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重生南非當警察 > 第九十五章 主場

第九十五章 主場

 熱門推薦:
    男人的事,就要用男人的方式解決,雖然艾達是英國人,雖然艾達是貴族,雖然艾達——

    艾達是羅克的女人,這就夠了。

    既然小年輕看不起羅克這個“小警察”,羅克就起身隨手把外套脫掉丟給艾達,慢條斯理的挽起襯衫袖口,氣定神閑的往前一步。

    “來,現在我不是警察,就是個酒吧老板,你也不是軍人,是酒吧客人,咱們來場男人間的對話——”

    其實羅克慢條斯理的整理襯衫的時候,小年輕就已經輸了,有一種氣質叫控場,小年輕的氣勢完全被壓制,嘴巴張了幾下,一個字也說不出口,其他的大兵們也有點愣神,艾達倒是滿眼欣賞,美滋滋的把羅克的外套仔細疊好,抱在懷里。

    其實羅克的身材真的很不錯,雖然羅克穿著襯衫,但是哪怕隔著襯衫,還是能看出羅克肩背上肌肉的輪廓,從腰帶的位置上可以看出,羅克的身體絕對是黃金比例,小姑娘大概不懂這種身材的好,艾達這樣的熟女看到,會忍不住流口水的。

    一米八零的身高,放在此時的白人中也是出挑的,羅克坐在椅子上還看不出來,站起來之后,小年輕就感到充滿壓迫感,和羅克相比,小年輕是在是瘦得有點可憐,就像小年輕的頭發一樣,干巴枯黃,稀稀疏疏。

    年紀輕輕就脫發,一看生活就不健康!

    軍人也是個充滿荷爾蒙的群體,小年輕挑事的本事不錯,場就收不了,大兵們中間也有猛人,小年輕囁囁嚅嚅說不出話,一名穿軍裝的壯漢越眾而出。

    “抱歉警官,我們的這位小兄弟有點不懂事,不過如果你想來場男人間的對話,咱們倆可以試試。”這就對了嘛,有話好好說不行,非要鬧什么“女王萬歲”,精力這么旺盛,怎么不去戰場,卻被發配到“懦夫之城”。

    “好,咱們一起去下邊,你要是喝贏了我,今天的場我請。”羅克才不打架呢,酒吧里男人之間交流,當然要拼酒了。

    壯漢沒想到,羅克所謂的“男人間的對話”居然是這個,馬上就有點啼笑皆非。

    周圍的大兵們卻在叫好,實在是氣氛有點凝重,大家就是來找個樂子,又不是找別扭,有什么問題是一頓酒不能解決的,那就再來一頓。

    回到吧臺,羅克擺下擂臺:“亨利,把咱們所有的酒都拿出來,一樣兩杯,我要和這位先生來一場男人間的對決。”

    同樣叫“亨利”的酒保也有點懵,轉頭看看艾達,跟過來靠在吧臺邊的艾達輕輕點頭,懷里還抱著羅克的衣服呢。

    那就一樣一杯,這時候就能看出橡樹酒吧的底蘊,其他酒吧,包括桌山酒吧在內,其實喝來喝去就是那十幾種常見酒,橡樹酒吧品種繁多,單單是雞尾酒就是十幾樣,什么深水炸彈,激情海岸,龍舌蘭日出,連長島冰茶都有——

    不,在橡樹酒吧,曾經的長島冰茶叫桌山冰茶。

    一溜四十多個杯子排開,還是很壯觀的,哪怕每一杯只有一盎司,四五十杯加起來也有一夸脫,換算過來兩斤多,就算是這么多水喝下去,也要被撐得打嗝。

    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羅克拿起第一杯,做了個深呼吸,一抬頭干干凈凈。

    酒剛開始拿出來的時候,對面的大兵還表情輕松。

    但是看到酒越來越多,大兵的表情就開始凝重。

    等所有的酒都擺上,大兵簡直要崩潰,這特么四十多杯酒,還都是混合的,不是說好了只喝酒嗎?怎么開始拼命了?!

    周圍的大兵們看熱鬧不嫌事兒大,鼓掌跺腳吹口哨,為大兵加油鼓勁,反正死道友不死貧道。

    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大兵表情嚴肅的好像是要上刑場,同樣端起第一杯一飲而盡。

    口感不錯,強烈而又直接,回味略微有點點苦,這是男人的味道。

    “這一杯叫曼哈頓,男人的雞尾酒!”羅克還有心情解釋,本來羅克想說,這種“曼哈頓酒”,就是那個號稱最偉大的英國人的母親發明的,但是想想這年頭還沒有幾個人認識溫斯頓,那就不顯擺了。

    還是喝酒吧。

    男人的雞尾酒!

    確實是夠勁,大兵一杯酒下肚,就感覺肚里有團火再燒,眼睛開始不自覺的充血,看向羅克的眼神帶著點挑釁。

    ho怕ho啊!

    大兵的杯子還沒放下,羅克又端起第二杯一飲而盡。

    大兵放下手中的杯子,用不比羅克慢多少的速度,同樣是一飲而盡。

    節奏都被羅克帶亂了——

    前三杯倆人喝得都挺快,第四杯開始,大兵的速度明顯放慢,放下第六杯,大兵氣喘的就跟風箱差不多,看向羅克的目光已經沒了挑釁,兩眼都有點發直。

    這酒量——

    有點不行啊。

    “完了,完了,不行了!”

    “能不能換人?”

    “別扯犢子了!”

    “安德烈,你行不行?不要丟了咱們槍騎兵的名頭!”

    大兵們的感情強烈而又直接,就跟曼哈頓酒差不多,這群沒腦子的也不想想,槍騎兵的名頭是在酒桌上掙回來的?

    “行!肯定行——”大兵說完,咣當一頭栽倒在地,馬上鼾聲大作。

    這算是掛了。

    “我來!”

    又有人不服氣。

    這個更差,只撐到第四杯。

    這回沒人叫囂了,常混酒吧的人,酒量其實都不錯,三五杯就被放倒,這個酒吧有點東西。

    年輕的酒吧老板更有東西,這都十幾杯了,還是面不改色,端著酒杯的手都不抖,晃都不晃一下,真·深不可測。

    “我來試試!”

    艾達也被勾起了興趣。

    都有點躊躇的大兵們終于看到救兵,叫好聲簡直能把房頂都掀起來,一陣瘋狂的掌聲之后,大兵們開始有節奏的鼓掌,嘴里也忙著加油助威,每一個掌聲,都伴隨著一聲短促而有力的“吼呀”。

    同樣叫亨利的酒保卻有點傻,抬手想叫住艾達,但是卻沒叫出聲。

    羅克注意到亨利的動作,一杯之后,就不動聲色端起艾達面前的酒。

    狗日的亨利,給大兵這邊的酒是加了料的,怪不得那大兵倒的那么快。

    這就是主場優勢。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