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重生南非當警察 > 127 大反派

127 大反派

 熱門推薦:
    還記得《拯救姜戈》中的那個黑人管家嗎?

    圣雄甘地在開普所扮演的,就是這樣的一個角色。

    所謂的“非暴力不合作”,本質上其實是對英國殖民秩序最大程度上的致敬。

    甘地所爭取到,也不是什么民族解放,而是要求獲得殖民政府的承認,即:甘地也是高種姓出身,有資格和英國人平起平坐,英國人應該和高種姓一起,對低種姓和其他有色人種實施統治。

    其實甘地的姓氏也不怎么高貴,甘地這個姓氏是第三等級吠舍,屬于其中的班尼亞種姓,“甘地”的意思是食品商人,因為世代從商,甘地家境富裕,他父親卡拉姆昌德·甘地當過土邦首相,要不然甘地也沒資格到倫敦求學。

    作為一個種姓制度和英國殖民秩序的維護者,甘地確實是有足夠的理由看不起羅克,大概在甘地看來,羅克和清國的其他華人沒什么分別。

    也是,畢竟在遠征軍司令部的宣傳中,茹貝爾是被亨利擊斃的。

    和擅長熱臉貼冷屁股的甘地不同,羅克才不會慣甘地的臭毛病,當發現了甘地眼中的鄙視,羅克隨手把唐恩叫來,再指指甘地,唐恩馬上獰笑著過去,把甘地弄到街邊的墻角去談心。

    “我知道這家伙,這家伙呼吁提高印度人的社會地位,卻贊成限制其他族裔進入開普,比如你們華人——”亨利等唐恩把甘地拖走才過來,看來也不怎么待見這家伙。

    1894年,開普殖民政府針對大批印度移民來到納塔爾的情況,通過了《公民權法律的修改令》,用苛刻的條件限制印度人,并擴大了種族歧視的范圍。

    嗯,估計華人也在受限范圍內。

    不過這個消息也意味著,開普有華人?

    “肯定有啊,你不就是華人嗎?”亨利沒當是回事。

    羅克馬上黑臉。

    “好吧,好吧,不開玩笑,約翰內斯堡有華人,以前的金礦礦主,他們雇傭了一部分華人作為礦工,我只知道有,但是不知道有多少,你也知道,這里以前是德蘭士瓦共和國的地盤兒。”亨利正色,這也是亨利剛剛知道的消息。

    約翰內斯堡!

    羅克恨不得現在就肋生雙翼飛過去。

    說起開普的華人,那也是由來已久,布爾人統治時期,荷蘭人就把巴達維亞(今印度尼西亞雅加達)的“犯人”流放到開普的好望角,其中就包括為數不多的華人。

    1882年,隨著蘭德金礦的發展,開普嚴重缺少礦工,于是“德比爾斯統一礦業公司”就同清政府商談招募華工事宜,并訂立在華招募華工的合同。

    德比爾斯統一礦業公司的老板就是前任開普殖民地總理塞西爾·羅得斯。

    這些華工來到開普之后,就被用于開發蘭德金礦,他們從來沒有離開過約翰內斯堡,所以,羅克也是第一次知道開普有華人。

    “這家伙是干嘛的?”喬·羅素不關心開普有沒有華人,對甘地的厭惡之情溢于言表。

    “一個業務水平不怎么過硬的律師,據說好像是印度的貴族,所以也想獲得相對應的禮遇,但是大英帝國不承認印度的貴族體系,所以——就是個生不逢時的家伙。”亨利也不怎么在乎甘地。

    其實羅克很想說,你們知道他是誰嗎?

    你們知道他有多努力嗎?

    你們知道他為了讓印度人當大英帝國的順民付出了多少嗎?

    難道你們的良心都被狗吃啦!

    可惜的是,這話羅克說不出口。

    就像亨利說的那樣,甘地確實是生不逢時。

    或者說,是“懷才不遇”。

    在英國人這里,甘地的貢獻無人能知。

    在印度人那里,甘地的理想不被理解。

    最諷刺的是,1948年,甘地被一個印度教的忠實信徒槍殺。

    說到生不逢時,羅克突然想起甘地的政治理念:“其實他的政治理念還是不錯的,他倡導非暴力,我們可以讓他去和這些布爾人多接觸,試試看能不能有什么收獲——”

    真是個腹黑的家伙!

    “啊——”亨利和喬·羅素再次兩臉懵逼。

    “試試看——”羅克也不大相信,甘地能把這些布爾人變成順民。

    但是即便不成功也沒關系,反正這對于羅克來說沒損失。

    那就試試。

    唐恩確實是好手,等唐恩把甘地帶回來的時候,甘地的臉上看不到任何傷痕,但是看向唐恩的目光卻充滿痛恨。

    不過看到亨利,甘地馬上就忘記了唐恩強加與他的痛苦。

    “好的,我會努力去做的!”甘地對于亨利的要求沒有絲毫抵觸。

    再怎么說,亨利也是比勒陀利亞警察局長,身份比甘地高出無數個層級,更何況,亨利還是真正的貴族出身。

    羅克這樣生在紅旗下長在春風里的家伙對亨利的身份不感冒,甘地可是苦之久矣——

    得到亨利的同意,甘地大手一揮,馬上帶著百余名印度救傷隊成員接手了警察和西約克郡第三團士兵們的工作。

    這些印度人確實勤快得很,和警察、士兵們對待布爾人的態度簡直是天壤之別。

    警察和士兵們對待布爾人沒有絲毫耐心,動不動就是推搡、辱罵、呵斥、甚至還會毆打,所以剛才現場哭聲震天,哀鳴四起,羅克都有點于心不忍。

    而這些印度人不僅幫助布爾人收拾東西,還扶老攜幼,維持秩序,態度和剛才粗暴的警察、士兵們形成鮮明對比。

    這些可憐的布爾人馬上就感受到這些印度人的善意,其實她們也知道被扔進集中營已經不可避免,只是本能的反抗拖延,希望能推遲被扔進集中營的時間。

    但是見識到剛才警察和士兵們的粗魯,現在面對這些相對和善的印度人,她們下意識的加快速度,不想給警察和士兵們再次出面的機會。

    于是氣氛馬上就一片祥和——

    亨利和喬·羅素在持續兩臉懵逼。

    羅克卻感覺不妙,特么怎么有種KMT和PLA的感覺,而且自己還成了大反派,非暴力不合作——

    真的有這么厲害?!!!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