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快穿:論逆襲的正確姿勢 > 第179章 大山的女人(29)

第179章 大山的女人(29)

 熱門推薦:
    調用監控錄像他們發現,那輛黑色的小車是輛套牌車,而一路的監控錄像已經拍到了可疑車輛最后消失的地方,初步圈定了對方可以停留的位置。

    正當隊里開會商談接下來的行動時,他們又接到了施廣平的電話,說有人給他們打電話,要他們籌一百萬贖人,而且指定送錢的人必須是孫佳藝。

    同時對方還說知道他們報警了,如果接下來他們繼續報警的話,那么就別怪他們撕票了。

    “知道他們報警了?難道對方還在小區附近?或者是說是團伙作案,當時有人在那?”有人提出這樣的疑問。“很有可能,我們接下來的行動要小心謹慎了。”

    施廣平信任他們,他們就得保證她他女兒的安全。

    接下來兵分兩路,一路去施廣平家等下一個電話,一路去當時可疑黑色轎車消失的位置找人。

    幾名同事換了便衣開著普通的車再次去了孫佳藝家,這次同行的還有技術人員以及談判專家。

    屋子里大家在等待綁匪的下一個電話,談判專家在教施廣平后面應該怎么說,整個屋子氣氛凝重而緊張。

    而星蕓則跟著另一隊人去找人。

    那輛可疑的黑色小車在公路的一個岔口進了一條小路,那條路并沒有監控。

    星蕓他們的車在夜色中快速行駛著,根據資料顯示,這附近有一個近兩年搬遷走的化工廠,人走了,建筑還沒有拆。

    根據他們的推測,這人很有可能就藏在化工廠里。

    很快,他們就看到了隱藏在夜色中的化工廠。

    這次他們帶了警犬,一下車就帶著警犬翻過了工廠斑駁的外墻。

    工廠內一片漆黑,于是遠處那一點微弱的光亮也就特別明顯。

    空曠的廠房內,只有一盞應急燈亮著,馮五到現在還覺得有些懵逼,自己怎么腦子一熱就跟著那兩人做了綁架的事呢!

    他看了一眼被綁著還蒙著眼,縮在角落里哭泣的女孩,心中實在是有些不忍。

    老丁也正是的,一個小姑娘而已,綁了人還要打人,要不是他倆攔著,那家伙差點把這小姑娘的腿打斷!

    何必呢!

    想來想去,馮五心里還是有些不踏實,忍不住問對面的老吳“你說老丁那家伙去哪了?把人丟給我們看著,自己不見了,他不會到時候拿著錢自己跑了吧……”

    馮五、老丁、老吳是一個建筑地工作的人,因為施工方拖欠他們的工資,他們已經好幾個月沒拿過薪水了。

    老丁提出要綁架有錢人的孩子時,馮五一開始是不同意的,他隱約知道老丁和老馮可能曾經都犯過事,膽子大,什么都敢做。

    但是他不是啊!

    不過老丁拉著他喝了一次酒,自己稀里糊涂地就和他們上了同一條賊船,怎么想怎么有點不對勁。

    可是做都做了,后悔也沒有用,馮五現在就想著拿了錢將人家孩子送回去,之后趕緊找個地方躲起來。

    老吳瞥了對方一眼,老神在在地說道“放心吧,該你的不會少的。”

    “哦。”馮五點點頭,又看了那女孩一眼,“看我怎么覺得這女孩不像是有錢人家的孩子啊?一邊有錢人家的還不都是讀什么貴族學校,進出都有司機么?看這衣服就是普通小學的校服啊!”

    人選是老丁選的,整個事情也是對方安排的,馮五總覺得哪里有些不對勁。

    “你知道什么,真正的有錢人都是低調的。”

    “那到時候我們怎么將這孩子送回去?就放在這拿到錢后通知她父母?”

    老吳不耐煩道“問那么多干嘛,叫你做什么你做就行了!”

    馮五不知道的是,另外兩人根本就沒有要將人放回去的打算。

    他們都已經聯系好了人販子,到時候直接將這女孩賣了,又是一筆進賬。

    不過這件事他們都沒打算告訴馮五。

    而老吳不知道的是,他們口里的“老丁”同樣有自己的算盤,拉上他們兩個另有打算。

    時間已經很晚了,他們一直在等老丁的電話。

    過了許久,馮五起身說道“我出去一下。”

    剛剛喝水喝多了,他現在有一股尿意,急需解決。

    走到外面的墻邊,馮五解開褲腰帶,還沒掏出自己的家伙,就被人從身后猛地捂住嘴巴,然后腰間被抵住了什么東西。

    “不許動,警察!”

    低沉的男聲在馮五耳邊響起,馮五嚇得一個激靈,一股尿騷味傳了出來。

    制住馮五的警察抽了抽嘴角,膽子這么小怎么做綁匪的?

    而另一邊,星蕓和另外兩名警察沖進了屋,輕而易舉地制服了另外一人。

    星蕓走到施曉萱身邊,解開繩子,然后將綁著眼睛的布拿開,發現這孩子鼻青臉腫的,身上還有不少淤青。

    被碰觸的施曉萱渾身顫抖了下,知道聽到耳邊傳來有些熟悉的聲音,才發現蹲在面前的是自己認識的警察姐姐。

    “云云姐!”

    施曉萱先是一愣,然后帶著哭聲撲進去了星蕓的懷里。

    星蕓抱著她低聲安撫,而另一名警察看著施曉萱身上的傷憤怒道“這什么仇啊!居然對一個孩子下這么重的手!”

    行動出乎意料的順利,他們準備離開的時候,老吳的手機響了。

    幾人對視一眼,一名男警抽出曬在老吳嘴里的布條,然后晃了晃手機和另一只手里的槍,意有所指道“應該知道怎么回答吧?”

    老吳點頭如搗蒜,“懂懂懂!”

    男警示意大家禁聲,然后劃開了手機,點了公放,然后一個氣急敗喪地聲音傳來過來“艸他娘的,那死娘們居然還敢報警!你趕緊——”

    聲音頓了一下,然后問道“馮五那小子不在吧?”

    “不在不在,我特意跑出來接的電話。”老吳趕緊接口道。

    “那行,你讓他一個人待在那,然后趕緊將那個死丫頭帶出去,就按照我們之前說的賣了!”

    老吳額頭上不停地淌汗,但是他被綁著,可沒有手去擦。

    他咽了咽口水,看了看前面警察舉著的手機上的字,問“大半夜了,這么急干嘛?”

    “你別管,先出城再說。”

    “行吧,那老丁啊,你人在哪呢?對方報警了咱們怎么辦啊?錢能不能拿到啊?”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