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快穿:論逆襲的正確姿勢 > 第26章 冰川末世(26)

第26章 冰川末世(26)

 熱門推薦:
    蘇大伯當時發現家里可能進了小偷后,原本打算一個人去看看的。

    后來想了想,覺得一個人還是有些不安全,又上樓將蘇父喊了起來。

    蘇母聽說家里可能進了小偷,擔心一個人在房間的女兒,就準備去看看,誰想那孩子居然不在房間里!

    這下大家慌了神,在二樓找了找,卻沒看到人,倒是把蘇皓給吵醒了。

    二樓找不到人,自然就要去發出聲音的地方找找。

    因為怕出事,每個人手里還拿了鏟子木棍之類的“武器”。

    沒想到廚房門被從里面反鎖了,里面還傳來打斗的聲音。

    蘇母這下急了,捶著門就開始喊星蕓的名字。

    現在門被打開了,大家也找到了人,而且看樣子小偷也在里面。

    但是,讓大家意想不到的是,星蕓不僅毫發無損,還將進來的小偷給抓起來了!

    現在這些人捆的被捆,暈的暈,還有一個被牙牙撲倒,這讓他們不知道應該說什么了。

    蘇大伯甚至在某一個瞬間懷疑自己是不是年紀大了,所以出現幻覺了。

    他使勁揉了揉眼睛,發現看到的東西沒有任何變化后,才終于確定——

    這不是幻覺,是真的。

    難不成這都是蘇雪干的?!

    蘇大伯眨了眨眼,望向星蕓的目光有些呆愣。

    “小雪啊?這……這是你干的?”

    星蕓從蘇母身后探出半個身子,朝蘇大伯點了點頭,“嗯,是的。”

    “哦。”

    蘇大伯除了干巴巴的“哦”一聲,一時之間不知道應該說什么了。

    而跟過來的蘇皓就沒想這么多,他吹了一聲口哨,湊到星蕓身邊,拍了拍星蕓的肩膀。

    “我靠,蘇雪你牛逼啊!”

    “怎么和你妹妹說話的?!”

    蘇大伯瞪了蘇皓一眼,他不喜歡兒子整天“靠靠靠”的,聽一次就要說一次。

    蘇皓暗地里翻了個白眼,沒搭理蘇大伯,而是繼續和星蕓說話。

    “這簡直就是666啊!我都想給你鼓掌吶喊了,你什么時候學的這些,也太厲害了吧!”

    蘇皓真的是好奇極了,這次回來,堂妹真的是變化太大了。

    先是把牙牙給壓制住了,讓牙牙見了她都不敢大聲叫。

    這次又是一個人制服了幾個小偷,這變化簡直可以用翻天覆地來形容啊!

    這是吃了仙丹打通了任督二脈吧!

    蘇大伯也挺好奇,他問蘇父:“你家小雪什么時候會這些了?還這么厲害了?我記得她以前說話聲音很小的。”

    蘇父望了星蕓一眼,見她半點也沒有躲閃的意思,心里只能嘆了口氣,面上卻笑道:

    “我之前送她去學了些女子防身術,女孩子嘛,會點這些總是好的,可以保護自己。”

    “沒錯,學點這個是挺好的,不過呢,”蘇大伯話鋒一轉,“就算是學會了再多的東西也不能一個人冒冒失失就去做些什么。像這一次,小雪你就應該喊我們過來的,不要自己一個人上,這太危險了!要是人來的多了你打算怎么辦?你一個人打得贏么?太沖動了!”

    蘇父贊同地點點頭,他也沒有想到,自己女兒膽子這么大,居然單槍匹馬對上三個人。

    要是出了事怎么辦?!

    星蕓乖巧地點了點頭,沒有反駁。

    被牙牙壓在身下的劉榮現在整個人已經是自暴自棄的狀態了。

    他沒有想到,幾下就解決了他同伴的人居然是個年紀不大的女孩!

    一個小姑娘他們都打不過,更何況是一群人?

    他一向比較識時務。

    不過,不是停電了么?

    為什么他們家還有電?!

    蘇大伯沒有理會另外兩個人,反正一個暈了一個綁了,也跑不掉。

    他走到劉榮身邊,讓牙牙起來,然后將劉榮一把拽了起來。

    “劉榮?”

    蘇大伯見過劉榮,畢竟和自己的大兒子也做過同學,而且是鄰村的,有時候路上也會碰到。

    劉榮低著頭沒說話,覺得有些丟人。

    平時村里人都說他是個混子,不學無術游手好閑,但是他也從來不做什么偷雞摸狗之事。

    而現在,偷東西被抓了個現行,劉榮覺得丟人極了。

    “站好了,畏畏縮縮地像個什么樣?”

    蘇大伯有些恨鐵不成鋼,好好的一孩子怎么就偷起了東西呢!

    “你說你,你說你……你怎么就變成了這樣?!你媽不在了你就這么混了?你……真是氣死我了!”

    面對蘇大伯的罵聲,劉榮一聲不吭,老老實實地站在那讓他罵。

    等蘇大伯罵完了,星蕓突然開口道:“其實是他告訴我今天他們會過來偷東西的。”

    什么?

    所有人的目光齊刷刷的望向星蕓,里面包含的意思各不相同。

    有震驚的,有詫異的,還有不解疑惑的……

    面對著這么多人的目光,星蕓面不改色地說道:“昨天晚上看到腳印的時候,我還撿到了一張紙條,上面寫的今天晚上會有人過來偷東西,所以我才過來看的。”

    “那你怎么沒和我們說啊!”

    蘇父責備地看了星蕓一眼,這么大的事這孩子居然還瞞著他們。

    “我也不知道真假啊,就想著過來看看,沒想到是真的。”

    蘇皓問:“那紙條呢?”

    “燒了。”

    大家陷入了短暫的沉默,蘇大伯將視線落在劉榮身上,“那紙條你放的?”

    劉榮懵了,

    什么紙條?

    “我……”

    劉榮張了張嘴,卻不知道應該說什么。

    他下意識地扭頭望向星蕓,還是不懂對方為什么要幫他說話。

    “我艸你大爺,劉榮你這小子居然敢陰我們!”

    一個暴怒的聲音打斷了劉榮的話。

    被星蕓卸了一只胳膊并捆起來扔在柴垛的人一聽星蕓的話,頓時火冒三丈,用惡毒的目光死死盯著劉榮,恨不得將他吃了。

    我不是,我沒有,別冤枉我!!

    劉榮終于懂了,這簡直就是栽贓陷害啊!

    如果他承認了,那么他就是背叛老大的人,到時候回去對方還不撕了他啊!

    雖然他們現在是住在他家,算起來他才是房主人。

    但是對方人多勢眾,他在村里又沒幾個朋友,到時候被打的肯定是自己啊!l0ns3v3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