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快穿:論逆襲的正確姿勢 > 第216章 末世幼師 8

第216章 末世幼師 8

 熱門推薦:
    那老婦人一看到自己兒子被綁了起來,想沖上前卻被守著的人攔住了。

    “那是我兒子!你們攔著我干嘛?!”

    “嬸子,你兒子被咬了,很可能變喪尸,你別靠太近啊!”

    老婦人當然聽說他兒子被咬了,但是她不愿意相信啊。

    之前還好好的,怎么就被咬了呢?

    為什么其他人沒事,就她兒子被咬了?

    “是不是你們推我兒子去擋喪尸的?是不是?一定是這樣的!都是你們害的!”

    老婦人撒起潑來,抹著眼淚指責一起清理服務區的人,非說是因為他們才害得她兒子被咬的。

    此時王宏洲趕了過來,他攔住老人,正想勸說兩句,卻被對方指著鼻子罵“都是你!都是你說要清理喪尸的!既然你讓我兒子出來,為什么不保證我兒子的安全?!”

    王宏洲皺了皺眉頭,唯一的兒子被咬,對方生氣憤怒是難免的,他也能理解,但是也不能胡亂甩鍋給人啊!

    大家萍水相逢,既然想要一個安全的環境,那么就得出力,而意外這種事情誰又能保證完全不會發生?

    誰又得一定為誰的安全負責?

    王宏洲耐下心來解釋,但是老人不聽,扯著嗓子大聲嚷嚷,非得讓王宏洲賠她兒子,給她一個交代。

    還坐在地上哭,說沒了兒子,以后孤兒寡母以后可怎么活啊!

    “閉嘴!想引來喪尸啊!”

    之前和星蕓一組的魁梧漢子低聲呵斥道,這老家伙想害死他們啊!

    老婦人聲音一頓,突然哭喊的聲音更大了。

    說什么她兒子沒了,她也不想活了,要死大家一起死!

    星蕓剛將車開過來,就看到這混亂的一幕。

    她直接下車走過去,在眾人的目光中將毫不留情的將老人砍暈了。

    星蕓托著老人將對方交給一旁完全沒反應過來的孫子手里,見周圍人都是一臉震驚的模樣,星蕓翻了個白眼。

    “你們就傻站在那看她哭啊?”

    王宏洲還未說話,魁梧漢子哈哈笑道“我真想把她綁起來呢,沒想到妹子你下手更快,你這脾氣對我胃口!”

    一旁抱著奶奶的十四五歲少年有些無措,他看了眼被綁著已經開始喪尸化的父親,又低頭看了看暈過去的奶奶,完全不知道應該作何反應。

    倒是王宏洲問了一句,“那個她……”

    “沒事,明天早上就能醒過來了。”

    星蕓下手時注意了力道,頂多明天會脖子疼。

    說完星蕓轉身準備將車里的孩子帶下來,而那名魁梧漢子上前套近乎。

    “妹子,我叫龐飛,你一個人?”

    “不是。”

    “那還有誰?怎么之前是你一個人下來的?”

    星蕓朝他笑了笑沒說話,她快步上了車,龐飛就站在車門口等著。

    他是一個人,看星蕓身手利索,脾氣也直爽,想問問對方去哪,看能不能結個伴,路上也能相互照應一番。

    正思索著應該如何開口,就看到那輛桔黃色的校車下來一個背著藍色卡通書包,脖子上掛著淺藍色水壺的5歲男孩!

    龐飛震驚了,還有孩子?!

    緊接著,龐飛就看到這輛校車里下來一個又一個的孩子。

    龐飛瞪大了眼,他盯著一個個下車的小團子,嘴里不由自主地數道“一、二、三、四……”

    一直數道九,就看到星蕓懷里抱著一個三歲左右的女孩下了車。

    十個孩子?!

    龐飛沒想到這輛桔黃色的幼兒園校車上還真的有孩子,不是一個兩個,而是十個!

    周圍還沒離開的人看到這一幕也懵了,誰也沒想到一下子看到這么多三到五歲的孩子。

    龐飛張了張嘴,結結巴巴道“妹……妹子啊,這么多孩子,你、你哪來的啊?”

    星蕓揚了揚眉,“拐來的。”

    龐飛當然不信,他都聽到這群小豆丁叫她老師了!

    “你這出來,怎么還帶上他們啊?”

    “為什么不能帶上?”

    龐飛想說你又不是人家爸媽,這孩子自然是他們爸媽操心,但是轉念一想,這些孩子爸媽是不是還活著都不知道,怎么給交父母?

    這么一想,他看星蕓的目光就有些不同了。

    既像是看一個圣人,又像是看一個傻子。

    挺佩服她在危難時刻沒有一個人跑,而是愿意帶著孩子一起走,但是又覺得這姑娘太傻了,這么多才三五歲的孩子,她一個人能帶著跑多遠?

    原本還想著和對方路上結個伴的心思也淡了下來。

    雖然這姑娘性子好身手好,但是有些濫好心了,養著這么多孩子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一兩個孩子說不定他也愿意伸手幫幫忙,但是十個……

    還是算了吧,他也是自私的,還是覺得自己的命更重要。

    雖然這么想著,但是龐飛還是決定至少現在能幫就幫幫,就沖著這姑娘的高尚品質!

    這么一想,龐飛就打著手電筒幫忙護著孩子們進了服務區的餐飲區。

    這里空間比較大,力氣大的將桌椅直接拆了丟出去,稍微清理下,準備將就過一夜。

    此時已經是深夜十二點多了,孩子們也各個哈欠連天。

    雖然車上可以睡,但是坐著睡不安慰,姿勢也會很累,星蕓還是讓他們下了車。

    拜托龐飛幫忙照看一下孩子,星蕓重新回到車上,從空間里拿了兩床大被子。

    一床被子墊在地上,一床蓋身上。

    小孩子的適應力很驚人,雖然是在陌生的環境,周圍有陌生的人,但是因為最信任依賴的老師在身邊,小團子們很快就睡著了。

    龐飛湊過來小聲說道“妹子,我和王宏洲說過了,你就不用守夜了,好好休息吧,有事我會叫你的!”

    現在末世才剛剛開始,即使大家有些小心思,但是很多人還是心存善意的。

    星蕓道了謝,在腦海里叮囑七仔注意一下周圍,就靠著墻壁閉上了眼。

    一夜無事,第二天星蕓醒過來的時候,龐飛搬著一大箱子的東西興高采烈地走了過來。

    “今天一大早,王宏洲帶人在周圍檢查的時候發現了小賣部的倉庫里的東西還在,大家一起分了下,我特意給你搶了一些牛奶面包,你這里孩子多,這些他們吃比較好。”

    。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