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快穿:論逆襲的正確姿勢 > 第74章 守護靈(26)

第74章 守護靈(26)

 熱門推薦:
    董珊珊一邊擦著眼角一邊拉了拉喬雅的衣角,“小雅,你能不能讓我也看到豆豆。”

    “你不是不想見鬼么?”

    “這不一樣!”

    她也想看看可愛的豆豆,想知道他在和媽媽說什么。

    “好吧,你先把你身上的護身符給我。”

    喬雅可憐兮兮地看了眼自家姐姐,星蕓抬了抬手,一縷陰氣進入了董珊珊的眼睛。

    董珊珊只感覺眼睛一涼,然后就看到了江宜身邊的豆豆。

    “豆豆好可愛啊,他還這么小,真可惜……”

    董珊珊一扭頭,突然發現墻角居然還靠著一個和喬雅長得一模一樣的女孩!

    那應該就是小雅的姐姐了吧?

    董珊珊偷偷打量了一下星蕓,等對上星蕓那微涼的雙眸,她倏地收回了視線。

    哇,小雅的姐姐好酷啊!

    眼神好犀利,看上去氣勢就不一樣!

    一定是只厲害的鬼!

    另一邊顧啟南擦了擦眼角,穩下心神,“喬小姐是吧,很感激你告訴了我們豆豆的消息,還讓我們見到了豆豆。我想知道,你們能不能幫我們找到豆豆的身體,價錢什么的好商量!”

    顧啟南是個生意人,做餐飲行業,不少地方都開有連鎖店。

    雖然算不上什么富豪,但是也小有資產,豆豆是他唯一的兒子。

    生意人都會信一些風水類的東西,他現在相信喬雅她們是有本事的人,自然也希望她們能幫忙找到豆豆的遺體。

    喬雅還真沒想過要收多少錢,一開始幫助豆豆純粹是因為豆豆太懂事了,她很心疼這個意外喪命的孩子。

    “錢什么到時候再說。”喬雅介紹了一下許清微,然后道“我師父說可以找到豆豆的身體,所以才叫你們過來的。”

    “真的嗎?真的可以找到豆豆的身體么!”

    江宜喜出望外,剛剛她已經問過豆豆了,豆豆很多事情都記不清,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身體在哪。

    許清微點點頭,“之前不是讓你們帶豆豆用過的東西過來么?如果有毛發的話更好。”

    江宜從自己包里拿出一個玩具火車,“這是豆豆最喜歡的玩具,有時候還會抱著睡覺。”

    然后又從脖子上取下一根項鏈,鏈子上掛著一個半透明的玻璃球,“這里面裝的是豆豆的胎發,本來只是想留個紀念,沒想到……”

    江宜捂著嘴沒有再說下去,豆豆在一旁小聲的安慰她。

    許清微接過玩具火車和項鏈,又問江宜要了豆豆的生辰八字。

    許清微用朱砂將豆豆的八字寫在符紙上,然后將符紙折成一只紙鶴,口里開始默念咒語。

    紙鶴仿佛有了生命,它繞著玩具火車和項鏈飛了好幾圈,然后從窗外飛了出去。

    “啊,這怎么追?”

    聽到董珊珊的話,許清微一笑,拿出一個羅盤,“放心~丟不了的~”

    一行人準備出發,這時,顧啟南夫妻才發現屋里多了一個和喬雅長得一模一樣的女孩。

    雖然猜到了什么,但是他們并沒有多嘴詢問。

    顧啟南開了車,三個女孩坐在后座,豆豆和江宜坐在副駕駛位上。

    雖然江宜碰不到豆豆,但是能看到自己的兒子,江宜已經很滿足了。

    顧啟南注意到那個一模一樣的女孩不見了,他沒說什么,按照許清微的提示往前行駛。

    開了半個多小時的車后,他們來到了一處廢棄的廠區。

    下了車,許清微拿著羅盤就往一處小樹林走。

    沒多久,他們就看到了落在一處地上的紙鶴。

    許清微一招手,紙鶴飛回了她的手心,然后化作了灰燼飄散開來。

    “大師,這里……”

    許清微從背包里拿出一把鏟子,“挖吧!”

    “我來吧!”

    顧啟南從許清微手里拿過鏟子,然后開始挖了起來。

    大概挖了快一米深的樣子,泥土里出現了一個深灰色的大袋子。

    顧啟南想要跳下去,去被許清微攔住了,“先報警吧。”

    江宜看到包裹的那一瞬間就已經癱坐在了地上,要不是有豆豆在她身邊,她只怕會暈過去。

    警車來的很快,同來的還有一名法醫。

    他們帶著手套將袋子從泥土里提出來,拉開拉鏈,一股濃郁的腐臭味彌漫開來。

    袋子里蜷縮著一個幼兒的尸體,有地方已經開始腐爛了。

    “豆豆!我的豆豆!”

    江宜淚如雨下,撲著想去抱自己的孩子,卻被警察攔了下來。

    “你們放開我!我要我的孩子!”

    顧啟南上前抱住了自己的妻子,他的眼睛紅通通的,卻不得不忍著莫大的悲痛安撫自己的妻子。

    豆豆也急了,他圍著江宜轉了兩圈,帶著哭腔喊道“媽媽你別哭,豆豆在這里的。”

    董珊珊抹了把眼淚,恨恨地罵道“這t誰干的?怎么忍心殺死一個孩子?!那些人販子就都t應該判死刑!”

    “小雅,你說能找到那個害死豆豆的兇手么?”

    “我不知道。”

    “既然你能看到鬼,和它們交流,那這附近有沒有鬼看到?”

    聞言喬雅望向星蕓,卻見星蕓搖了搖頭。

    這附近沒有多少孤魂野鬼,星蕓之前問過了,沒有鬼魂看到發生了什么。

    另一邊,許清微在和負責這次事件的刑警小隊隊長林峻說話。

    半年前許清微因為一個案件和他有過一次接觸,對方勉強算是相信這些東西的,所以報警的時候許清微直接打的對方電話。

    畢竟這次有不少事情不太好解釋。

    聽完許清微講述過程的林峻揉了揉額角,這發現過程讓他怎么寫報告?!

    豆豆的遺體經過法醫現場簡單的檢查,初步判定是窒息而死,死亡時間超過了四天,具體情況還得回去解刨尸體才知道。

    喬雅他們一起去了警察局做了筆錄,喬雅按照許清微的吩咐都照實說了,做筆錄的警察表情有些微妙,但是并沒有打斷她。

    等出警察局的時候,喬雅還有些擔心“師父,這樣說沒事么?”

    “放心吧,沒事。”

    既然師父這么說了,喬雅也就放心下來。

    現在已經是下午快三點了,她們還沒吃午飯,董珊珊的肚子已經餓得咕咕叫了。

    “小雅,我們快去吃點東西吧,我都快餓死了!”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