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重生南非當警察 > 035 意味深長

035 意味深長

 熱門推薦:
    身居高位的人,有時候難免會做一些在常人看來匪夷所思的事。

    這個年代的權力是不受制約的,比如小塞西爾·羅德斯,在羅德西亞,小塞西爾·羅德斯就是國王,他可以隨意組建政府,設置軍隊,甚至向鄰近國家發起戰爭。

    在羅德西亞,小塞西爾·羅德斯甚至可以不經審批處死任何一個人,哪怕是白人,這種情況下,任何人都會感覺飄飄然吧。

    別試圖用正常人的思維去理解那些身居高位的人,比如晉惠帝的“何不食肉糜”,正常人都會感覺只有白癡才會說這種話,但是對于晉惠帝來說,“何不食肉糜”就是天經地義。

    小塞西爾·羅德斯還沒到晉惠帝那個份上,所以才會邀請羅克到他家里做客,進一步加深感情。

    當然了,小塞西爾·羅德斯也沒有給羅克準備什么禮物,到了小塞西爾·羅德斯這種社會地位,已經不需要用錢拉關系,利益才是結成同盟的紐帶。

    “洛克你放心,金伯利那邊,會好好照顧那些華裔礦工。”小塞西爾·羅德斯知道羅克關心什么。

    “謝謝你塞西爾,也請你放心,只要你善待華人,華人就會給你最大的回報。”羅克向小塞西爾·羅德斯舉杯,佐餐的紅酒來自法國,羅克看不懂標簽,并不是什么知名品牌,但是味道很不錯。

    “我看過你的履歷,說實話我很好奇,你不像是個華人——”或許在小塞西爾·羅德斯看來,這就是對羅克最大的褒獎。

    羅克卻不這么認為,這話在捧高羅克的同時,其實貶低了所有華人。

    什么叫不像?

    就因為羅克比較出色?

    難道華人就不能表現出色?

    所以羅克的表情就很嚴肅:“塞西爾,華人能做到的,遠遠超出你的想象。”

    “我知道,我理解——”小塞西爾·羅德斯聽懂了羅克的話。

    羅克笑笑不說話,不管小塞西爾·羅德斯是真的理解,還是隨意客套,未來總有一天,包括小塞西爾·羅德斯在內的所有白人,都會深刻的理解華人到底能做到什么程度。

    總體來說,午餐還是很愉快的。

    小塞西爾·羅德斯雖然性格上有點缺陷,但是本質還不錯,小塞西爾·羅德斯不是紈绔子弟,但是也算不上謙謙君子,小塞西爾·羅德斯應該就是那種標準的貴族,高高在上,俯瞰眾生,不會盛氣凌人,但是骨子里優越感十足。

    其實小塞西爾·羅德斯能在家里招待羅克,已經能算得上是折節下士了,換成其他人,估計會感激涕零,羅克卻沒什么特別的感覺,換成是塞西爾·羅德斯,或許還會引起羅克的重視,小塞西爾·羅德斯——

    和他爹比起來差遠了。

    當然這并不影響羅克對小塞西爾·羅德斯的態度,來到這個世界,羅克努力融入其中,不管是任何人,只要向羅克表達善意,都會得到羅克的回應,所以,未來,如果羅德西亞遭遇危機,羅克也不介意拉小塞西爾·羅德斯一把。

    對,就是這么狂妄!

    就是這么有底氣!

    別看羅克現在人微言輕,但是羅克就是有拉小塞西爾·羅德斯一把的底氣。

    小塞西爾·羅德斯現在肯定不會認為,未來他會需要羅克的幫助,不過未來的小塞西爾·羅德斯肯定會感激今天的自己。

    ——

    調查團的火車預計晚上抵達約翰內斯堡,為了躲避游擊隊的襲擊,調查團選擇從開普敦坐船去德班,然后從德班乘坐火車來約翰內斯堡。

    羅克和喬·羅素率領突擊隊早早抵達火車站布防,雖然游擊隊遠離德蘭士瓦,但是約翰內斯堡的治安形勢還是不容樂觀,遠征軍和市民之間的矛盾,市民和警察之間的矛盾,警察和遠征軍之間的矛盾,——

    都挺突出的。

    晚上六點,調查組的火車即將抵達約翰內斯堡,菲利普·馬蒂爾達攜約翰內斯堡市政府一眾官員來到火車站。

    羅克意外看到了亨利·艾爾索普。

    確實是意外,亨利·艾爾索普只是約翰內斯堡市政處的一名普通主管,按說是沒有資格出現在這里的,有資格來接站的,基本上都是約翰內斯堡市直機關的正副職官員。

    歐文作為菲利普·馬蒂爾達的第一秘書,肯定是有資格來接站的。

    看到羅克,歐文不動聲色的靠近:“洛克,小心點,那家伙的父親是調查團團長——”

    這個消息有點意外,羅克知道,歐文口中的“那家伙”,指的是亨利·艾爾索普。

    也不算意外,羅克知道,亨利·艾爾索普的父親也是男爵,肯定是有資格擔任調查團團長,不過這個時候來約翰內斯堡——

    風雨滿樓啊。

    “謝謝——”羅克不動聲色,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羅克只要不犯錯,亨利·艾爾索普的父親就算是愛德華七世,也奈何不了羅克。

    這句是吹牛,亨利·艾爾索普要真是親王,羅克這會兒肯定躲得遠遠的。

    男爵的兒子自我感覺良好,他父親來了之后,算上菲利普男爵,約翰內斯堡也才兩個貴族,這感覺估計跟親王也差不多。

    所以羅克不主動找事,并不代表某些人就會放過羅克。

    “洛克局長,你好啊——”亨利·艾爾索普語調輕佻,感覺像是調戲老鼠的貓。

    真是龍生九子各有不同,羅德斯家族是頂級豪門,小塞西爾·羅德斯尚且能“禮賢下士”,艾爾索普家就是個普通貴族,教育出來的孩子卻像是流浪漢一樣粗魯無禮,看亨利·艾爾索普的樣子,他老子估計也不怎么樣。

    羅克不跟亨利·艾爾索普一般見識,倆人的關系也沒有好到可以隨便閑聊的程度,所以羅克只是微微點頭,就算是打了招呼。

    歐文也不搭理亨利·艾爾索普,連個頭都不點,比羅克更過分。

    其實羅克能理解亨利·艾爾索普的心情,就和阿諾德一樣,男爵這種貴族,在英國本土多如牛毛,亨利·艾爾索普估計是被壓抑的太久,所以到了德蘭士瓦,不自覺的就釋放了天性。

    說句不好聽的,亨利·艾爾索普和阿諾德,就和那些中了彩票、或者是靠拆遷一夜暴富后,被財富沖昏了頭腦的家伙一樣,別看他們都是貴族子弟,其實骨子里和暴發戶一樣毫無底蘊,這種人,遲早是要倒霉的。

    “歐文應該已經告訴你,你將要面臨什么了吧?怎么樣,慌不慌?”亨利·艾爾索普知道自己不受歡迎,所以也不客氣。

    “為什么?”羅克氣定神閑。

    “很快你就會知道為什么了,因為你很快就會去到你該去的地方。”亨利·艾爾索普一切盡在掌握。

    “能不能別這么無聊?我知道你父親是男爵,我知道你父親是調查團團長,但是那又怎么樣?你父親還能在約翰內斯堡一手遮天?想想吧,為什么是你父親擔任調查團團長,而不是其他人,我覺得你現在更應該擔心你父親,而不是在這里丟人現眼,蠢貨!”羅克是真不客氣,反正是撕破臉了,罵就罵的痛快點,遮遮掩掩的,無論怎么看都太猥瑣。

    “你這個混蛋!”亨利·艾爾索普也不傻,條件反射似的罵一句,然后就臉色蒼白。

    羅克罵的沒錯,在約翰內斯堡,男爵確實是地位崇高,但是約翰內斯堡的“國王”是塞西爾·羅德斯,所以——

    在約翰內斯堡調查塞西爾·羅德斯,確實不是什么好差事,真正的好差事估計也輪不到亨利·艾爾索普的父親,所以,亨利·艾爾索普真的沒什么好得意的。

    “呵呵,洛克局長,你說的沒錯,有些人就是蠢貨。”巧了,小塞西爾·羅德斯也在站臺上。

    對羅克,亨利·艾爾索普可以撒潑耍橫,對上小塞西爾·羅德斯,亨利·艾爾索普馬上就偃旗息鼓。

    開玩笑,即便是現在看上去羅德斯家族要失勢,但是在英國,羅德斯家族還是無可爭議的頂級豪門,就算塞西爾·羅德斯在擔任開普總理期間犯了錯,必須為第二次布爾戰爭的爆發負責任,繼承了南非公司的小塞西爾·羅德斯如果去倫敦,依然有資格成為皇宮的貴賓。

    而亨利·艾爾索普——

    估計他父親都沒有資格隨時求見國王。

    不是估計,是肯定!

    “羅德斯先生,你好。”歐文主動跟小塞西爾·羅德斯打招呼。

    “你好——”小塞西爾·羅德斯很給面子,雖然沒有多熱情,但是也不冷漠。

    這才是頂級豪門的風度,同樣是男爵的兒子,小塞西爾·羅德斯或許同樣看不上歐文,但是表面上,小塞西爾·羅德斯不會給歐文難堪,畢竟亨利·艾爾索普這種蠢貨并不常見,大多數時候,哪怕是面對陌生人,小塞西爾·羅德斯也不會惡語相向。

    當然對于亨利·艾爾索普這種人,小塞西爾·羅德斯就沒必要客套,這種人通常沒什么大能耐,就算上躥下跳,也鬧不出什么亂子。

    這樣的一幕,看在菲利普男爵眼中,真的是意味深長。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