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快穿:論逆襲的正確姿勢 > 第182章 大山的女人(完)

第182章 大山的女人(完)

 熱門推薦:
    孫佳藝糾結自己是不是應該去確認一下,那邊李岳就直接多了,直接提出要和星蕓做親子鑒定。

    刑偵支隊里的人都覺得挺荒謬的,八竿子打不著的兩人,就因為長得相像就是父女了?

    哪有這么巧的事?

    不過打臉來的很快,看著那份親子鑒定書上的9999,辦公室里的人都沉默了。

    這特么就是小說里的狗血情節啊!

    親手抓到的犯人竟然是自己的親生父親!

    而自己的親生母親則是被拐婦女!

    親生母親逃出村子將村里大部分人送進了監獄,然后親生父親在逃十幾年后報復對方,然后被自己當警察的親生女兒抓到!

    其實這件事本來知道的只有幾個領導和經手人,但是因為星蕓和李岳的關系,星蕓暫時停止了此案的后續調查工作,將手頭的工作都轉交給了另一名同事。

    而辦公室里的人問起來的時候,星蕓也沒有隱瞞什么。

    不過辦公室里的人吃驚之后表示一定會守口如瓶,不會說出去的。

    星蕓倒是不在乎這個,這件事并不影響她在局里的工作和立場。

    畢竟嚴格說起來,表面上她同樣是什么都不知道啊!

    辦公室的同事們因為擔心她心情不好,還安慰她這沒什么,她是她,李岳是李岳,兩人除了生物學意義上的父女關系外并沒有其他關系。

    不過星蕓也因此閑了下來,正好讓她多休息幾天。

    不過真的想休息好也不可能,因為知道了這件事的孫佳藝又找了過來。

    這次她帶了一面錦旗送給局里,感謝他們用最快的速度救回了她的女兒,然后找到星蕓說想和她說說話。

    其實就是想知道星蕓當年到底遭遇了什么,是不是她開鎖放了她們出來,又是怎么離開李家村的。

    不過星蕓都說不記得了,孫佳藝根本沒有問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我,我當年沒有帶走你,你,恨我么?”

    雖然孫佳藝是想著報警后再帶孩子走的,但是當年她拋下孩子走是事實,她不能否認這點。

    甚至最開始想逃的時候她都沒打算帶星蕓離開,只不過后面改變了主意。

    “我都說不記得了,自然也沒有什么恨不恨的,不過我知道的是,雖然我是在孤兒院長大的,但是我同樣很快樂,我覺得我現在過得很好,您不用為此而感到愧疚。”

    其實星蕓一開始就沒有想過要和孫佳藝相認,她只是想著,既然原主那么在意自己的母親,那么她就在她附近默默保護她就好了。

    只是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之后自己的身世還是被發現了。

    不過星蕓并不希望孫佳藝感到內疚自責,這是她自己深思熟慮后的選擇,因為她真的覺得,如果當時真的一起走,或許會有新的矛盾發生。

    很多時候,人和人是需要距離的。

    盡管星蕓這么說了,但是孫佳藝心里還是難受不已,她和自己的丈夫說了所有的事情,讓施廣平感覺這一切似乎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在施曉萱出院之后,孫佳藝告訴她,那個警察姐姐是她的親姐姐,這讓施曉萱興奮不已,有時間就去星蕓家串門,甚至還會去局里找她。

    每次過來都會帶很多吃的東西,有時候還會送星蕓一些小禮物。

    星蕓知道,這是孫佳藝因為心里愧疚而想對她進行補償。

    說了幾次不行之后,星蕓只能默默收下了。

    而另一邊,李岳的審訊結果也出來了,早些年他在逃的時候也犯過一些小案,當時都沒查出來。

    現在全部給查出來了,加上還有襲警,當時撞傷了好幾個警察,自然是數罪并罰,最后判了無期徒刑。

    這件事并沒有給星蕓來帶多少影響,她繼續當著她的小刑警,每次辦案都表現突出。

    孫佳藝也在某一天帶著女兒和丈夫找到了當年收養星蕓的兒童福利院,了解了星蕓是如何長大的。

    她從來不知道,那個她曾經因為長相而不愿親近的女兒會是這么的優秀。

    她甚至在想,如果當年她帶著星蕓逃了出來,星蕓得到更好的教育,會不會更加的優秀?

    可惜沒有如果。

    過年的時候,孫佳藝小心翼翼地打電話給星蕓問她是否愿意回一趟家。

    星蕓想了想,并沒有拒絕。

    孫佳藝欣喜地帶著星蕓去見了她的父母和哥嫂,她想讓自己的家人見見這個孩子,畢竟,當年他們想見卻沒有見到。

    不過后面孫佳藝還行進一步的時候,星蕓拒絕了。

    她覺得現在這樣就好了,當做一個正常的親戚走動,如果可以,她也會給孫佳藝養老送終的。

    孫佳藝雖然失望,但是這樣的結果她已經非常滿意了。

    小女兒也很喜歡大女兒,甚至還說長大了也要像姐姐一樣當警察抓壞人。

    二十九歲那年,星蕓因為表現突出,多次立功,當上了刑偵支隊的大隊長。

    然而一年后,在一次配合緝/毒警察抓捕窮兇惡極的毒梟時,因為保護隊友不慎中彈身亡,享年三十歲。

    她短暫的一生破案無數,其中多次破獲特大拐賣婦女兒童案,拯救了無數家庭,被追封為“烈士”。

    她生活樸素,大部分的工資和獎金都捐給了兒童福利院,還資助了好幾名貧苦山區的學生讀書。

    根據她提前立好的遺囑,她生前的存款除了留了小一部分給孫佳藝,其他全部捐給了曾經待過的兒童福利院,包括全部的國家賠償。

    ————

    墓園中。

    孫佳藝輕輕放下一束白菊,看著墓碑上英姿颯爽一身正氣的女子照片,微微有些恍神。

    兩年過去了,她還是有些無法接受星蕓的死,太突然了。

    她還沒有結婚,還沒有組建自己的家庭,還如此的年輕。

    墓碑下已經擺滿了各種祭奠的鮮花,盡管已經過去兩年了,但是每年掃墓的時候,還是有很多人來祭奠她。

    有她曾經的同事,有她孤兒院的朋友,還有許多曾經被她幫助過的人。

    小女兒要參加高考了,死活要讀公安大學,說要做一名和姐姐一樣的好警察。

    她和施廣平勸了很久,最后還是無奈答應了。

    孩子大了,她的路要自己去選擇。

    指尖輕撫過墓碑,孫佳藝眼眶漸漸濕潤了。

    自己不是一個好母親,希望這孩子來世的時候投一個好的家庭,遇到一個負責任,愛她如珠如寶的母親……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