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最后一個大魔頭 > 第19章 校園鬼話活動(二)調整完畢

第19章 校園鬼話活動(二)調整完畢

 熱門推薦:
    不過雖然譚立坤做的很多手準備,可惜一到教室,自然而然還是成為了一些人的焦點。

    原因很簡單!

    只因為余萌的一個舉動!

    譚立坤剛到教室,余萌看到進來的譚立坤眼前一亮,興奮的立刻招手,示意譚立坤座他邊上。

    譚立坤無奈的看著教師內的其他人看著,只能感嘆果然還是美女的魅力大。

    現在全班都在看著自己,無奈只能坐到余萌身邊。

    “昨天那個是你姐姐?!”余萌問道?!

    譚立坤雖然很不想為這個事情解釋什么,但是沒辦法,畢竟都看到了張琪,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只能點頭道“是的,我表姐。”

    “你表姐,好像是那個金鼎會所的的大小姐?!”余萌一臉放光的看著譚立坤,就像個好奇寶寶。

    譚立坤只能無奈的點了點頭“嗯。我叔叔開的金鼎會所。”

    就在譚立坤和余萌互相閑談聊話題的時候,一個聲音忽然道“走開!”

    聲音雖然不是很大,但是卻透露著一股高高在上的自傲感

    所有人都看向譚立坤的方向,其中還有一些人著帶著戲虐的神色看著譚立坤。

    譚立坤回頭看到站在他身邊的是一個高大帥氣的男同學。

    這男同學,眼神高傲,因為譚立坤坐著所以有些居高臨下的看著譚立坤,一臉天老大他老二的架勢,嘴角帶著一絲的嘲笑。

    譚立坤記得這個男同學也是國學院的學生,不過是比他高一屆的學長。

    記得名字是叫“張成才”家里是wj市的地產開發商,為人在校極為乖戾。

    以前在國立大學有一個同學不小心惹到了張成才,其實不過是一個插隊的事情,那個同學稍微說了幾下。

    而結果就是那個同學大學3年幾乎都是在醫院度過,如果那個同學家里還有點背景的話,可能還好解決。

    可那個同學的家里都是工薪家庭,在加上又是wj市的人。

    即便有苦也難以開口!

    要知道張成才的父親,雖然在wj市是一個地產開發商,但是在其前身可是一個高利貸的機構。

    高利貸是干嘛的,自然需要黑白兩道通吃,不然怎么能要回賬呢?!

    所以那個同學為了父母安危,不論受到了多大的傷害,都只是默默忍受。

    此時

    看到張成才其他的同學又怎么會不知道接下來是什么事情呢?!

    國學院的其他的學生都知道余萌是張成才看中的女人。

    一時間教室里許多人開始竊竊私語。

    譚立坤自然是能聽到他們在說什么,畢竟對于他這種實力的的人來說,教室里任何人的風吹草動,都不能逃離他的注意。

    所有的話語都逃離不了一個。

    “嘿!我早就看這小子不爽了,每天裝b看著就煩!”

    “活該,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還想泡余萌?!”

    “張成才學長,加油干死這個傻”

    這語氣,有著說不出來的幸災樂禍。

    譚立坤有些無語,自己啥都沒做,為啥要躺著也中槍?!

    余萌秀美一蹙,內心有些不悅,其實她也知道張成才對他的想法。

    最初張成才溫柔大方到也在余萌的心中留有了一些好印象。

    只是后來余萌聽到了許多張成才的事情。

    那些事情并沒有任何正面的描述,自然而然余萌對于他的評價跌到冰點。

    后來每次見到張成才,余萌都不給他任何的一絲情面。

    不過

    這張成才到也是臉皮厚,明明知道余萌對她的感受不好,可卻依舊還是熱情無比。

    之所還不怎么翻臉,只是因為張成才在的話,至少在國立大學內沒有什么人再會糾纏她。

    也只有這一個好處!

    “你對我的朋友要做什么?!”余萌一臉厭惡的神色。

    張成才聽到余萌說的話臉上的肉微微一顫,眼神微微一咪。

    “余萌,你什么意思?!為了一個窮小子真的對我?!”

    “我們要上課了!請你離開!”余萌站起已經開始下逐客令了。

    張成才臉色有些發黑,明顯額頭上青筋暴突,強忍著怒氣“行!我走!”

    在張成才走后,余萌有些歉意的對譚立坤道“對不起。”

    譚立坤笑著搖了搖頭,不過眼神中的一道精光一閃而逝。

    剛才譚立坤很明顯感受到了張成才的惡意!

    以前譚立坤可能得過且過,畢竟他不想惹事,但是現在自從經歷了大賢者的事情,看到了大賢者因為自己而受傷。

    那個時候開始譚立坤就開始有了一些變化,只是這個變化他自己并未察覺。

    余萌見譚立坤沒有對此事有介意,心下也是松了口氣,她可不想因為這個事情要譚立坤對她有什么不好的想法。

    “那個,譚立坤今晚上我要組織一次社團活動,你一定要來。”

    譚立坤想了想感覺今天并未有什么其他事情,于是道“行啊,幾點?!”

    余萌一臉神秘的對譚立坤小聲道“今晚零點,學校舊宿舍樓,講述鬼故事!”

    國立大學舊宿舍樓

    是在ing國時期建設的一個老舊教學樓,據說當年建設的時候就是在一塊墳地之上。

    那個時候著塊墳地上經常出現奇怪的事情,最后甚至于都演變成為了一塊不祥之地。

    當時為了解決這個問題,說請了一個風水大師想要解決這個問題。

    那個風水大師說必須要在這塊不祥之地上,建立人氣極旺的東西,而做好的便是學校!

    只是最開始的時候,國立大學確實也是風平浪靜。

    可是之后在國立大學的宿舍樓中有一名學生自殺,從那之后便有些一發不可收拾!

    甚至于最后有人說國立大學的宿舍樓是一塊詛咒的地方。

    最后國家解放的時候,為了推翻封建迷信,有一批hng衛兵來到這里想要證明封建迷信不可信。

    進去的學生有二十人,但是最后沒有一個人活著出來!

    那之后國立大學才開始重視這個是事情,但是當年的那個年代,即便重視也不能太過張揚。

    廢除了當年的宿舍樓,新蓋了一棟宿舍樓,老宿舍樓從那之后被限制為禁區。

    不過人嘛總是會有好奇心,于是為了要哪些學生不再進入老宿舍樓,校方將所以能進入的入口封死。

    而今天余萌說的對地方便是這里,譚立坤有些覺得拉手。

    因為他剛來到國立大學的時候,便感覺到一股陰寒之氣,從國立大學的背面透出,哪里便是老宿舍樓的地段。

    作為修煉者,自然是感知上的準確度要高于一般人。

    “怎么了?!”余萌看到譚立坤臉色瞬息萬變,于是開口問道。

    譚立坤對余萌說道“一定要去?!”

    余萌道“額,是啊!多刺激!”余萌有些不明所以。

    下課

    一名剛剛在教室內的學生,四下看了看遍跑向了一個比較,偏僻的男廁所。

    此時的男廁所內已經有了好幾人,其中一個正是那張成才!

    那同學見到張成才私有畏懼,但是又有些無可奈何。

    張成才見到進來的人,一臉不屑,呵斥道“站在哪兒干什么!我要你辦的事情怎么樣了?!”

    那名跟譚立坤同班的同學怯懦的小聲道“我聽他們說晚上要去老宿舍樓。”

    聽聞張成才眼珠子一轉,心下生出一計,對著其余人嘰里咕嚕的說道者。

    大致意思就是,晚上一起去國立大學老宿舍樓,將譚立坤教訓一頓。

    只是他們卻不知掉!

    這一次的決定將是他們一輩子最后悔做的事情!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