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我的火辣女神別惦記 > 0241 股價大跌

0241 股價大跌

 熱門推薦:
    說回顧慧文,在辦公室中吹著空調,喝著茶,心情十分愉悅,用一招借刀殺人,成功將高名趕走,整個集團,再無人能威脅其位置,怎么能不高興呢?

    “高名啊高名,休怪我無情,全都是你自找的,誰讓你那么聰明,以至于功高蓋主,讓我毫無辦法,唯有如此。”

    顧慧文嘴角微勾,露出一抹驚天地泣鬼神的驚悚笑容,旋轉了一下旋轉座椅,笑道,“不錯,副董事長的座椅比我董事長座椅還舒服,這讓我如何不趕你走。”

    咚咚咚!

    “進來。”

    “董事長,他回來了。”秘書鄭潔說道。

    “好,進來。”

    他正是公關部主管潘旭,鬼鬼祟祟進來,見著顧慧文,恭恭敬敬的叫了一聲董事長。

    顧慧文立刻冷著一張臉,說道,“情況怎么樣?一群背叛我的家伙準備如何反擊?姓高的對你們說了什么。”

    “說了感謝我們的話,我們追隨他離職,感到高興又內疚等等。”潘旭像一個復讀機一樣說道。

    “沒說別的?比如報復?”

    潘旭搖著頭,說道,“姓高的表面看似沒事,心里一定崩潰,怎么也沒想到突然就把他開除,吃午飯的時候,雖然時不時笑一笑,在我看來,在假笑。”

    顧慧文沒說話,沉默了,仔細的想了想,說道,“姓高的不會就這么輕易被打敗,肯定會有所動作,報復我,甚至侵吞整個顧氏集團,你繼續潛伏在其身邊,有消息隨時匯報。”

    “是,董事長。”

    顧慧文上前拍了拍潘旭的肩膀,說道,“好好干,工作出色,一定不會虧待你。”

    “多謝董事長的好意,不敢奢求。”

    “好,非常的好,去忙吧。”

    潘旭低頭哈腰,行了一個大禮,轉身而去。

    秘書鄭潔豎起大拇指,說道,“董事長厲害,凡事都想的周全,可謂滴水不漏、未雨綢繆,令人佩服。”

    顧慧文笑道,“這不算什么。話說回來,鄭秘書啊,你覺得我做得過分嗎?高名畢竟跟我了好幾年,集團能有如今的規模,他的確功不可沒。”

    鄭潔搖著頭,說道,“姓高的活該,你做的一點不過分,相反非常漂亮,不僅名正言順,還堵住員工的嘴,無人敢非議。”

    顧慧文喝了一口茶水,說道,“就你說話,我愛聽。”

    叮鈴鈴!

    這個時候,辦公桌上的座機電話響了,鄭潔拿起話筒,說道,“喂,董事長辦公室。”

    “鄭秘書,是我,楊老板。”楊華才在電話中說道。

    “什么事,楊老板。”

    “顧董事長在嗎?把電話給他。”

    鄭潔看了看顧慧文,得到同意才遞交話筒。

    “喂,楊老板,又怎么了?”顧慧文面帶笑容說道。

    “董事長,不好了,我們集團的股票直接跌停,損失有點嚴重。”楊華才著急道,一個跌停就是好幾個億,非常心疼。

    “就這樣直接開除副董事長,或許是個錯誤,還沒有到無法挽回的地步,我認為……”

    楊華才還想繼續說,顧慧文打斷笑道,“一個跌停怕什么?楊老板莫驚慌,等晚上我讓公關部的釋放一個大利好消息給記者,明天肯定漲停。”

    “確定沒有問題?”

    “包在我身上,我顧慧文什么時候欺騙過你?”

    “好吧。”

    楊華才這才掛掉電話。

    第二日。

    顧氏集團依然下跌,還是一個跌停。

    又損失好幾個億,幾個股東楊華才和朱吳明以及后來的紛紛打來電話,詢問,到底什么情況?股價怎么還在跌?誰在大量拋售股票?

    顧慧文笑著回道,“別著急,一切還在掌握中。”

    “真的還在掌握?昨晚不是發布要大手筆分紅嗎?如此利好,股價按道理應該一路高升才對,還在跌,而且又是跌停板,不太對勁。”朱吳明在電話中質疑道。

    “兩天跌停,損失了五個億,這不是小數目,董事長得注意啊。”楊華才又說道。

    “知道,你們不要著急,不就是兩個跌停,放心,后面肯定會漲上來的。”顧慧文安慰道,臉上帶著笑容,笑得略顯勉強。

    損失這么多錢,能不著急嗎?楊華才說道,“股價一路下跌,肯定與開除高名有關,顧董事長,依我看,還是……”

    “已經說了,不用擔心,要我怎么解釋,你們才聽?我向你們保證,明天股價絕對漲停,行了吧?”顧慧文信誓旦旦道。

    聽到這樣的話,楊華才、朱吳明才掛掉電話,把心收回肚子里。

    顧慧文長嘆一口氣,倒在沙發上,揉了揉太陽穴,嘀咕道,“兩個沒用的東西,虧了一點錢就著急,還怎么成大事?”

    第三天……第四天……兩個星期過去。

    顧氏集團的股價沒有一點起色,相反還在不停下跌,十天交易,八天跌停,股價已經從五元一股,跌到了兩元一股,三百億的資產,嚴重縮水到一百億不到。

    如若今天再繼續跌停,只剩下九十多個億,這個時候,別說楊華才、朱吳明坐不住,就連顧慧文開始著急,著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不得已召開緊急會議。

    “到底發生什么?誰在大量拋售我們集團的股票啊?每天封跌停板都是幾百萬手,算一算,就是十多個億的資金,這特么誰干的?”楊華才質問道。

    顧慧文焦頭爛額,本來油光蹭亮的臉,越發的陰黑,之前一點沒有注意,現在似乎太晚。

    朱吳明猜測道,“會不會就是姓高的干的?就那么開除他,懷恨在心,于是就大量賣出集團股票。”

    “這個不太可能,姓高的只有一個億的股票,他的資產加起來不過五個億,哪來的十多個億資金?”楊華才否認道,“而且持有我們集團股票的幾大股東沒有幾個,詢問過了,他們都沒有賣出。”

    “他們也非常著急,想知道到底什么情況?誰偷偷買入了我們集團那么多的股票,一點沒有引起我們警覺?”

    顧慧文、朱吳明、楊華才看了彼此一眼,都想知道,但是都不清楚,如丈二的和尚,摸不著頭腦……l0ns3v3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