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重生南非當警察 > 第十五章 善意

第十五章 善意

 熱門推薦:
    羅克很順利的申請到一位新搭檔,正如羅克所想,新搭檔就是李德。

    “羅爺,我早就想跟您一個班了,以前跟我一個班的那個印度人又懶又饞又貪又壞,吃啥啥沒夠,干啥啥不行,上頭說是印度人洋文好,我看印度人的洋文,洋人也不怎么聽不懂。”李德非常興奮,印度人的英語水平也就那樣,但是欺上瞞下的功夫很不錯,吹牛的本事一流。

    說起印度人的英語,這又是奇葩中的奇葩,自從接受英國人殖民之后,印度就開始把英語當成母語,但是英語到了印度之后就開始變得不倫不類,印度人說的英語,連英國人都聽不懂,這真不是笑話。

    “李德,你這個名字不錯,記住以后你的英語名字就叫里德,r-e-d-d,你不是想把老娘接到開普敦來嗎?我教你個好辦法,去移民局登記,成為正式的開普敦人,然后每個月的薪水就能漲到5個英鎊,足夠你和老娘兩個人的花銷了。”羅克說不動安東,但是能給李德做主,一直以來,李德都是羅克的小弟,忠心耿耿的那種,哪怕羅克到了開普敦之后也是普通巡警,李德對羅克依然忠誠。

    “登記了那不就成了開普敦人,以后咱們還能回老家嗎?”李德沒有反對,只是有點忐忑。

    “怎么不能回?登記成開普敦人,咱們再回清國就是洋人了,想想洋人在清國的地位,到時候咱們回清國能橫著走,那些縣官老爺見了咱們都要行禮。”羅克的舌頭也是三寸不爛,車轱轆話顛過來倒過去反正都是羅克有理。

    “還真是,洋鬼子在咱們大清多橫啊,可是咱們成了洋人,就怕將來進不了祖墳。”李德還在猶豫,數典忘祖對于華人來說是大忌,羅克在二十一世紀看多了舉家移民的例子,十九世紀卻是鳳毛麟角。

    “隨便你吧,我是打算落戶開普敦了,待會咱們巡街時,我就要去找房子,以后就把家落在開普敦了。”羅克言盡于此,不管李德愿不愿意,羅克都不會強迫。

    其實落戶開普敦也不是長久之計,現在的開普敦還不錯,等南非聯邦成立,南非的未來也很悲催,當然那不是羅克的問題,等不到黑人掌權南非,羅克就會離開這個是非之地,更何況有羅克在,黑人有沒有掌權的機會還說不定呢,二十世紀中期的南非可是個準發達國家。

    “別啊羅爺,我落戶,我落戶還不行嗎?”李德看出羅克有放棄的意思,馬上決定跟緊羅克的步伐:“咱們也不是不知道落戶的好處,但是以前大伙都沒有落戶,也沒人起落戶的心思,羅爺你都敢落戶,我李德當然也敢,好歹咱們在一起還能做個伴。”

    財帛動人心,每個月五個英鎊的薪水,要說不動心是假的,關鍵是沒有人邁出第一步,只要有了第一個當螃蟹的人,鄉土情結也不是那么堅不可摧。

    愿意落戶就好,羅克也很擔心自己落戶之后成為孤家寡人,那羅克入籍也就沒有了示范效應,現在李德愿意跟著羅克落戶,是個良好的開始,相信警察局的官員一定會看到。

    同一時間,警長亨利·馬蒂爾達正在向督查奧斯汀·彭斯匯報工作。

    “那些清國人終于愿意落戶開普敦了?第一個落戶的人是誰?”奧斯汀·彭斯很欣慰,終于有個識相的華人出現,奧斯汀·彭斯等這一天很久了。

    說實話,曾經有一度,奧斯汀·彭斯認為華裔警察都是傻子,明明入籍開普敦的好處唾手可得,但是卻沒有華裔警察愿意入籍開普敦,這不符合奧斯汀·彭斯對人性的了解,奧斯汀·彭斯以前也是英國人,但是現在已經入籍開普敦,移民對于英國人來說很正常。

    “是羅,他給自己取了個名字叫洛克,這個洛克很神奇,他和其他清國人不一樣,他的英語很流利,而且還會一點意大利語,就在剛才,洛克幫我解決了一個大麻煩。”亨利·馬蒂爾達對羅克贊不絕口,剛才那位貴婦是一位殖民事務局官員的夫人,如果沒有羅克,亨利·馬蒂爾達會有麻煩的。

    “羅,我好像聽說過這個名字。”奧斯汀·彭斯對羅克有點印象,但是印象并不深,開普敦警察局好幾百號警察,奧斯汀·彭斯不可能記住每一個人。

    “就是被暴亂分子襲擊,然后昏迷不醒住院的那個羅,洛克有過在華勇營服役的經歷,在華勇營時的軍銜是下士,按照級別,洛克來到開普敦也能擔任警長了,但是誰讓他是清國人呢。”亨利·馬蒂爾達有點惋惜,出身在什么時候都很重要。

    “很不錯的履歷,華勇營是一次有益的嘗試,如果華勇營的忠誠能夠保證,那么未來華勇營的規模還會進一步擴大,只可惜現在看來,華勇營的忠誠度還不夠,所以上頭還在猶豫,既然洛克已經入籍,那就讓他得到足夠的好處,我們需要更多的洛克出現。”奧斯汀·彭斯的級別可以了解到更多的消息,英國人也懂得千金買馬骨的道理。

    英國人成立華勇營的初衷,就是協助英國人管理在清國的租界,不管在任何時候,忠誠都是英國人最看重的,為什么懶散且效率低下的印度人能在英國人手底下混的那么好?就是因為印度人足夠忠誠,雖然能力上有所不足,但是和非洲的黑人相比,印度人已經不錯了,英國人沒有更好的選擇。

    單純從能力上說,印度人和華人相比差距明顯,華勇營的英籍軍官對華勇們的評價是“人人都是百發百中的神槍手”,“失去他們這種優秀軍人會是大英帝國的慘重損失”,單純從評價上說,華勇營獲得的評價比更早成立的香港軍團更好。

    如果說華勇營的士兵有什么不足,那或許就是不善于表達了,雖然華勇們用自己的行動證明了他們的忠誠沒問題,但是對于英國來說,華勇營的士兵并沒有對英國表示出真正的善意,所以英國人給華勇們的信任是有保留的。

    羅克主動落戶開普敦,這在奧斯汀·彭斯看來,就是羅克對大英帝國表達的善意。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