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重生南非當警察 > 76 集中營

76 集中營

 熱門推薦:
    叢林社會的規則就是誰的拳頭大誰有理。

    布爾人遷移的時候,祖魯人也曾奮力抗爭,但是工業文明對原始社會的巨大優勢,將祖魯人的抗爭徹底粉碎,于是祖魯人不得不接受布爾人占領德蘭士瓦和奧蘭治。

    當布爾人面對實力更強大的英國人,連唯一的武器優勢都已經喪失,人數上更是被徹底壓制,失敗也在所難免。

    出來混的遲早要還,戰場上打不贏就得認,上一次布爾人丟掉了開普敦,不接受英國統治的布爾人選擇了大遷徙,現在布爾人還能遷徙嗎?

    看上去似乎不可能,畢竟上一次大遷徙時,布爾人只有大約15萬人,所以他們可以依靠牛車完成遷徙。

    而現在的布爾人卻已經超過30萬,雖然現在的交通工具比五十年前更先進,可以乘坐火車遷徙,但是遷,還能遷到哪兒去?

    五十年前,開普殖民地以北還是祖魯人的地盤,布爾人可以北遷。

    現在德蘭士瓦已經被英國領土包圍,往南是開普,往東是貝專納保護地,往北是羅德西亞,往東是納塔爾,布爾人已經失去了遷徙的空間。

    放大了說,1902年和1835年相比最大的不同,是整個非洲,甚至整個世界都已經被歐洲列強瓜分完畢,所以,布爾人已經無路可走。

    也不能說無路可走,至少布爾人還能去奧蘭治,甚至如果他們愿意,開普四個殖民地,他們都可以去,哪怕是德蘭士瓦,他們如果愿意也可以留下來。

    問題的關鍵在于,留在德蘭士瓦能不能生存下去,沒有農場,沒有工作,沒有生活來源,想想前途就一片灰暗。

    ——

    紫葳鎮遇到麻煩的時候,難民營也遇到了麻煩。

    《和平協議》簽訂后的第二天,就有游擊隊員來到難民營尋找家人。

    接管難民營的警察不敢自作主張,于是問題最終還是反饋到羅克這里。

    “開放難民營,讓他們去找,如果難民想離開難民營,也放任她們離開,不過告訴她們,如果她們無家可歸,還可以返回難民營繼續居住一段時間,難民營會提供免費的食宿,直到補償金到位——另外,告訴艾登,讓他集合所有在編的警察前往第35號集中營增援。”羅克要防患于未然,奧蘭治的集中營死亡率百分之四十,約翰內斯堡的集中營也沒好到哪兒去,所以,要防備著那些失去家人的游擊隊員喪失理智。

    迫于壓力,菲利普同意羅克擴大警察局的規模,但是短時間內,羅克不可能找到足夠多的合格警察,所以羅克就把主意打到那些金礦主豢養的打手和保安上,洛克金礦的保安隊,現在已經全部轉職為警察,德比爾斯統一礦業公司的保安和打手,原本就是羅德西亞的警察,現在也要派上用場,羅克已經和艾登打過招呼,需要的時候,羅克可以臨時調用德比爾斯統一礦業公司的保安。

    至于洛克金礦的保安,他們要保護紫葳鎮,沒有能力支援約翰內斯堡。

    在開普聯合殲滅游擊隊之后,羅克和艾登的關系愈發親密,得到羅克的通知,艾登以最快的速度率領一百多名羅德西亞警察趕到第35號集中營。

    開普四個地區,遠征軍共成立了50多個集中營。

    約翰內斯堡本地有三個集中營,第35號集中營是最大的一個,巔峰時期共有一萬一千多名難民,現在只剩下7000多。

    艾登趕到第35號集中營的時候,羅克已經抵達,此時的第35號集中營門口聚集了數百名游擊隊員,近百名突擊隊員和偵緝隊員組成防線攔在集中營門口,阻止游擊隊員沖擊集中營。

    “讓開,戰爭已經結束了,讓我們進去,我們要尋找我們的家人。”

    “戰爭已經結束了,你們為什么還不開放集中營?”

    “特么我們的家人還活著嗎?”

    游擊隊員們的情緒很激動,他們在開普堅持游擊戰的時候,家庭是他們唯一的精神寄托,對家庭的眷顧,支持著他們奮勇作戰。

    現在戰爭已經結束了,他們返回家園,卻發現家已經沒有了,房屋被燒毀,農場被沒收,家人被關進集中營,雖然他們知道遠征軍在德蘭士瓦實行焦土政策,但是當他們真正面對這一切,他們的情緒還是已經處于崩潰邊緣。

    “很麻煩啊!”艾登皺著眉頭嘆氣,好在羅德西亞沒有這個問題。

    “確實是很麻煩,讓你的人上去加固防線,我們要分批把人放進去,不能一擁而入,如果有人暴力沖擊,不用客氣。”羅克語氣森寒,如果可以的話,羅克真的很想把馬克沁架起來,這么一梭子突突突掃過去,很多問題馬上就迎刃而解。

    可惜只能想想,如果羅克大開殺戒,那英國政府也不會放過羅克,放下武器以后的布爾人也是英國人,而英國人,是不能隨便殺的。

    要不然,這些游擊隊員也不敢就這么堂而皇之的圍攻集中營。

    當然了,只要不大肆屠殺,動用一些暴力手段還是在允許范圍內的,羅克已經拿到菲利普的授權,如果真到不得不開槍的時候,警察們也不會手軟。

    “洛克爵士,請等等——”路易·博塔也得到消息趕到現場。

    艾登不認識路易·博塔,用詢問的眼神看羅克。

    羅克微微搖頭,示意艾登不用擔心。

    “洛克爵士,你好。”路易·博塔在游擊隊員中還是比較有威信的,看到他出現,原本騷動不安的游擊隊員們頓時安靜不少。

    “你好路易斯,這位是德比爾斯統一礦業公司經理艾登,這位是——”羅克介紹到路易·博塔的時候突然語塞,該怎么介紹?前任布爾聯軍總司令?

    布爾聯軍已經完了!

    路易·博塔不糾結,并不怎么為消失了的布爾聯軍傷心,干脆自己主動介紹“路易·博塔,一個普通的布爾人。”

    這!

    這個介紹有點高調,但凡強調自己是普通人的,多多少少都有點不普通。

    艾登明顯對路易·博塔這個名字也是如雷貫耳,不過身居高位的人,城府自然也在,所以也面不改色的握手“你好路易斯,見到你很高興。”

    客套完畢,言歸正傳,路易·博塔馬上就進入正題“洛克爵士,我擔心他們會給你找麻煩,所以過來看看。”

    “沒什么麻煩的,這是我的工作——”羅克當仁不讓,路易·博塔在更好,會減少羅克許多麻煩“我會開放集中營,分批次放游擊隊員進入集中營尋找家人,希望他們能遵守秩序,戰爭已經結束了,我們都不想看到有人受傷。”

    這就是先打預防針了,集中營內死亡率這么高,如果找不到自己的家人,有些游擊隊員可能會失去理智,這些游擊隊員隨身還攜帶著手槍的,雖然手槍內子彈不多,但是這些游擊隊員也是久經沙場,一旦有人開槍,傷亡在所難免。

    “呵呵,洛克爵士,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我們不能這么悲觀,找不到家人并不是世界末日,德蘭士瓦和奧蘭治集中營這么多,說不定不在這個集中營里,就在其他集中營里。”路易·博塔不著急,慢悠悠的娓娓道來,羅克頓時醍醐灌頂。

    路易·博塔說得對,不能讓人絕望,哪怕是在第35號集中營中找不到家人,也不該喪失希望,應該去其他地方再找找——

    時間是會沖淡一切的,憤怒會在漫長的尋找過程中消耗殆盡,找不到家人也不是世界末日,只要還有希望,就不會喪失理智。

    姜還是老的辣,羅克只想著鎮壓,沒想到還能另辟蹊徑,路易·博塔確實是厲害,不經意間給羅克上了一課。

    有路易·博塔在,游擊隊員的情緒穩定不少,羅克帶著警察維持秩序,路易·博塔就負責安撫游擊隊員們的情緒,現場逐漸變得持續井然。

    看局面得到有效控制,羅克示意李德打開集中營大門,放第一批五十名游擊隊員進集中營尋找家人。

    一幕幕久別重逢的悲喜劇迅速上演,順利找到家人的游擊隊員欣喜若狂,戰亂中還能保證完整的家庭是幸運的。

    每一個走進集中營的游擊隊員都受到英雄般的對待,很多人圍著他們打聽自己家人的消息。

    不僅僅是游擊隊員們記掛著他們的家人,難民營內的婦孺也想念參加游擊隊的親人。

    也有人悲痛欲絕,他們剛剛得知親人已經離世。

    44萬布爾人,戰爭結束后還剩下30萬,幾乎是家家披麻,人人戴孝,有的家庭甚至在戰爭中全部遇難,最近這段時間,這樣的悲喜劇還會不斷上演。

    “他就是路易·博塔?”艾登不關心集中營內的情況,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路易·博塔身上。

    這家伙確實是個傳奇,不管是他的敵人還是他的朋友,都不會忽視他。

    “對,他就是路易·博塔。”羅克現在想去山澗那一幕,依然有淡淡的遺憾。

    “真是便宜他了,這要是一個月前,嘖嘖。”艾登也遺憾,為了對付路易·博塔,遠征軍司令部曾經開出一萬鎊的賞格買路易·博塔的人頭,現在這個賞格肯定是作廢了。

    “一個月前就算你找到他,你也拿不到錢。”羅克不是看不起艾登,路易·博塔這樣的人,要是被艾登這樣的人擊斃或者抓獲,那路易·博塔身上的傳奇色彩就會遜色不少。

    路易·博塔也注意到竊竊私語的羅克和艾登,所以直接過來,打斷了羅克和艾登的交流。

    “為什么不直接開放集中營,任由這些可憐人離開呢。”路易·博塔想讓羅克放這些人走。

    “不是我現在不放人,大部分難民已經被關進集中營一年多,她們普遍營養不良,身體虛弱,醫生正在幫她們調理身體,所以過一段時間她們再離開更好,而且,她們現在離開集中營,恐怕也無處可去,你應該知道,她們的農場都被遠征軍沒收了。”如果可以,羅克也想現在就放人,把她們攆的遠遠地。

    但是不行,客觀條件不允許,現在攆這些難民走,等于是致她們于死地,至少要等她們拿到補償金,到時候再放她們離開。

    “是啊,她們的農場都被遠征軍沒收了,然后現在都歸你們所有。”路易·博塔臉上看不出喜怒,心情肯定不怎么好。

    “我不否認這一點,但是那并不是強取豪奪,而是合法贖買,這也是戰爭的一部分。”羅克拿到的東西,誰都別想拿走。

    實際上阿德也考慮到了這個問題,所以現在愿意前往奧蘭治的人,每個人都可以獲得奧蘭治政府無償分配的200英畝土地,這并不在300英鎊的補償范圍內,也就是說自愿前往奧蘭治的人,除了土地之外,還可以得到現金補償。

    即便是這個標準,也無法彌補布爾人在戰爭中受到的損失,但是聊勝于無,阿德是真不希望看到戰火重燃,所以在想盡一切辦法安撫布爾人。

    “呵呵,沒誰否認這一點,洛克爵士,我們輸掉了戰爭,所以我們接受這個結果。”路易·博塔看上去很平靜,懂得隱忍的人其實很可怕。

    很多華人都懂得隱忍的道理,但是放大到民族,全世界最能忍的應該是猶太人,他們忍受著全歐洲的排斥,終于建立了自己的國家,如果不考慮猶太人的秉性,這種隱忍無疑是值得尊敬的。

    路易·博塔也能忍。

    布爾人輸掉了戰爭,所以必須接受目前的局面。

    路易·博塔當然也可以選擇對抗,就算《和平協議》已經簽訂,路易·博塔也可以選擇相對和平的對抗方式,以路易·博塔的聰明才智,他應該做得到。

    但是對抗的好處在哪里?

    沒有好處,如果路易·博塔選擇對抗,那他也就失去了和英國政府平等對話的資格,英國政府對付叛亂分子可不會留情。

    所以路易·博塔選擇合作,這看上去有點屈辱,但是和布爾人的未來相比,暫時的屈辱都是可以忍受的。

    換成是羅克,羅克也會選擇合作。

    這和立場無關。

    。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