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重生南非當警察 > 99 蠢不蠢?(又是給派大星兄弟的盟主加更)

99 蠢不蠢?(又是給派大星兄弟的盟主加更)

 熱門推薦:
    如果可以的話,路易·博塔絕對不愿意在這個時間段來找羅克。

    但是不找不行,這兩天路易·博塔去了紫葳鎮,去了橡樹鎮,甚至去了鱷灣公司,約翰內斯堡的一切,都給路易·博塔留下了深刻印象。

    不管路易·博塔是否承認,現在奧蘭治的重建,遠遠落后于約翰內斯堡。

    甚至在可以預見的未來里,這種“落后”的差距會越來越大,或許某一天,奧蘭治的布爾人會被經濟越來越發達,環境越來越好,社會越來越穩定的約翰內斯堡吸引,寧愿放棄奧蘭治的農場,也要到約翰內斯堡尋找一份穩定的工作。

    那對于布爾人來說,絕對是個毀滅性的打擊。

    路易·博塔不能坐視這種事發生,所以路易·博塔要來找羅克,一方面是為了羅克上一次的提議,另一方面也是為了奧蘭治的布爾人。

    “重建其實很簡單,你需要一個強有力的團隊,需要勤勞能干的農場主,需要足夠的資金——最后這一點現在看上去不是問題,但是同樣隱患很大,1200萬鎊是很大一筆錢,但是奧蘭治現在20萬布爾人,分到每個人頭上也只有60鎊,如果什么都不干,那么錢很快就會花光,花光了之后怎么辦?繼續申請貸款嗎?不可能的,這一筆貸款沒有還清之前,帝國銀行不會再給我們貸款了。”羅克不看好奧蘭治目前的這種重建方式。

    奧蘭治最大的問題,是布爾人和奧蘭治政府之間的不配合。

    奧蘭治政府是英國政府組建的,阿德兼任著奧蘭治的總督,《和平協議》簽訂之前,奧蘭治政府的雇員基本上都是英國人,或者是被英國同化的布爾人。

    而奧蘭治境內大多數平民都是布爾人,很多人是剛剛從前線返回的游擊隊員,他們對于英國政府的統治抱有強烈的抵觸態度,雖然奧蘭治政府現在吸納了一些游擊隊領導人,試圖讓這些領導人緩和布爾人和政府之間的對立關系,但是效果并不明顯。

    最直接的反應就是,很多布爾人現在不工作,不重建農場,甚至連房子都不蓋,就住在帳篷里,等待政府的救援。

    關鍵是,就算他們拿到政府給的補償或者貸款,他們也不會因此心存感激。

    “不,這一次不會平均分配了,這筆貸款會全部由政府掌握,用來投資基礎設施,就像現在德蘭士瓦正在做的一樣。”路易·博塔也不傻,奧蘭治的現狀,已經證明了以前的模式不可行,如果不改變方式,貸款再多也不會有什么改變。

    要承認這一點是很不容易的。

    作為德蘭士瓦和奧蘭治兩地的總督,阿德對德蘭士瓦和奧蘭治的態度并沒有什么本質上的不同。

    《和平協議》簽訂后,阿德就把主要的心思放在重建上,為了實現德蘭士瓦和奧蘭治的英國化,阿德拼命工作,他也知道這會導致布爾人的怨恨,所以阿德同時還進行大規模的工程建筑,以收攏人心。

    為了保證這些政策不被曲解,阿德從英國本土雇傭大量大學畢業生來德蘭士瓦和奧蘭治工作,這些大學生在德蘭士瓦很受歡迎,他們工作努力,認真負責,同時和以前的官員相比也更有能力。

    但是在奧蘭治,這些大學生備受排擠,布爾人不信任這些大學生,認為這些大學生是被總督府派來對他們實施奴化教育的,所以他們稱這些大學生是“米爾納幼兒園”,對這些大學生肆無忌憚的奚落、諷刺、嘲笑。

    普通的布爾人因為不理解這些大學生的價值嘲笑他們,路易·博塔他們這些布爾人中的精英階層肯定不會那么膚淺。

    大學生們也是有脾氣的,遭到布爾人的排擠后,很多大學生離開奧蘭治前往德蘭士瓦,有些人甚至直接返回英國本土,阿德也因此對奧蘭治非常失望。

    這個“失望”,有可能會導致嚴重的后果,所以路易·博塔要想辦法改變現狀。

    “這個選擇是正確的,接下來我的話可能會讓你很生氣,但是路易斯,政府永遠不能被民意裹挾,特別是奧蘭治的布爾人,他們中的很多人對政府抱有強烈的抗拒心理,這種情況如果不解決,那么說不定會導致很嚴重的后果。”羅克鄭重提醒路易·博塔,阿德的耐心也是有限度的,如果布爾人一直保持這樣的不合作狀態,那么阿德接下來會怎么做,誰都無法預測。

    能當上總督的人,阿德當然也不是綏靖主義者,別忘了當初正是阿德的推動,英國政府才同意向布爾共和國宣戰。

    所以,如果這000萬到位后,布爾人還是表現出不配合,那么接下來,阿德說不定就要使用其他方式解決這個問題。

    那肯定是路易·博塔不愿意看到的方式。

    “我知道,那些心懷不滿的人,很多人都去了德屬西南非洲,這一兩個月,至少有一萬人選擇離開。”路易·博塔苦笑,其他地區都在想盡一切辦法吸引移民,奧蘭治的人口卻在減少。

    《和平協定》簽訂之后,就開始有布爾人向德屬西南非洲移民,德屬西南非洲總督洛伊特維因大喜過望,將赫雷羅人的農場無償分配給移民德屬西南非洲的布爾人,并且幫助布爾人建設農場。

    消息傳回奧蘭治后,促使更多的布爾人移民德屬西南非洲。

    但是大多數人還是選擇留在奧蘭治,畢竟現在奧蘭治的布爾人已經超過20萬,開普四個地區的布爾人加起來有60萬之多,再來一次“大遷徙”已經不現實了,而且德屬西南非洲,也沒有足夠的土地容納所有的布爾人。

    在布爾戰爭中,德屬西南非洲的立場非常明確,還記得德國在柏林會議后提出的“條頓非洲計劃”嗎?

    其中最重要的部分就是要聯合德蘭士瓦和奧蘭治,這樣才能完成“條頓非洲計劃”。

    英國征服德蘭士瓦和奧蘭治之后,德國的“條頓非洲計劃”已經徹底失敗,倒是英國的“兩計劃”向前大大推動了一步,如果英國能從剛果自由邦或者坦葛尼喀打開局面,那么英國的“兩計劃”就勝利在望。

    “這并不是壞事,那些人既然不想留在奧蘭治,將他們強行留下也會造成嚴重的隱患,他們愿意去德屬西南非洲更好,德屬西南非洲也不是白人的樂園,德國人正在德屬西南非洲屠殺赫雷羅人,將赫雷羅人的農場分配給那些移民德屬西南非洲的布爾人,這其實是嫁禍于人,如果赫雷羅人東山再起,想想那些布爾人的命運。”羅克冷笑,布爾戰爭中德國人肆無忌憚的支援布爾共和國,真當英國是好惹的?

    肯定不好惹,所以德屬西南非洲境內的赫雷羅人叛亂。

    考慮到兩者之間的因果關系,羅克有足夠的理由相信,赫雷羅人和叛亂一定和沃爾維斯灣有關。

    “洛克,如果你想讓奧蘭治也成立民團,和約翰內斯堡的民團一起維護約翰內斯堡和奧蘭治兩地的治安,那么你們約翰內斯堡警察局就要負責一部分奧蘭治組建民團的費用,我知道這個要求有點冒昧,但是洛克,你該知道奧蘭治的現狀。”路易·博塔還是比較誠懇的,他知道如果被動等待,羅克肯定不會主動提出來,所以路易·博塔要主動爭取。

    “路易斯,你們剛剛拿到1200萬鎊,約翰內斯堡才只拿到750萬——”羅克表情驚訝,一大半都是裝出來的。

    “是的,奧蘭治拿到了1200萬鎊,但是奧蘭治有20萬人,你們約翰內斯堡和比勒陀利亞加起來拿走1800萬鎊,約翰內斯堡和比勒陀利亞加起來有20萬人嗎?”路易·博塔提起這件事也是滿肚子牢騷。

    這筆貸款是以德蘭士瓦和奧蘭治的名義貸回來的,原則上,約翰內斯堡作為德蘭士瓦的一個地區,根本沒資格參與貸款分配。

    但是因為還款的主力是約翰內斯堡,所以約翰內斯堡硬是賴著拿走了750萬,路易·博塔對這件事本來就非常不滿,現在羅克又在喊冤,路易·博塔肯定不同意。

    不管路易·博塔是否同意,羅克都要盡量為約翰內斯堡爭取利益,所以羅克的態度也很堅決:“當然有,不用和比勒陀利亞加起來,單算約翰內斯堡,現在就已經超過了20萬人。”

    “有20萬?”路易·博塔深表懷疑。

    “肯定有!”羅克言之鑿鑿。

    確實有,不知不覺間,約翰內斯堡的華工和農場主總數已經超過五萬,連帶著后續移民的家屬,約翰內斯堡一地,現在已經有超過十萬華人。

    《和平協定》簽訂后,有很多英國人被約翰內斯堡的黃金吸引,主動移民約翰內斯堡。

    不過這些人只愿意待在城市里,不愿意去經營農場,所以這部分人的存在感并不強。

    除了英國人之外,還有一些被迫害的俄羅斯猶太人也來到德蘭士瓦,他們中的大部分人在比勒陀利亞,只有少數人來到約翰內斯堡,這部分人的數量也不少。

    總之,德蘭士瓦現在的人口,已經妥妥的超過20萬,這個數字基本上和奧蘭治的布爾人扯平,足夠讓路易·博塔警惕。

    “那我們就各自負責組建民團的費用,共同維護布隆方丹和約翰內斯堡兩地的治安。”路易·博塔這次答應的很痛快。

    羅克不知道為什么,突然感覺好像是上了當。

    結果第二天,阿德就把羅克叫到正義宮痛罵一頓。

    “愚蠢!蠢不可及!你以為你占了便宜是不是?你以為路易·博塔是個傻逼是不是?被人利用了都不知道,挖金子挖傻了嗎——”阿德足足噴了羅克十分鐘。

    羅克當然是唾面自干,保持立正姿勢,心無旁鷲的數綿羊。

    阿德終究是個政客,罵了不到十分鐘就氣喘吁吁,看著羅克態度誠懇,阿德的氣多少消了點。

    不消又能怎么樣?

    羅克現在不是普通人,也是有身份的“從男爵”,就算做錯了事,也不是阿德能隨便懲罰的,所以,阿德緩了口氣,還是要和羅克推心置腹。

    “別把布爾人都當傻子,利用布爾人的同時,也要防備著被布爾人利用,我們為了讓布爾人放下武器花了足足22億,你就為了約翰內斯堡的治安,卻想讓布爾人把武器撿起來,蠢不蠢?”阿德看羅克的眼神是恨鐵不成鋼。

    羅克這才意識到自己錯在哪里。

    阿德說的沒錯,成立民團固然可以保境安民,但同時也讓布爾人擁有了一個“準軍事組織”,使之前英國政府和遠征軍的努力全部付諸東流,阿德能不生氣?

    臭罵一頓已經是從輕發落了,畢竟羅克是阿德一手提拔起來的,現在又是“從男爵”,這要是換成其他人犯了這種錯,丟官罷職不說,沒準還會被審判。

    “是很蠢。”羅克老老實實承認錯誤,做錯了事就得認,跟阿德、路易·博塔這種老油子相比,羅克還是要磨練。

    想想就能理解,羅克穿越前畢竟只是個外貿狗,跟那個時代的精英差距巨大。

    穿越到這個時代,羅克能混的風生水起,不是因為羅克的能力有了巨大的提升,和這個時代的精英相比,羅克還是差距巨大,能混出頭全憑對大局的把握,也就是所謂的“站在風口上,豬都能飛起來”。

    羅克就是被風吹起來的那只豬,漲潮的時候,大家伙游的都很歡,只有在潮水退去時,你才會知道誰一直在裸泳。

    羅克不算裸泳,但是和裸泳也差不多,這段時間順風順水,羅克已經失去了警惕。

    “——任何時候都別忘記你只是警察,警察就應該只做你自己分內的事,類似這種事,已經超出了你的權力范圍,應該交給你的上級去協調解決——去找霍普金斯將軍,他會給你應有的幫助。”阿德諄諄善誘,這是真把羅克當親兒子教育。

    差點忘了,阿德是沒孩子的,所以,這要是換成是在清國——

    在清國也不行,阿德是白人,羅克是華人,最多羅克會向尊敬前輩一樣尊敬阿德,其他的不可能。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