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最后一個大魔頭 > 第74章 談判

第74章 談判

 熱門推薦:
    這不光是一種天生的段位壓制,同時也是種族壓制!

    這洞塔天王說白了就是一個老鼠、因為一場意外得了修行,本身實力并不強悍!

    最多靈動期一層左右,而剛才它說的逼出了小男孩的魂魄,其實只不過是一些粗鄙的幻術,

    所謂的幻術科學的解釋就是通過一定的手段刺激大腦皮層產生幻覺。

    而這種幻術根本無法影響那些修煉者,所以在二狗子一出來,只是一個鼻息那幻術便消散了。

    “你又在欺負誰呀!”一個悅耳的女子聲音從店門外傳來。

    而后一個身穿白色旗袍女子走了進來,她身上那件旗袍完美的展現出女子那曼妙的身姿。

    一顰一笑間散發出一種勾人心魄的美,是那種妖艷中帶著清純。

    二狗子扭過頭看向來人,老熟人,主人不在多虧了這回老熟人的幫助才維持下來這間小店。

    “白郡主,沒啥只是張特這小子被一個小妖怪迷了神志!”二狗子懶散的回答道。

    白郡主?!洞塔天王扭頭看向那個女子,頓時雙眼有些泛黑,額頭開始冒出細密的汗珠!

    可以說現在洞塔天王的魂三魂已經丟了兩魂!

    這走進來的女子正是白菲兒,同樣洞塔天王也明白白菲兒的身份,雖然他是一個小妖,但是一些基礎信息來源還是有的!

    此時他的內心獨白再一次變換!

    “這些都是什么人啊!連九尾妖族的郡主都認識!”

    白菲兒看了一眼柜臺上已經傻眼的洞塔天王,來到二狗子身邊。

    二狗子將事情原委與她說了一下,了解了全部之后白菲兒秀美微挑道“你是哪個山頭哪家洞府的?!”

    這是一個很簡單的妖族問話,意思就是在問,你是哪里的妖,在那個地方修煉。

    因為當年妖族大舉遷入那個妖族空間內,有一些野外散修的小妖并沒有一起跟隨,反而是留在了人間。

    對于這段話就是表明一下妖族的身份,用以區分是本地的還是妖界的。

    洞塔天王立刻站直了身子道“小的叫做洞塔天王,乃是廬山上一個成了氣候的洞老鼠。”

    “噗次!”在聽你道洞塔天王說自己的名字,白菲兒被這個中二名字給逗樂了!

    不過轉念一想,好像不太妥當于是正色道“那你為何纏著這個小孩,你可知道我妖族的規矩?!”

    在妖族有許多規矩,其中就有一條,妖族之人不得干擾和打擾凡人的生活,除非凡人自愿,否者在俗世間殘存的妖族不可輕易干擾!

    這樣做的目的也是為了維護這個已經算得上脆弱不堪的空間一種保障。

    當然不止是妖族,就連人類那些修煉者以為是如此。

    聽到白菲兒的話,洞塔天王立刻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將他的遭遇說了一遍。

    聽完后白菲兒無奈的嘆了口氣道“小天王啊,你要知道這是你的劫難,你修煉這么多載也應該明白!”

    “可是小人,勤勤懇懇沒做過一件壞事,為啥要受到這樣的懲罰!”顯然洞塔天王還是有些不服氣的。

    白菲兒上前摸了摸附身小孩的頭道“因果循環,這是逃不掉的,有因必有果,這樣吧你先退到我這枚玉佩之中,帶他們一家子醒了過來,我要他們一家子和你簽訂一條保家仙的契約,這樣你可以每日收到供奉,修為也會大進一步!”

    說吧白菲兒一番手一枚品質上佳的玉佩出現在她手中。

    洞塔天王略微思索之后便小男孩再一次抽搐,而后一股青煙從小男孩眉心中出來,在白菲兒身邊轉悠了兩圈似乎在表達感謝便進入到那枚玉佩之中。

    當洞塔天王徹底進入玉佩之后,柜臺上都是小男孩身子一軟直接躺在了柜臺之上。

    不過雖然面頰還是看起來病態,可至少呼吸很平穩。

    畢竟被人附身,還是個凡人,體內精血虧損照成暈厥很正常。

    沒了洞塔天王的幻術,剩下的三人才清醒過來。

    張特首當其沖先醒了過來,看到白菲兒,心下有些歡喜道“白老板。”

    張特早在兩年前便已經知道這個白老板真的是一個狐貍,只是他張特對白老板確實愛慕,也就不在乎是不是狐貍這回事。

    白菲兒對這張特微笑的點了點頭,表示問好。l0ns3v3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