娶很多位妻子,一直到二十一世紀都是這樣。

    所以那些對非洲人抱有幻想的女人要小心了,說不定你心目中的黑馬王子,在遙遠的非洲有十個八個孩子,還有兩三位妻子,四五個媽,甚至他爹是不是親爹都不一定。

    “起床,給我說說你的商業計劃。”說到正事上,艾達馬上精神奕奕,拉著羅克就要起床。

    “再等會兒,明天再說——”羅克又把艾達拉回去——

    ——

    第二天早晨吃過午飯,羅克和艾達總算能心平氣和的談一談關于錢的問題。

    “我在約翰內斯堡現在有一個金礦——”羅克信心滿滿,遠西蘭德金礦絕對拿得出手。

    “金礦就別說了,這個留給你的小女朋友。”艾達大方得很。

    “你確定?我的金礦可是蘭德最大的金礦——”羅克不相信艾達能大方到這個份上。

    “多大?”

    “不好說,但是應該夠我們開采很多年,現在已經探明的儲量是5億盎司。”羅克是真不知道遠西蘭德金礦的儲量到底有多少,一直到羅克穿越時,遠西蘭德金礦都還在開采。

    這個不需要探,羅克穿越的時候,遠西蘭德金礦已經開采出來5億盎司,而且還在繼續生產。

    “多少?”艾達感覺要瘋。

    “5億盎司,并不是全部,只是已經探明的儲量。”羅克老老實實回答,說實話,羅克擅長的開拓,管理這方面,艾達才是專家,羅克自愧不如。

    在開普敦時,艾達已經充分證明了她的管理才能,不管是桌山酒吧,還是橡樹鎮,又或者是打火機生意,艾達都管理的井井有條,《和平協議》簽訂后,開普很多布爾人選擇離開開普到奧蘭治去,橡樹鎮的布爾人卻一個都沒走,這很能說明問題。

    “其他人知道嗎?”艾達馬上注意到問題的關鍵。

    “不知道,這個儲量現在只有你和我才知道。”羅克很得意,洛克金礦是羅克來到這個世界上做得最正確的事。

    “干得漂亮!”艾達好像沒有正確理解羅克的意思。

    要確定金礦儲量,那肯定要雇傭專業人士探測,所以正常情況下,金礦的儲量不可能只有羅克和艾達兩個人知道。

    但是既然羅克這么說,那么在艾達的理解中,羅克應該使用了某些特殊辦法,才封鎖了這個秘密。

    至于“特殊辦法”是什么,艾達沒有詢問的興趣,對于艾達來說,這是男人應該做的事。

    “除了洛克金礦,馬蒂爾達金礦也有我的一半。”羅克給艾達交底,在這個世界上,艾達是羅克最信任的人之一。

    當然了,值得羅克信任的人還有不少。比如巴克、安東、菲麗絲、亨利、小斯等等,他們都值得羅克信任,因為他們和羅克現在的關系都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把馬蒂爾達金礦留給你的小女朋友,洛克金礦要小心處理,如果消息傳出去,你就會成為旋渦中心。”艾達也確實是全心全意站在羅克的角度考慮問題。

    “放心吧,洛克金礦從上到下都是我的人,表面上,洛克金礦的產量并不起眼,暫時不需要出售的黃金都存放在洛克金礦的地下室里,現在地下室里的黃金已經超過五十噸——”羅克是真的不缺錢,50噸黃金大概價值700萬英鎊,即便按照目前土地的價格,700萬英鎊也能把整個德蘭士瓦和奧蘭治的農場全部買下來。

    “好吧,黃金是一部分,還有呢?”艾達找了張紙,用鉛筆做記錄,感覺羅克的財產用口算的方式已經無法計算。

    “我在約翰內斯堡還有大約十萬英畝的農場,這些農場都在約翰內斯堡和比勒陀利亞之間,是約翰內斯堡周圍最好的農場,不過這個不重要,因為在尼亞薩蘭,我還有大約77萬平方英里——”羅克又扔出一個重磅炸彈。

    “萬?”艾達眉頭緊皺,感覺“萬”這個單位,已經超出了自己的理解范疇。

    “對,77萬平方英里,我正在暗中資助葡屬東非境內的堯族人,如果堯族人能將葡萄牙人趕出葡屬東非,那么葡屬東非境內的贊比西河流域都會成為尼亞薩蘭的一部分。”羅克的理想很遠大,區區的77萬平方英里,肯定不能滿足羅克的野心。

    “天,還贊比西河流域,你覺得倫敦會容忍這種事發生?”艾達感覺又要瘋,羅克的實力已經超越了一般的商業范疇,艾達都不知道應該怎么經營。

    是的,羅克邀請艾達來德蘭士瓦,就是打著為羅克打理資產的名義,要不然艾達估計是不會離開開普敦的。

    艾達來之前也確實是信心滿滿,畢竟開拓和守成是兩碼事,很多人擅長開拓,但是不擅長經營,就像塞西爾·羅德斯,那就是個很好地例子。

    在來到德蘭士瓦之前,艾達雖然知道羅克很出色,但是并不認為羅克和塞西爾·羅德斯之間有任何的可比性。

    現在艾達發現她錯了,羅克或許現在名氣確實是不如塞西爾·羅德斯,但是塞西爾·羅德斯在羅克這個年齡,絕對沒有羅克現在的成就。

    “我和殖民部長約瑟夫·張伯倫談到過尼亞薩蘭,部長雖然沒有明確表示支持,但是也沒有明確表示反對,我覺得部長也是想嘗試另一種可能性,畢竟現在通過常規手段想要完成‘兩計劃’已經不可能,所以我們要使用一些非常規手段。”羅克將自己的計劃和盤托出。

    艾達的眼睛是迷茫的,在商業上,艾達的天賦肉眼可見,但是在軍事和政治上——

    好吧,絕大多數女人在這些方面都不擅長。

    “并非沒有可能,想想南非公司。”羅克祭出南非公司這個大殺器,和南非公司相比,尼亞薩蘭確實是不算什么。

    在這個時代,南非公司也并非個例,比如葡屬東非的莫桑比克公司、尼亞薩公司和贊比西亞公司,這些公司控制了葡屬東非三分之二的領土,他們也同樣實力強大。

    “好吧,尼亞薩蘭的問題先擱置,德蘭士瓦的農場你打算怎么做?”這就是艾達的優點,超出自己能力范圍的工作,艾達絕不會隨意插手。

    “慢慢開發吧,現在德蘭士瓦境內的華人要么在金礦和鱷灣水庫工作,要么擁有自己的農場,等鱷灣水庫建成,再開發這些農場也不遲。”羅克實在是忙不過來,主要還是沒人。

    “又不是只有華人會種地,可以雇傭祖魯人和布爾人——”艾達在這方面就擅長極了,根本不用羅克擔心:“農場你不用管了,交給我來管理,還有洛克金礦,將近5000工人,每個月就這點產量,華人難道比祖魯人還笨嗎?”

    這話有點不好聽,但是羅克卻不好解釋,總不能老老實實承認,羅克是利用金礦鍛煉華人的尚武精神吧。

    說起尚武精神,這又是個悲劇。

    華人是絕對不缺少尚武精神的,清國民間習武成風,無論家境富裕還是貧窮,農閑無事都會學兩手強身健體,羅克的父親以前就是拳師,對這方面的情況不陌生。

    問題在于,很多華人因為某些原因,就算擁有反抗能力,在遇到危險時也會束手束腳,不敢反抗,除非是生命有危險,華人才會放手一搏,平日里的華人看上去就有點懦弱。

    羅克是想重塑華人的尚武精神,這里的“尚武”不是好勇斗狠,而是在遭遇不公平時敢于抗爭,會積極努力爭取自身權力,這才是羅克的真實目的。

    “雇傭祖魯人還是得小心,我不想農場里有太多祖魯人。”羅克再次強調自己對祖魯人的態度。

    “我知道,我知道,放心吧,等農場建成,我會把那些祖魯人全部趕走的。”艾達知道羅克討厭祖魯人,肯定也只是短時間內借用祖魯勞動力,等農場步入正軌之后,艾達知道應該怎么做。

    “好吧,那么接下來就是農業合作社。”羅克把農業合作社放在最后,這部分其實是羅克最看重的,也是最需要艾達的。

    “農業合作社是啥?”艾達不理解農業合作社這個概念。

    “農業合作社就是一個互助組織,目前這個階段,農業合作社只限于組織農場主進行農業方面的合作,未來農業合作社的覆蓋范圍會持續擴張,現在農業合作社已經開始向約翰內斯堡周圍的農場主提供一些金融服務了。”羅克盡可能詳細的解釋,但是解釋的還是不夠到位。

    “金融——銀行嗎?”艾達的理解能力超強。

    差不多。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