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快穿:論逆襲的正確姿勢 > 第207章 亡國公主25

第207章 亡國公主25

 熱門推薦:
    “真的不留下來?”

    廖軍醫覺得有些可惜,太子殿下特意找陛下得到了許可,星蕓可以入宮進太醫院,以女子之身擔任官職。

    就算是不進宮,廖大夫覺得星蕓也完全可在京城開家醫館,何必辛苦去做個居無定所的游醫?

    “這世界很大,有很多沒見過的疑難雜癥,也有很多藏于秘境的草藥,永遠只待在一個地方如同井底之蛙,廖先生難道你不知道這個道理?”

    廖軍醫當然知道,他年輕的時候也是云游四處的,只不過后來年紀大了,更愿意待在一個地方鉆研醫術。

    他沒有杜大夫那樣的精神,或許這也是為什么杜大夫的醫術比他們更好的原因了。

    他不再勸星蕓,而是叮囑她在外面注意安全,如果遇到什么疑難雜癥或者有什么心得,可以寫信給他一起研究。

    走的那一天杜大夫和星蕓沒有告知其他人,送行的只有林莫和哭得跟個淚人的啞妹。

    “雖然我們不在京城,但是你要好好待阿寧,如果被我知道你做了什么對不起阿寧的事……”

    林莫趕緊抬手發誓,說自己絕不會辜負阿寧,否則遭天打雷劈。

    他可是知道星蕓和不少自己救過性命的人打過招呼了,說希望他們好好“照看”自己。

    至于這個照顧到底是什么意思,林莫心知肚明。

    不過林莫不在意,他認為自己是絕對不會辜負阿寧的。

    眼看著京城越來越小,漸漸消失在他們的視線中,杜大夫嘆了一口氣。

    “其實你一個姑娘家,待著京城挺好的,我知道的東西你也都學會了,早就可以出師了。”

    星蕓笑了笑,“我是真的覺得這挺好的啊,我不喜歡皇宮。”

    委托者在那如同牢籠一般的皇宮里生活了十五年,想來她也不會愿意繼續留在那里吧,不管是以怎樣的身份。

    看著星蕓的笑容,杜大夫原本快要問出口的那句“你不打算成婚了”又咽了回去。

    罷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活法,他也不應該用世俗的眼光去看她。

    杜大夫不再說話,可是星蕓卻想起了什么,她轉過身在臉上摸了幾下,取下了人皮面具。

    “老師。”

    杜大夫隨意一抬頭,卻被星蕓原本的面容驚得說不出話來。

    相比之前那種平庸普通的臉,眼前的星蕓蛾眉皓齒,容貌不俗,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家的姑娘。

    “你,你……”

    星蕓微微低頭,歉意道“很抱歉老師,之前因為各種原因,一直未以真面目示人,并非故意欺瞞。”

    杜大夫一開始是有些生氣,教了好幾年的弟子居然今天才知道對方長什么樣,換誰都得生氣啊!

    不過再想想這幾年混亂的狀態,杜大夫又釋然了。

    世道這么亂,如果星蕓以她原本的容貌示人,誰知道會出什么事?

    恐怕那時候都進不了軍營,進了只怕也得出事!

    而且他這弟子一看就是個經歷過很多事,有故事的人,這么做也情有可原。

    就像是他自己,不也是從不告訴別人自己的來歷,有不愿被人提起的往事么?

    唯一還生氣的一點就是星蕓沒有早點告訴他,不行,想想還是有些生氣!

    星蕓倒不是故意不說的,一開始的確是為了隱藏身份,后來她是真的忘了。

    畢竟這人皮面具輕薄透氣,戴著摸上去就和自己的皮膚一模一樣,而且沒有任何副作用,用久了還真忘了自己還帶著面具。

    現在戰亂差不多也結束了,新的王朝已經建立了,正透著著勃勃生機,沒有人會去關注一個失蹤數年的亡國公主。

    那么委托者這張臉也不必一直藏著了,相比她也不愿意自己一直頂著別人的臉吧。

    杜大夫生了一會兒氣,眼看著不遠處有個小村子,又忍不住和星蕓說道“要不你還是用那張臉吧。”

    這張臉太招人了,容易出事啊。

    “沒事,老師你不用擔心,難道還怕人搶了我不成?”

    杜大夫默了,想起自己這位弟子的身手,再想想這幾年來她對毒藥的興趣,自己還是擔心看走眼的人吧。

    星蕓和杜大夫在四年的時間內走遍了大梁的大江南北,他們遇到了很多罕見的疑難雜癥,有的能夠治療,有的卻根本找不到病因。

    有些星蕓能夠看出是什么,卻也知道以目前的醫療技術水平根本無法醫治。

    杜大夫都將這些疑難雜癥一一記錄了下來,整理成冊。

    他們也發現了很多民間偏方,知道了許多不為人知的藥材,有時候為了研究某個藥材的藥效,他們會在一個地方待上數月。

    在一個冬夜里,杜大夫走了。

    他對人世間沒有太多的不舍,原本以為自己時日不多,可是沒想到又多活了七八年,是他賺了。

    迫于形勢收下的弟子卻是最適合的人選,自己的畢生心血有人繼承,還學到了很多自己不了解的醫學知識。

    親手養大的孩子有了自己的家庭,有了屬于自己的幸福。

    唯一的遺憾就是聽說那孩子生了一個很健康的男孩,可惜他看不到了。

    杜大夫是笑著走的,星蕓按照他的遺愿,火葬后將他的骨灰埋在了山上一棵杏樹下。

    來年開春,想來這杏花一定會開得很美。

    杜大夫說,人生下來什么都不帶,那么走的時候也不必再帶走什么。

    杜大夫將自己所有的醫書和藥方都留給了星蕓,他相信他唯一的弟子會將他杜家醫術發揚光大,這樣,他也不算是杜家的不肖子孫了吧。

    一個月后,京城的啞妹收到了一個包裹,里面有兩封字跡不同的信,還有很多給小孩子的東西,其中最貴重的是一枚玉佩。

    潔白溫潤的玉佩上雕刻著繁復的花紋,仔細辨認,能發現是兩種草藥的紋樣,另一邊刻著一個“杜”字。

    看完兩封信,啞妹眼前一黑,整個人暈厥了過去,被身邊的丫鬟及時接住,驚動了整個將軍府。

    那一夜,林莫抱著自己的妻子安撫了很久……

    。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