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快穿:論逆襲的正確姿勢 > 第193章 亡國公主(11)

第193章 亡國公主(11)

 熱門推薦:
    “你們聽說了沒,前段時間金陵城被封了十幾日,只準進不準出,據說是抓刺客呢!”

    “真的假的?”

    “當然是真的!我騙你們干嘛?我妻子的表姑的兒子的好友前幾天剛剛從金陵城出來,鬧得可大了!”

    “那最后抓到那刺客沒?”

    “那就不清楚了,不過聽說那刺客似乎是去刺殺公主的!”

    “可是臨安公主?”

    “沒錯!聽說公主因此受到了重傷,而剛剛與公主成親的駙馬聯合江南幾大世家將整個金陵城翻了個底朝天,就是在找那個刺客!!”

    有人壓低了聲音小聲道“我覺得啊,說不定是有些人不愿意看到南邊那些人娶公主,所以才……”

    “也不知道是哪家做的?”

    “不外乎就是那幾個勢力唄,現在天下大亂,群雄逐鹿。皇室的人死得沒幾個了,南邊的人說公主才名正言順,要是公主沒了,那……”

    一座茶樓內,幾名身穿青衣長衫的文人正坐在一樓的角落低聲說著最近發生的事情,不遠處還坐著一名面容普通的少年,正是給自己易了容的星蕓。

    因為打算和杜老伯他們一起走,星蕓并沒有用面具,而是借用啞妹的一些藥粉給自己簡單地化了點妝。

    聽到那幾人的話,星蕓慶幸自己當日運氣好及時出了城,不然金陵城封鎖十日的話,她還真不確定自己能否躲過搜捕。

    星蕓端起茶水輕呷了一口,給七仔解釋道

    畢竟當時見過臨安公主的人并不多,加上世家的有意隔離,她逃離的時候動靜也不算大,其中的操控性還是很大的。

    只要她永遠不出現,那么那個公主就是真的。

    七仔似懂非懂,它也不糾結公主到底是真是假,只是問道

    去哪啊……

    星蕓也沒有考慮好。

    當初在金陵城的一個月里,她能走動的自然只有那方寸之地,不知道外面到底是何光景。

    這一段時間的逃亡,她發現到處都是流民,哀鴻遍野,民不聊生。

    委托者渴望自由,希望賞遍大好河山。

    可是如今這情況,哪有什么大好河山給她賞?

    即使星蕓一個人也能在這亂世好好的生存下來,但是她想,這應該也不是委托者所希望的吧……

    這次的任務還是有些麻煩呢……

    另一桌的文人們已經開始討論其他話題了,星蕓付了茶水錢,起身走出了茶樓。

    陽城的街道上多了不少流民,雖然現在陽城還在接收流民,但是星蕓能看出也堅持不了多久了。

    到時候流民越來越多,恐怕很快就會出亂子。

    陽城不是久留之地。

    星蕓穿過幾條街道,先是去當鋪當了點當時帶出來的首飾,出了當鋪后甩掉偷偷跟在后面的人,然后進了一家鋪子買了一些糕點,最后走進了一家小客棧。

    星蕓上了二樓,在最靠邊一間房門停下,抬手輕輕扣了三下門。

    門被從內打開,見到星蕓回來,啞妹眼睛一亮,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側身讓星蕓進屋。

    星蕓將手里的糕點放在桌上,對啞妹溫和地說道“我見這糕點看上去不錯,買來給你嘗嘗。”

    啞妹驚訝地指了指自己,將星蕓點頭后有些無措地望向床上躺著的杜老伯,不知道應不應該收下。

    杜老伯朝啞妹點了點頭,啞妹開心地對星蕓做了一個謝謝的手勢,然后小心翼翼地打開包著糕點的油紙。

    杜老伯看了眼樂呵呵的啞妹,又將目光移到星蕓身上。

    “這一路上麻煩蕭姑娘照顧了。”

    “不客氣,各取所需罷了。”

    這蕭姑娘還真是直白啊!

    杜老伯心里想著,這段時間的相處已經讓他足夠了解這位蕭姑娘的為人,他心中也終于下定了決心。

    “不管如何,老朽還是要感謝姑娘的,冒昧地問一句,不知道蕭姑娘接下來有何打算?”

    星蕓坐在桌旁,搖頭拒絕了啞妹遞過來的糕點,對杜老伯嘆道“現在世道很亂,能有什么打算?過一天是一天吧。”

    杜老伯沉默下來,思量著應該如何開口,而星蕓也沒有說話,一時之間整個房間安靜下來,只能聽到啞妹吞咽東西的聲音。

    “不知姑娘對學醫是否有興趣?”

    最后,杜老伯還是決定不饒什么彎子了,直接開口詢問星蕓想不想學醫。

    這一路上他明顯能看出星蕓對他的藥箱和醫書很感興趣,只不過沒有開口罷了。

    雖然她身手很好,但是在這亂世中,技多不壓身,特別是醫術。

    畢竟,是人就會生病,就會需要看大夫。

    聞言星蕓挑了挑眉,“是有些興趣。”

    “老朽不才,雖然只是一介游醫,但是這么多年看病救人,自認為還是有些心得的。如果姑娘不嫌棄,老朽愿意將畢生所學教給姑娘。”

    星蕓的確是想學點中醫知識。

    雖然她在某個世界的時候曾經在醫學院待過不短的時間,但是那時候也沒有系統的聽過那些醫學課,倒是對人體結構解剖比較感興趣,去那里蹭了不少課。

    中醫這方面,還真是不太懂。

    這個世界各方面都比較落后,加上又是戰亂,星蕓覺得有一門醫術在身是很好的。

    一路上她也是故意表現出自己的想法,沒想到杜老伯這么上道。

    但是星蕓并沒有直接開口應下。

    這個世界對知識的傳授都是很保守的,很多東西都是不會輕易傳授給外人的,杜老伯這么說,肯定是有條件的。

    杜老伯等了等,見星蕓沒有開口,嘆了口氣,將目光投向專心吃東西的啞妹。

    “想必姑娘也能看出來,我的時間不多了,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這個孩子。老朽也不要求其他的,只要姑娘到時候能給她一口飯吃就好了,她是個好孩子,很聽話的。”

    星蕓沉默了半響,就在杜老伯以為對方并不愿意的時候,星蕓拿起桌上的水壺倒了一杯茶水。

    她端著茶水走到杜老伯床前,雙膝跪下,將茶水遞給杜老伯。

    “見過先生。”

    。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