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大唐第一敗家子 > 第二百三十八章:李泰的驚懼

第二百三十八章:李泰的驚懼

 熱門推薦:
    此時,災后重建工作,進行的如火如荼。

    蜀王殿下,果然是信人。

    這次博彩的盈利,全部拿出來,購買來的重建村子的材料堆積如山。

    這一次,博彩的盈利足足有七千多萬錢。

    如果換算成后世的人民幣的話,大概是一億五千萬的樣子。

    額,好吧,如果是在后世,這點錢想要支撐十一個村子,一萬多百姓的災后重建,可能根本不夠。

    但是在當時,絕對是綽綽有余啊。

    就拿建房子來說吧,成本最高昂的,在后世可能反倒是人工費用。

    但是在當時,人工可是極為低廉的。

    因為他們用的人,就是這一萬多災民。

    這一萬災民,除了那些老人孩子和被打斷腿的十幾個人除外,幾乎每一個人都能排上用場。

    會修房子的自然是不用說了,婦人做飯,就連那些孩子,都幫著和泥,搬磚。

    額,值得一提的是,他們以前的老房子,可都是泥胚草房。

    而現在呢?人家蜀王給他們進的料,可都是青磚啊!

    他們這次算是托蜀王的福,能夠住上磚瓦房了。

    并且,他們這是自己給自己蓋房子啊,蜀王每人每天居然還給三文錢的工錢,就連那些婦女,一天都給兩文錢。

    那些半大孩子,只要是做工的,至少也都會給一文錢的工錢。

    再加上還會一天管三頓飯。

    這樣的待遇,讓那些村民都不好意思了。

    他們自己給自己蓋房子,再拿工錢,實在是良心難安。

    但是上官儀表示,這就是蜀王的吩咐。

    大水無情,人間有愛!

    想一想蜀王的仁義,想一想他們之前對蜀王的誤解,這讓這些百姓對蜀王的感恩之心,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他們之前,曾經如此對待蜀王,而蜀王對他們居然還是這么好!

    蜀王,真是的救苦救難的活菩薩啊!

    這時候的原料其實并不貴,人工錢也都很便宜。

    其實,李愔就算不給這些百姓工錢也能說的過去。

    給他們重新建新房子就已經很不錯了,就算不給工錢,那些百姓,照樣也會對他感恩戴德。

    但是現在資金非常充足,而過水之后,尤其是第一個村子,家里已經是一貧如洗了。

    這些工錢,起碼能夠讓他們生活一陣子。

    ……

    現在李愔非常忙,每天都要忙著給戶部的那些官員上課。

    戶部的那些官員,每天都要換一批人來上課。

    這就導致,每一次,李愔都要從頭講起。

    而這些戶部的官員,接受能力并不強。

    畢竟他們都是成年人了,有一些甚至都是四五十歲的老頭。

    他們接受新鮮事物的能力,肯定要比青少年差上一些。

    而李愔的暴脾氣又不好,因此,課堂之上,經常會出現李愔板著臉打那些戶部官員手掌心的場面。

    以程處亮為首的這些小學生們,無不看的興高采烈,拍手叫好。

    ……

    而此時,越王李泰,最近心情則是不怎么好。

    這一日,焦慮不安的李泰,不由將自己的心腹軍師韋挺請了過來。

    等韋挺到來到之后,李泰不由向韋挺深深一揖道“本王有難,還請先生教我!”

    韋挺連忙避開李泰的這一禮,然后正色問道“不知殿下何故如此?”

    李泰不由蹙眉說道“父皇封李愔為蜀王,本王聽說,他可能明年就會到蜀地去之官。而蜀地和本王關系極為密切,一旦他去了的話,本王的處境將會岌岌可危。”

    嗯?

    聽到李泰的話,韋挺臉色微變,不由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韋挺雖然是李泰的心腹謀士,但是對于李泰的事情,韋挺其實并非事事皆知。

    比方說,李泰和蜀地的官員居然還有很深的牽連,這種事情,韋挺就不知道。

    因此,當聽到李泰的話之后,韋挺臉上才會露出這種表情來。

    韋挺不由問道“殿下,不知你和益州刺史林抉之間,關系密切到何等地步?”

    李泰不由哭喪著臉說道“三年之前,林抉找到本王,要投靠本王。當時,本王急于擴充自己的勢力,就接納了林抉。而這幾年,林抉每年的孝敬也是不少。”

    “先生你也知道的,我王府的開銷很大,光指望食封,是遠遠不夠的。所以,每年林抉每年的孝敬,對王府來說非常重要,而每每有彈劾林抉的奏折,也都被我在暗中壓下。”

    “現在本王擔心的就是,這林抉萬一屁股不干凈,等蜀王李愔到了益州,查處林抉,將會拔出蘿卜帶出泥來啊!”

    聽到李泰的話,韋挺忍不住在心里搖了搖頭。

    這位越王,聰慧過人,文采斐然,但是在立身方面,還有很多不足之處啊。

    當然了,人非圣賢,孰能無過?他自己,也并不是圣人。

    似乎是看出了韋挺的不滿,李泰不由說道“先生,本王并非有意隱瞞,只是這件事情——”

    韋挺不由說道“殿下,這件事情,我能理解,殿下無需解釋。其實,這件事情殿下也無需擔心。”

    李泰不由遲疑地問道“先生的意思是?”

    韋挺微微笑道“現在皇上對蜀王極為看中,而蜀地距離長安千里迢迢,并且面臨吐蕃、吐谷渾還有南詔三方面的壓力,我想,蜀王最終之官的時候,皇上是斷然不會讓他到蜀地去的。”

    “不出意外的話,蜀王之官的地方,當在山南道或者河南道等距離長安最近的地方。所以,殿下大可不必擔心。”

    聽了韋挺的話,李泰臉上不由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而韋挺則是微微笑道“殿下,更何況,就算蜀王李愔,真的到蜀地之官。難道他就能斗的過在蜀地經營十年的林抉嗎?哈哈,這林抉,可是老狐貍啊!這林抉在益州養匪自重,幾乎已經成為畫地而治的土皇上,此人絕對不簡單。”

    聽了韋挺的話之后,李泰心里更是驚訝。

    原來這林抉,居然如此大膽和猖狂。

    自己當初決定接納林抉的時候,實在是應該和韋先生商議一下的。

    當初如果有商議的話,知道韋挺的真實面目,就不應當和他走的這么近!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