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重生南非當警察 > 111 裹腳

111 裹腳

 熱門推薦:
    德蘭士瓦和奧蘭治是新占領地區,阿爾弗雷德·米爾納要在德蘭士瓦和奧蘭治重建兩套班子,所以空缺職位有的是,羅克如果表現出色,那么肯定會給阿爾弗雷德·米爾納留下深刻印象。

    羅克詳細介紹了橡樹鎮的難民營,話題很自然的就轉移到德蘭士瓦和奧蘭治境內的布爾人身上。

    “德蘭士瓦和奧蘭治境內的布爾人,和開普境內的布爾人肯定不一樣,戰爭爆發后,開普境內很多同情布爾聯軍的布爾人越境加入布爾聯軍,選擇和遠征軍對抗,這在某種意義上應該算是一次清洗,留下來的那些布爾人,至少不抵觸我們的統治,而那些加入布爾聯軍的布爾人,不管他們是德蘭士瓦人還是奧蘭治人,甚至是那些越境的開普人,他們都已經對我們表示出深刻的敵意,所以怎么處理他們,或許會成為戰后的主要問題。”羅克進入角色很快,完全站在阿爾弗雷德·米爾納的角度上考慮問題。

    羅克剛開口時,阿爾弗雷德·米爾納還有心情喝咖啡,隨著羅克闡述問題的深入,阿爾弗雷德·米爾納手中的咖啡已經變涼,但是阿爾弗雷德·米爾納卻沒有意識到。

    “是的,洛克督察,怎么處理那些布爾人,將會是我們的主要問題,在這個問題上,你怎么看?”阿爾弗雷德·米爾納很重視羅克的意見,這是因為羅克這段時間在管理難民營時,表現出了卓越的成績。

    還是那句話,不管是華人還是白人,在沒有表現出值得被人尊重的能力時,別期待其他人會尊重你,開普的布爾人一樣是白人,如果和開普殖民政府作對,一樣豬狗不如,羅克身為華人,只要全心全意為開普殖民政府效力,一樣能成為阿爾弗雷德·米爾納的座上賓。

    說白了,這個時代的華人,沒有一個強大的祖國,所以并不值得英國人重視,華人想要出頭,就要抱緊英國人的大腿,全心全意為殖民政府工作,在這個問題上,羅克其實和阿爾弗雷德·米爾納具有廣泛的共同利益。

    “流放!”羅克斬釘截鐵,阿爾弗雷德·米爾納對待布爾人態度強硬,不管羅克怎么看待這件事,這時候就要堅決和阿爾弗雷德·米爾納保持一致:“鑒于布爾聯軍對我們的敵視態度,所以在這個問題上必須強硬,對待普通布爾聯軍成員,可以將他們全部流放,對于那些越境加入布爾聯軍的開普人,要把他們全部槍斃,以儆效尤——現在雖然遠征軍已經在正面戰場擊敗布爾聯軍,但是戰爭還遠遠沒有結束,或許對于遠征軍來說,屬于他們的戰爭已經結束,但是對于我們來說,屬于我們的戰爭才剛剛開始——”

    羅克頓了頓,感覺還能裝一下,于是目光深邃悠遠:“對于我們來說,這不是結束,甚至不是結束的開始,或許僅僅只是開始的結束!”

    這個逼裝大了,千萬不要懷疑這句話對英國人的殺傷力,雖然羅克不是溫斯頓,但是明顯阿爾弗雷德·米爾納也不是羅斯福,羅克說的這些“流放”,“槍斃”,甚至還有羅克沒說的集中營,都是歷史上阿爾弗雷德·米爾納曾經使用過的方式,所以阿爾弗雷德·米爾納的情緒相當激動,雖然羅克和阿爾弗雷德·米爾納的年齡差距有點大,但是阿爾弗雷德·米爾納還是有種高山流水的感覺。

    “很好!洛克督察,回去做好準備,下個月,或許你就要換一個工作崗位了。”阿爾弗雷德·米爾納很滿意,這場大考,羅克不說能得100分,起碼也能得90。

    第二天,羅克沒著急返回橡樹鎮,而是去看望了那些剛剛抵達開普敦的華勇。

    不,現在應該稱呼他們為“警官”。

    說實話,現在羅克才相信,有時候,神對手的作用真的不如豬隊友。

    在開普敦警察局,那些印度裔警察就是豬隊友。

    而有了這些豬隊友的對比,才能充分顯示出華裔警察的卓越,否則,沒準現在羅克的表現還沒有這么突出。

    因為華裔警察的出色,開普敦警察局看樣子已經放棄了印度裔警察,這一次開普敦警察局雇傭了550名華裔警察,一個印度裔警察都沒有。

    550名華裔警察中,大概有200人左右是資深華勇出身,其他人都是華勇營剛剛雇傭的華勇,只接受了不到三個月的基礎訓練,和那些資深華勇沒法比,但也比那些印度裔警察出色一大截。

    來到開普敦之后,華裔警察們并沒有開始工作,而是首先接受語言培訓,這一點對于華裔警察們來說很重要,他們現在不僅僅要接受英語培訓,還要接受荷蘭語培訓,當然了,別指望他們能都達到四六級的程度,能應付簡單的工作需要就夠了,現在只是簡單培訓,更多的培訓還要等抵達德蘭士瓦和奧蘭治之后持續進行。

    提到培訓,羅克不得不接受一個事實,如果按照羅克的要求,那么在清國北方,恐怕符合羅克要求的女性很少,原因很簡單,這個年代,清國北方幾乎所有的女人都裹腳,比例在百分之九十九以上,所以梁鼎新要賺羅克的錢也不容易,只能去偏遠地區尋找,這也是這么長時間,梁鼎新還沒有送人過來的原因。

    關于這一時期的女性裹腳比例,這沒有什么好爭論的,1929年,知名社會學家李景漢對直隸某縣進行一項裹腳的調查,一共統計了515家,1442人,裹腳者占63%。

    這其中:年齡為5歲-9歲,裹腳比例0%;年齡為10歲-14歲,裹腳比例5.6%;之后比例逐年上升,到40歲以上,裹腳比例99.2%。

    1929年的40年前,就是1889年,現在剛滿12歲,也就是說,此時清國北方女性的裹腳比例,在99.2%以上,裹腳對于女性的傷害難以想象,所謂“小腳一雙,眼淚一缸”,女性裹腳之后,別說工作,連走路都很困難,李德和安東的女性家人中,幾乎所有的成年女性都裹了腳,那些未成年的也正在裹腳,那些未成年的還有救,成年的那些人,她們根本無法工作,只能待在家里照顧家庭。

    這是時代的悲哀。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