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快穿:論逆襲的正確姿勢 > 第6章 冰川末世(6)

第6章 冰川末世(6)

 熱門推薦:
    眼見蘇父蘇母的表情有些松動,星蕓又繼續說“爸,媽,這么重要的事情,你覺得我會騙你們么?這樣騙你們對我來說有什么好處?如果是假的,沒兩天不就被拆穿了么?”

    “是啊,孩子她爸,咱家小雪從來就不撒謊的,我覺得她說的應該就是真的!”

    蘇母心里已經開始偏向星蕓,她對蘇父說“再說這么大的事,如果是假的,沒幾天不就穿幫了?而且你沒發現女兒的確和以前不一樣了么?”

    蘇父其實已經有些相信了,因為一開始他就發現了,女兒的神情氣質大變,和他們說話的口氣也和以前不一樣了。

    如果不是發生了什么刺激很大的事,一個人怎么會發生這么翻天覆地的變化?

    蘇母猶豫了下,遲疑道“既然咱小雪說的這都是真的,那我們……我們要不要趕緊告訴其他人啊?”

    按照女兒的說法,這場災難席卷全球,整個水藍星有無數生命因此而喪命。

    既然他們提前知道了,只顧著自己逃難而不管其他人好像有點太沒良心了吧。

    蘇母是個心善的女人,讓她眼睜睜地看著這么多人喪命,她還真做不到。

    “告訴其他人?怎么告訴?你覺得他們會信?!”

    蘇父不贊同,如果不是女兒和他們說了這么多,還將這么大的秘密告訴他們,他們也不會這么快就相信她說的的。

    而且蘇父這么多年來也算是見識了各色各樣的人,知道現在社會上的信任是多么薄弱,很多時候都會以最大的惡意揣測他人。

    有時候他們的好心,換來的并不一定是好報。

    蘇父坐直了身子,看著蘇母厲聲道“在這里我可把話說清楚了,關于咱女兒的事,咱都得爛在肚子里,一個字都不能往外說!誰都不能透露!你要知道,這可是關系到我們女兒性命的事!”

    靈魂從未來回來,知道未來發生的事情,這是多么一件匪夷所思的事啊。

    蘇父擔心如果被其他人知道了,自己女兒會被抓去切片做實驗,或者會被監視起來,這都不是他想看到的。

    被蘇父警告的蘇母有些委屈,事關自己女兒,她當然不會將這件事亂說。

    雖然知道蘇父是擔心女兒,并不是真的罵自己,但是蘇母還是忍不住紅了眼。

    “我又沒說要將小雪的事說出去,你可別冤枉我!我是覺得我們可以適當提醒一下其他人啊,現在網絡不是很發達么,我們可以匿名在網絡上把這件事發出去啊!”

    見蘇母眼睛再度泛紅,蘇父微微蹙了蹙眉,他不自在地咳嗽了幾聲,又偷偷瞄了一眼星蕓,低聲對蘇母說道“我也沒說你什么啊,你哭什么,小雪還在這呢。”

    蘇母抹了抹眼淚沒吭聲。

    “好好好,我的錯,是我話沒說清楚。我的意思是,這件事說出去不會有多少人相信,反倒會讓我們女兒陷入危險之中,難道你希望我的女兒被抓起來被監視起來?”

    “當然不是!”

    蘇母急了,如果其他人和自己的女兒之間做選擇,她當然會選擇自己的女兒。

    “我是想著,在力所能及的情況下,不暴露小雪的前提下通知一些人,不管多少人會相信,至少我們做了我們能做的啊,能救一個是一個,什么都不做我良心難安。”

    “這樣可是可以,但是你要考慮更多的事情。”蘇父耐心解釋道“想救人是沒錯的,但是網絡通知還是有不少隱患。一個是容易被發現,二是現在不是有個什么罪名是關于網絡造謠的嗎?轉發超過多少還會判刑,到時候鬧太大警察說我們造謠,引起社會恐慌,把我們關了怎么辦!”

    “就這么一兩天時間,不會這么快吧……”

    “這種事情很難說的!”

    見蘇母遲疑了,蘇父又繼續說“雖然不好通知所有的人,但是我們那些親戚朋友可以提醒下,然后通過他們擴散出去,雖然速度可能會慢一些,但是安全。”

    “嗯嗯,但是你想得周到。”

    看著蘇父蘇母由一開始的不相信變成討論應該怎么告訴親戚朋友,準備什么避難的物資,說好的晚飯早就被他們拋到九霄云外去了,星蕓一時之間不知道應該說什么了。

    好像……沒她什么事了?

    就在這時,門鈴突然響了。

    蘇父蘇母停止了討論,齊齊望向大門。

    現在這個飯點時刻,誰來了?

    蘇父剛剛站起來,就看到星蕓比他動作更快地起身,直接越過他們去開門。

    蘇父和蘇母對視一眼,跟了上去。

    大門打開,門口站著一名身穿警服的中年男子。

    男子劍眉虎眼,挺鼻薄唇,眉宇間帶著凜然正氣。皮膚呈古銅色,一身警服襯得對方身姿挺拔。

    警察怎么上門了!

    看到警察的第一眼,蘇父蘇母第一個反應就是——難道自己女兒的事暴露了?!

    還不等對方開口說明來意,蘇父一把扯住身前星蕓的胳膊,將她拉到了身后,自己一個健步擋在前面。

    而蘇母在后面握住星蕓的手,身子微微向前,同樣以一種保護者的姿態將星蕓身后藏。

    兩人這一系列動作讓門口的裴義昌目瞪口呆,他眨了眨眼,下意識地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衣服。

    沒錯啊,穿的是警服,怎么感覺他像個上門要債的壞人似的?

    明明大家都說他長得很正氣啊!

    一看就是好人!

    蘇父眼神閃爍,他咽了咽口水,努力挺直了身體,臉上帶出一個公式化的笑容,“警察同志,你有什么事么?”

    裴義昌仔細觀察了一下這一家人,這對父母對待自己的態度明顯不對勁,眼神中也帶著一絲警惕和防備,這完全不像一般人見到警察的樣子。

    有情況啊。

    裴義昌覺得自己這次來對了。

    他朝被蘇父蘇母擋在身后的星蕓望了一眼,先是掏出了自己的刑警證給他們看了一眼,驗證了自己刑警的身份,然后語氣溫和地問道“這里是蘇雪同學的家吧。”

    。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