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鄉村超品小仙醫 > 2737.第二千七百三十七章 青龍劍氣

2737.第二千七百三十七章 青龍劍氣

 熱門推薦:
    就這么死了。

    高瘦男子帶著希望的死去。

    嗯,死的很安詳。

    干尸雖恐怖,可干尸臉上的希望之意還殘留,要比外界的十具干尸好看了許多。

    至于高瘦男子所爆發出來的劍氣,全部被楊辰吸收。

    “不夠,還差的遠!”

    楊辰抬頭,眼神異常犀利。

    上方一眾人多是臉上布滿了驚色。

    雖然,外面的十具干尸表明了“段武”的態度。

    但是,當眾殺人……當著少宗主的面殺,眾人都不知道如何來看待下方的“段武”了。

    接著,一雙雙目光落在了荊天問的身上。

    沒人有膽為了表現而沖下去了,都在等待著荊天問的意思。

    此刻,荊天問一臉的陰沉。

    他的手一抬。

    “只會讓別人送死嗎?”

    楊辰淡淡的道:“你就這么膽小怕事的?少宗主之位你憑什么來坐?”

    跟著,楊辰又對眾人,道:“你們跟著這樣一個少宗主,有什么前途可言?”

    “大膽!”

    一名劍王子妖媚女弟子憤怒喝道。

    楊辰目光掃向了她,道:“在你心里,你的少宗主是不是無所不能?是不是在仙門中乃年輕一輩中至強者?”

    妖媚女子不置可否的樣子。

    “我斬他元神,他都不敢下來與我廝殺,你信不信?”

    “你們信不信?”

    楊辰的聲音無比嘹亮。

    “你敢!”

    荊天問意識到楊辰要做什么了,他怒吼一聲的同時,發出了出擊的手令。

    然而,那數十人沒一個動的。

    因為,在他們耳中想起了一聲慘叫。

    “啊!”

    這是荊天問的慘叫聲。

    卻不是從荊天問那里發出來的,而是另一方。

    眾人看去,就見另一個荊天問身上出現了密密麻麻的血色裂痕。

    一把血刀懸在頭頂。

    “少宗主?”

    有人不解。

    有眼見的人則是瞬間明白了,那是荊天問的一縷元神!

    少宗主居然能夠分割元神了,著實驚人。

    當然,現在不是驚這個的時候,他們最驚的是“段武”如何禁錮了化神期大能的一縷元神的?

    看其意思,這是要斬殺了那縷元神。

    眾人還在想著呢。

    那把血刀當空劈下。

    噗嗤!

    荊天問的那縷元神被斬開了。

    爆發出來了強烈的血霧。

    血霧太濃,這天空就像是下起了血雨一般。

    還有什么比這更讓人驚恐的嗎?

    一時間,都沒人敢去直視荊天問了,只能用著余光去看。

    他們看到荊天問的嘴角流血,荊天問眉心位置裂開了一條口子,一股股的鮮血往外鉆。

    荊天問的氣勢明顯的下降了幾分。

    哪怕真的是化神期分神境修真者,分化體被摧毀,也會受到影響。

    更別說一個出竅境的荊天問通過寶物或者秘法分化出來的元神了。

    荊天問的臉通紅。

    是因為一縷元神被斬的緣故。

    也有羞惱所致。

    如此多的人在場。

    在場者可以說是這個時代里東天域最強的一批年輕人了。

    這些人,等他荊天問坐上劍王宗宗主之位的時候,一大部分會是他的力量。

    他早都將這些人當成自己的屬下來看待。

    在自己屬下面前丟人……丟不起這人!

    化神期的荊天問當真因為小心之前不下來殺“段武”嗎?

    不完全是。

    立威是一方面啊。

    而現在,威沒有立成,反倒當眾被羞辱。

    不可忍!

    下一刻,荊天問手中出現了一把劍。

    此劍為青色的。

    綻放著青色的光澤。

    很大一片地方都變成了青色的。

    此劍名叫青龍!

    取此名不是隨便亂取的。

    “死!”

    隨著荊天問一聲怒叫,青龍長劍擊出。

    在場者都聽到了隱隱的龍吟。

    緊接著,有一頭青色長龍從劍里鉆出來,咆哮而去。

    青龍攪動風云。

    鉆出來的青龍將下方的斷劍都影響的嘩嘩作響。

    這一劍威力恐怖,上方的人全都被震懾住了。

    這就是荊天問啊!

    這就是化神期的一劍之危!

    可恐可怖!

    跟著這樣的少宗主,前途無量!

    再看下方的“段武”。

    一個小小元嬰境界罷了,即便功法詭異又如何?

    在絕對的境界差距之下,靠什么來彌補?

    不能彌補。

    只有一死。

    就如荊天問喝出的那一聲死一樣。

    眨眼之間,長劍激蕩出來的青龍到了楊辰面前。

    它張開大嘴直接去吞。

    一口下去,上方的人看不到“段武”的身影。

    “呼……”

    不少人長出了一口氣。

    “少宗主威武!”

    也不知是誰喊了這么一聲,緊跟著,越來越多的威武聲響起。

    在贊揚的聲音下,在仰慕的目光中,荊天問就如天選之子一般的面無表情。

    對,斬殺一個元嬰境界的段武罷了,還不會讓荊天問露出驚喜之色。

    聽著興奮的吼聲,目光從一個個面孔上掠過。

    荊天問倒也滿意。

    他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身為少宗主,年輕一代的不對他仰慕,對誰仰慕?

    早晚要坐上宗主之位的啊。

    遺憾的是……喪失了一道元神。

    這斷絕了他此次洗禮晉升的可能性。

    不過不打緊。

    殺了段武,段武的物品會留下來。

    找到辦法進入血湖,別說修復元神了,直接跨越到合體境都不難!

    想到這,荊天問眼神里才出現了興奮的光彩。

    他慢慢轉頭,面向了闞悅。

    闞悅下意識的往后退了一步。

    “幫我一個忙如何?”荊天問輕聲道。

    “少宗主請說。”

    闞悅覺得不妥,可也不能不答應。

    “幫我取了段武的空間戒指。”

    荊天問這話就有講究了。

    他猜測“段武”是血魔分化體,那血湖之中血魔真身是否在,還不知。

    眼下,將海王宗的闞悅拉進來,再好不過了。

    闞悅深深的看了一眼荊天問,她點頭:“好。”

    在一眾羨慕嫉妒的目光下,闞悅朝著下方掠去。

    “不用怕,那是青龍劍氣,短時間不會消散,但在本少宗的掌控之下。”荊天問喊道。

    闞悅也不答話,他被青色的光芒給籠罩了。

    等待。

    按理說取一枚戒指罷了。

    這都十多個呼吸過去了,闞悅竟然還沒出來?

    荊天問眉頭一皺,他喊了一聲:“闞悅!”

    沒有闞悅的聲音回應。

    “少宗主,屬下愿意下去探查。”一人道。

    “屬下也愿意。”接連又有幾人紛紛道。

    “你們七個下去看看。”

    荊天問總覺得這片山谷很奇怪,難道要出岔子不成?l0ns3v3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