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快穿:論逆襲的正確姿勢 > 第17章 冰川末世(17)

第17章 冰川末世(17)

 熱門推薦:
    看熱鬧似乎是人的天性,就連星蕓也有些好奇前面到底發生了什么。

    村子的小賣部前圍了一圈人,大部分都是年齡不一的孩子,青壯年不多,還有一些老人。

    小賣部的老板娘坐在潮濕的路邊嚎嚎大哭,嘴里還不停地大罵著,詛咒那些人不得好死,死后一定下地獄。

    蘇皓帶著星蕓擠了進去,“‘鐵公雞’這是怎么了?”

    小賣部的老板娘因為平時比較摳門,買東西一毛錢也要斤斤計較,孩子們背地里都叫她鐵公雞。

    加上近年來網絡購物的沖擊,她這小賣部的生意越來越不景氣,脾氣也越發陰晴不定。

    “好像是昨天夜里店里進賊了。”一個和蘇皓關系還不錯的男孩子說道,說完他還好奇地打量了星蕓一眼。

    “東西都被偷了了?”

    “好像是,一早上不少人想過來買點東西,沒想到開門后店子里被翻得亂七八糟的,很多東西都不見了。”

    男孩語氣里還帶著一絲幸災樂禍,周圍的人也在小聲討論著到底是誰干了這事。

    要知道,他們村子現在人并不多,青壯年大多都出去打工了,留下來的都是老人孩子。

    前段時間政府想著開發旅游資源,他們村因為風景好,被納入了規劃中,有些年輕人被家里喊回來了,但人是人數并不多。

    大家都在猜是不是外面村子的人干的,畢竟村子里的人都知根知底,想不出誰會干這事。

    也想著回家要好好鎖好門窗,別讓小偷進了自家門。

    有幾個大媽扶著老板娘進了屋,村委會也說會幫忙報警,幫助調查,但是誰都知道,這東西是很難找回來了,更別說抓到人了。

    回去的時候那個叫蘇一軒的男孩也跟著他們一起,他先是關心了一下蘇皓的腳,然后左右瞧了瞧,湊近蘇皓身邊低聲說道:“皓哥,我知道是誰偷的。”

    “你知道?你看到了?”

    “嗯。”蘇一軒的聲音壓得更低了,“昨天晚上大半夜的時候我被凍醒了,起來上廁所的時候,從窗戶那看到了幾個人影,他們背上背個大包裹,來的方向就是小賣部的方向。”

    “你確定是他們偷的?”

    “八/九不離十吧,”蘇一軒朝手心哈了口氣,然后用力搓了搓,繼續道:“大半夜的不睡覺,行為又鬼鬼祟祟的,除了他們還能是誰?”

    “那你看清楚人沒?”

    蘇一軒頓了頓,他再次環顧四周,將手放在嘴邊悄聲說道:“臉看不清,但是那走路的樣子,其中一個人我瞧著像是住在鄰村的劉榮。”

    劉榮是附近有名的混子,很早就輟學沒讀書了。

    他媽去年得病去世,他將家里的田包給其他人,也不出去工作,整天在附近的村里游蕩,不務正業。

    “不是吧,雖然他是挺游手好閑的,但是沒聽說過他做過什么不好的事,怎么會跑我們村來偷東西了?”

    “誰知道呢!”

    “那你,要不要告訴……”

    “我可不要!”蘇一軒忙擺手,“‘鐵公雞’嘴很碎的,我要告訴了她她一定會把我透露出去,我家就我和我爺奶在家,到時候他們找我麻煩怎么辦?”

    他又叮囑蘇皓:“皓哥你可別告訴其他人了,就算說也別說是我說的,是兄弟我才告訴你的!”

    “剛剛村長不是說要報警么?”

    “那等警察來了再說吧,這天氣我覺得警察都不一定會過來。”

    和蘇一軒分開后,蘇皓回家就說了小賣部的事。

    當然,他沒提蘇一軒的名字,只說小賣部被偷了,好像有人看到劉榮了,最近家里有那么多東西,也要注意一些。

    “劉榮那孩子怎么變成這樣了!”

    蘇奶奶覺得人的變化實在是太大了,他小時候蘇奶奶還見過,看著是挺乖巧的一個孩子,沒想到越長大越不像樣了。

    “還不是因為他爸太混賬了?把好好一個家弄成這樣。”

    蘇爺爺覺得這孩子變成今天這樣都是家庭的原因。

    蘇伯母也加入了話題,“我記得劉榮和我們家蘇晨是中學同學吧?”

    “嗯,沒錯,他上學晚,還留了兩級,巧合和我們家晨晨一個班,比晨晨大三歲。”

    說起劉榮大家都一陣唏噓,只有星蕓低頭轉了轉手機,心里默念著這個名字……

    雪下得越來越大,已經漸漸從小雪變成了中雪,蘇父和蘇大伯兩人各背著一大捆柴在中午的時候趕了回來。

    蘇母她們急忙上前幫他們倒熱水洗臉擦手,然后讓他們趕緊烤火。

    蘇大伯喝下一口熱水,等到胃里升起一股暖意,他才長舒了一口氣,感覺自己活過來了。

    “云省只怕幾十年來都沒這么冷過了,真是凍死人啊!”

    “可不是,真沒想到會這么冷。”

    蘇大伯望向蘇父,“還好你回來了,我們這都這么冷,錦安市簡直不敢想象,說不定得零下二三十度啊!還有,幸虧你買了這么多防寒的東西,不然現在上哪去買這些東西啊!沒看到新聞都說很多地方都封路了么!”

    提到封路,蘇大伯想起早上給大兒子打電話,他說已經在車上了。

    現在雪越來越大,他可別出啥事啊!

    蘇大伯拿起手機給蘇晨打了過去,可這次通話卻沒有被接通。

    眼見蘇大伯的神色有變,蘇伯母急了,“怎么了?我上午打電話給他的時候他還說他在路上,上午應該就能到了,他現在到哪了?”

    蘇大伯沒說話,而是低頭繼續撥電話。

    但是,依舊無人接聽。

    “這……這是怎么回事啊?不是說上車了么?這孩子怎么不接電話啊!”

    蘇奶奶也急了,外面天氣那么差,該不會是出事了吧!

    眼看蘇奶奶一副天塌下來的樣子,而蘇伯母捂著胸口似乎有些喘不上氣來,蘇父忙安撫道:“別急啊,說不定只是蘇晨那孩子將手機放在背包里沒聽到,被……”

    “不是你的孩子你當然不著急了!我的孩子啊……”

    蘇父被蘇伯母一懟,臉上有點掛不住。

    蘇大伯眉心一擰,大喝一聲:“好了!你怎么說話的?還沒有確定就哭什么哭!沒事也被你哭有事了!”

    蘇大伯對蘇父歉意地笑了笑,蘇父搖了搖頭,表示沒放在心上。

    他能理解嫂子的心情,那番話也是無心之言罷了。

    蘇皓也有些不知所措,雖然他挺煩這個處處比他優秀的哥哥,有時候還想著如果沒有他就好了。

    但是此時哥哥可能真的出事了,他的心慌亂急了,完全不知道應該干什么。

    原本氣氛還算溫馨和睦的蘇家因為長孫的失聯而蒙上一層陰影,蘇爺爺沉默地抽著旱煙,蘇奶奶也一直揉著心口,直喊胸悶。

    蘇伯母坐在一旁默默地流眼淚,蘇母在她身邊低聲安慰。

    蘇伯父在客廳來回走了幾次,努力平復下焦躁的心虛。

    “你們別自己嚇自己了,說不定晚點他就打電話過來了。”

    可是,一直到吃晚飯的時候,都沒有接到蘇晨的電話……l0ns3v3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