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快穿:論逆襲的正確姿勢 > 第181章 大山的女人(31)

第181章 大山的女人(31)

 熱門推薦:
    “老實點聽到沒!知不知道這是什么地方!”

    坐在旁邊的記錄員小哥猛地拍了一下桌子,語氣不善。

    不過李岳根本不在意對方的態度,他只是死死盯著星蕓,試圖從她臉上找出點什么。

    這張臉真的有幾分像他,更重要的是,他從這張臉上還看出了一點女人的影子。

    那個讓他找了十幾年,恨不得挫骨揚灰的女人!

    如果不是她,自己又怎么落得今天這個地步?

    不僅害了李家村,害死了他媽,更是害了他一輩子!

    “你究竟是誰?你是不是那個死丫頭?!”

    “我不太懂你的意思,畢竟,這世界上相似之人很多,你總不會以為我和你長得像就和你有關系吧?我們現在還是來說說你的事情吧……”

    審訊結束后,還真問出了不少東西,至于里面的真假,那就還需要他們進行判斷了。

    這十幾年來李岳用了不少化名,目前用的“丁榮”也是從網上買的假身份證,在一家建筑工地干活。

    據他交代,他是在大街上無意看到孫佳藝一家的。

    幸福美滿的一家三口刺痛了他的心,十幾年來他對孫佳藝恨意難消,自然是想要報復的。

    于是他跟蹤了孫佳藝他們,知道了他們的住址。

    最開始他恨不得點火燒死孫佳藝一家,但是小區封閉,而且安保巡邏也緊密,他找不到機會。

    加上孫佳藝因為腿腳原因出門不多,最后他就將目標放在了施曉萱身上。

    忙了一宿,星蕓在休息室睡了兩三個小時,然后又被同事拉著去了醫院。

    施曉萱還在醫院里,昨天晚上已經通知了她父母,現在他們要去給小姑娘做筆錄。

    進入病房的時候,小姑娘已經醒了,孫佳藝坐在床邊小心翼翼喂她喝粥,而施廣平則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一臉心痛地看著女兒。

    見有警察進來,施廣平忙起身招呼他們進來。

    施曉萱抬眼一看,立馬朝星蕓興奮地喊道“姐姐你來啦!”

    然后扯了扯孫佳藝的衣角,“媽媽,那個就是我和你說的住在我們家小區的警察姐姐!昨晚也是她把我救回來的!”

    而孫佳藝此刻沒有心思去聽女兒說話了,她死死地盯著星蕓的臉,面上滿是震驚。

    星蕓裝作沒有注意到孫佳藝的失態,而是對她微微頷首,然后走到施曉萱床邊抬手揉了揉她的腦袋,溫聲問道“今天感覺怎么樣?身上的傷還疼不疼?”

    “醫生叔叔給我上了藥,不是很疼了。”施曉萱乖巧地回答道。

    “那就好。”

    星蕓看了施廣平和孫佳藝一眼,“不好意思,我們需要問下萱萱當時事情的發展經過,耽誤你們一定時間。”

    “沒事沒事,你們問吧。”

    施廣平拉著孫佳藝坐到邊上,他雖然覺得今天妻子的情緒有些奇怪,但是也沒有多想。

    星蕓詢問了一下當時事情的經過,小姑娘很緊張,眼底還有未消失的驚懼,但還是磕磕絆絆地將當時的事情都說了。

    “姐姐,當時那個叔叔要我幫忙的時候我拒絕了,因為你和媽媽都告訴過我不要和陌生人走,后來我是走著走著就暈了。”

    說起當時的事情,小姑娘還是害怕極了,身子還在微微的顫抖,被星蕓安撫了好一會兒才平靜下來。

    等問完話后,星蕓又鼓勵了小姑娘一番,然后和同事起身離開。

    孫佳藝在星蕓說話的時候一直在盯著她看,腦海中思緒紛雜,猜想一個接著一個。

    直到星蕓離開了,她才猛地驚醒,然后起身丟下一句“我出去一會”,追出了病房。

    “等一下!”

    聽到身后的聲音,星蕓回頭看了一眼,然后讓同事先下去,自己走到孫佳藝面前,“您還有事么?”

    看著星蕓那張臉,孫佳藝嘴唇微微抖動了幾下,艱難地吐出了一個問題,“你,叫什么名字?”

    “啊?我叫孫云。”

    孫云?

    “那,你爸媽叫什么?”

    星蕓微微一愣,似乎有些疑惑對方為什么要問這些,“我不知道,我是孤兒,在孤兒院長大的。”

    孤兒?

    孫佳藝愣愣得看著星蕓,最后咬了咬牙,繼續問“那你多大進的孤兒院?今年多大?生日是什么時候?”

    “雖然不知道您為什么要問我這些,不過這也不是什么不能說的。進孤兒院好像是四五歲吧,因為當時記得也不是很清楚了,就算的五歲。今年二十二了,生日不知道,不過院長媽媽就當我進孤兒院的那天是我生日,五月十四日。”

    年齡對上了,而她進孤兒院的日子就是她當年逃離李家村的后面幾天。

    真的是那個孩子么?

    孫佳藝不敢確定,她張了張嘴,不死心地繼續問道“你對你父母真的沒有一點印象么?”

    星蕓搖了搖頭,“當年好像傷過腦袋,小時候的事情記得不是太清楚了。”

    看到孫佳藝失望的眼神,星蕓笑了笑,“是不是因為我和某個人長得很像您才這么問我的?”

    見孫佳藝吃驚的表情,星蕓繼續道“是那個綁架了萱萱的男人吧,我也挺吃驚的。不過世界之大無奇不有,世上長得想像的人很多,沒什么好奇怪的,我同事都懷疑我和他是不是有親戚關系呢!”

    “那,如果,他……是你親生父親呢?”

    星蕓愣了下,撲哧一下,“沒這么巧吧!不過就算他真的是,那又有什么關系呢?我成長的記憶里沒有父母,那么現在對于我來說也并不需要。我不能選擇我自己的出生和父母,但是我能選擇我今后想要的生活和想走的路。他和我有沒有關系對于我來說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在我眼里,他目前就是一個犯罪嫌疑人,我要做的就是收集證據,讓他得到應有的法律制裁!”

    等施廣平因為妻子遲遲未歸找過來的時候,就看到孫佳藝呆呆地站在走廊不遠處。

    “怎么了?”

    孫佳藝搖了搖頭,她心里有一種感覺,那,真的是她女兒。

    可是,她卻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應該去確認……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