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快穿:論逆襲的正確姿勢 > 第190章 亡國公主(8)

第190章 亡國公主(8)

 熱門推薦:
    不過星蕓感覺自己才閉上眼沒多久,就聽到外面隱約傳來了喧鬧聲。

    星蕓剛剛睜開眼,就聽到七仔在她腦海中喊道:【星蕓快起來!有情況!】

    【知道了。】

    星蕓走出柴房,雙手攀在墻頭心翼翼探出頭往外張望了一番,發現遠處有不少火把的光,借著火光,她發現是一群士兵在挨家挨戶的搜人。

    看樣子自己逃跑的事情被發現了,這應該是來抓人的。

    【怎么辦?星蕓我們快躲起來吧!】

    的輕巧,但是不好躲啊!

    跑出去是不可能的了,那樣更容易被發現。

    這院子也沒有什么地方好藏人,屋子里如果對方搜得仔細的話也不是什么好地方。

    星蕓想了想,突然想起自己系統背包里好像還有一枚隱身符?

    打開系統背包,星蕓拿出那枚隱身符。

    這還是當初抓到那個野生系統后管理局給的獎勵之一,當時她還懷疑這隱身符是從那個系統身上拿出來的,畢竟當時它的宿主可是用過的。

    這隱身符只能隱身兩時,但是對于星蕓來已經夠用了。

    將隱身符貼在身上,星蕓自己沒什么感覺的,但是七仔告訴她已經起作用了。

    沒多久,遠處的喧鬧聲越來越大,很快,院子外有人開始用力的敲門。

    “來了來了!誰呀!”

    主屋的房門被打開,一名中年男子一邊整理衣服一邊快步走了出來,他打開大門,還沒話,就被門口的人推了進來,差點跌倒在地。

    十幾名士兵沖了進來,火把的光亮照亮了整個院子。

    這一變故讓屋主大驚失色,對著領頭的將領作揖道:“敢問軍爺出了什么事?”

    領頭的漢子右臉頰有一處很深的刀疤,看上去頗有些兇神惡煞。

    “奉命捉拿刺客,馬上將屋里所有的人叫出來!”

    一聽是捉拿刺客,屋主也不敢多什么,急急忙忙沖回去叫人。

    不一會兒,院子里又多了好幾個人。

    “這些都是你的家人?”

    “沒錯沒錯,這是人的老母,妻子,兩個女兒,兒子,加上人一共是六口人。”

    刀疤男仔細打量了一番屋主的兩個女兒,嚇得兩個女孩忙往父親身后縮。

    確定不是要找的人,刀疤男打了個手勢,身后的士兵開始進屋搜查。

    星蕓看著他們一間房子一間房子仔細搜,甚至連柴房都將能藏人的柴堆翻了一遍,心里慶幸自己及時拿出了隱身符。

    不然的話,今這關還真不好過。

    看著一群士兵在自己身邊跑動,星蕓心地移動著,免得被撞上。

    等將屋子和院子都搜了一遍,確定沒有其他人后,刀疤男這才帶著人準備離開。

    剛剛走到門口,刀疤男腳步一頓,抬頭往院子某個方向望了過去,不過那里空無一人。

    刀疤男擰起了眉頭,他剛剛好像感覺有人在看他,但是那種感覺稍縱即逝,也可能是自己的錯覺。

    “大人怎么了?”

    身邊的士兵見他停下了腳步,好奇地問道。

    “沒什么,走吧,抓緊時間,還有半條街沒有搜呢。”

    等所有人都離開了,屋主一家人才松了一口氣。

    屋主心翼翼地將門關好,然后催促家人進屋。

    星蕓也舒了一口氣,剛剛那人五感很是敏銳,她只不過稍微多看了對方幾眼,對方居然能夠察覺到。

    看來以后自己也要多加心了。

    看著星蕓再次翻墻出去,七仔不解地問道:【這里不是已經安全了么?為什么還要出去啊?】

    【這隱身符還有時間,不趁機做點什么不是太浪費了么!】

    這可是一次性消耗品,用了就沒了,當然要利益最大化!

    街上不斷有巡邏的士兵經過,這次星蕓吸取教訓,目不斜視,一路心謹慎,最后終于跑到了城墻的下面。

    原本星蕓是打算一早跟著人群出城的,但是看今晚這個搜查力度,星蕓懷疑明開始很可能會封鎖全城。

    隱身符只有一枚,而且人皮面具還有間隔時間,二十四時后才能再變一次,星蕓擔心明會出事。

    看著高高的城墻,星蕓有些頭痛,這可翻不上去啊!

    繞到城門處,發現城門緊閉,根本出不去。

    難道只能等到明?

    星蕓不是很想等到第二,變故太大了。

    【七仔,隱身符時間還有多長?】

    【還有五十二分鐘。】

    星蕓決定暫時蹲在城門口等等,實在不行的話就回去找個地方躲著,等到面具可以用了之后再換一個身份。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除了有兩隊巡邏隊經過,沒有任何其他動靜。

    眼看著時間只有十幾分鐘了,星蕓決定回去找個地方躲著。

    就在她想離開的時候,突然聽到城墻上的士兵大聲問道:“來者何人?!”

    有人來了?

    另一邊的回答星蕓聽得不是很清楚,隱約聽到什么“西北”“急報”之類的詞。

    來的是誰對于星蕓來不重要,重要的是城門可能會開!

    星蕓急忙上前了幾步,緊跟在要打開城門的士兵身后,還要心腳步聲不能太大。

    城門緩緩被打開了一道只能通過一人的空隙,一匹馬載著人快速從空隙中飛馳而過,揚起一片塵土,而星蕓趁著門還未關上,立馬閃身而出!

    城門在身后重重地關上,星蕓松了一口氣,然后撒丫子開始狂奔!

    時間只有十分鐘了,她得在隱身符失效前跑出這一片大空地。

    雖然是晚上,但是這城樓的火把還是很亮的,她可不想大變活人,不然就等著當靶子吧!

    在星蕓完全沖進黑暗中后,身上的隱身符化作灰燼飄散開來。

    星蕓大口喘著粗氣,雙手扶在膝蓋上,感覺自己的腿似乎都快要跑斷了。

    這身子還是弱了啊!

    就這么點的距離就要跑斷氣了!

    等呼吸平穩了一些,星蕓看了一眼身后已經很遠的城樓,拖著酸痛的腿慢慢往前走。

    【星蕓星蕓我們出來了!】

    七仔很是興奮,但是星蕓卻沒有那么開心。

    今這事運氣占了很大的成分,雖然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但是星蕓可不想以后將所有的事都寄托于飄渺虛無的運氣上。

    到底,還是自己準備不充分。

    但是星蕓這一個月來一直被監視,身邊不管什么時候跟著一大群人,根本找不到其他能跑的機會。

    而人皮面具也只能改變臉,不管聲音還是體型都還是原來的模樣,白很容易被看出不對勁來,只能選擇晚上。

    唉,以后可不能這樣了。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