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最后一個大魔頭 > 第二百五十二章 背后的人!

第二百五十二章 背后的人!

 熱門推薦:
    黑蟒直接洞穿了一號小隊長的身體,然后那纏繞在黑蟒上面的紫色應天珠力量,瘋狂從這個傷口中涌入。

    頃刻間

    紫色的光芒一融入一號體內,紫色光芒瘋狂在他體內游走。

    肉眼可見在一號的皮膚下,那紫色光芒若影若現,像一條條蟲子在其體內蠕動。

    一號不斷地顫抖,他頭顱上控制他的那些黑色粘液,也在此刻想要分分脫離一號的身軀。

    就像生物遇到自己的天敵,本能的想要逃離!

    然后其中一個黑色粘液終于脫離了一號的身體,掉落在地上,只是在一號的身體之上留下了一個可怕的窟窿!

    順著窟窿看去,能看到紫色光芒在其中穿梭,并且還能看清楚,在一號體內,黑色粘液正在不斷地和應天珠相抗衡。

    每一次黑色粘液觸及到應天珠的力量都會有大量的青煙出現。

    那個脫離了一號軀體落在地上的黑黑色粘液,在地面上不斷的扭曲著。

    并且隨之傳來“唧唧唧唧!”的怪異的叫聲。

    聽到這個叫聲,譚立坤眉頭再一次緊鎖。

    因為他很清楚黑色粘液本就是自己的一部分,可以說他們是譚家歷代的怨氣匯聚,是一種無生命的形態。

    是一種污穢之物或者更加確切的說是怨氣之物!

    沒有思想,沒有畏懼,只有聽從自己的指揮。

    可現在,很明顯這些怨氣體變成了有生命的形式!

    幾秒之后,那些還在負隅頑抗的怨氣之物根本不是應天珠力量的對手,開始紛紛逃離一號小隊長的身體。

    之后便見一號的身體,像千瘡百孔的氣球,應天珠的力量從那些粘液脫離的孔洞中往外冒出,一號小隊長的身體也開始慢慢龜裂。

    一片一片如同燒盡了的紙灰。

    那些沒了一號為載體的怨氣之物,像是發了瘋一樣開始朝著其余的進化者身上逃竄,直接順著那些被控制好的進化者身體攀爬向上,加入了其余怨氣之物的步伐,一起朝著進化者頭顱中鉆去。

    有了這些怨氣之物的加入,那些進化者實力再一次提升一個臺階!

    雖然劉蘇和許軍二人對抗這些進化者還能游刃有余,可有了這些黑色粘液的加入本身的進化者實力提升,對于二人來說倒也感受到了不小的壓力。

    只是在二人戒備這些人的下一次攻擊時候,他們同一時間受到了召喚,齊齊的看向譚立坤的方向。

    譚立坤直視這些人,眼中沒有一絲的畏懼,一只手將長槍緊握,另一只手摸向胸口的應天珠,應天珠似有所感,紫色的光芒在隨著譚立坤呼應

    下一秒

    所有的進化者,都朝著譚立坤而來,每一個速度都不慢。

    可面對已經調用了應天珠力量的譚立坤,這些還不夠看!

    譚立坤手中的黑蟒飛舞,如黑蟒出洞,讓人只感覺黑紫交雜,眼花繚亂!

    不遠處

    劉蘇一直在記錄著譚立坤的一舉一動,可隨著譚立坤的黑蟒揮舞的越來越快,她的大腦已經開始無法清晰記錄下來全部過程。

    “你看清楚了嗎!?”劉蘇問著身邊的許軍。

    許軍苦笑一聲搖了搖頭道“你都沒看清楚,我怎么會啊,我只能說他絕對比和我對決的時候更加可怕了!”

    許軍這一次沒說大話,因為他明顯感覺到現在的譚立坤哪還有之前那種頹敗之相,這是根本就惹不起啊!

    “嗯,現在我們按兵不動,看看他們到底什么情況,再作打算。”劉蘇淡淡的說道,一雙眸子卻死死的盯著譚立坤和那些進化者之間的戰斗。

    生怕中途出現什么變故,自己這邊無法反應。

    此時

    那些進化者已經來到譚立坤面前,譚立坤根本就沒有任何的空閑以及猶豫,一槍一個將他門那些不自量力的進化者全部送上了另一個世界。

    手段干凈利落,沒有拖沓。

    在解決完這一切之后,譚立坤將長槍立于身前,環顧四周冷聲道“黎德!出來吧!”

    “啪啪啪“掌聲不斷。

    隨后在一處空氣中,出現一點點波動,一個人影出現在三人面前。

    許軍而劉蘇自然對這個人不陌生,同樣譚立坤也對他不陌生!

    在剛才的交戰之中,譚立坤一直都在反復思考被自己怨氣之物感染的人為什么會反叛。

    一直到一號身上掉下來的那些怨氣之物會朝著另一個寄生體上附著后便明白了!

    怨氣之物本就是沒有生命的,它們聽從是譚立坤來自血脈中的意念驅使而動。

    剛才他聽到的那怪異聲音,并不是怨氣之物發出的聲音,而是來自于一種小型機器,或者說是一種裝有自己血液并且模擬自己氣息的機器!

    能做到這一點的只有一個人!

    黎德看著譚立坤略有深意的說道“我猜猜,你認為是我的原因應該是一號身上掉下來的那個怨氣之物發出的叫聲吧!”

    譚立坤沒說話,黎德也沒有太過于在意,而是看了一眼劉蘇和許軍二人道”許軍,好久不見了~還有劉蘇你也是~“

    許軍和劉蘇二人被黎德點名,按道理應該是一件好事情,可二人再看向黎德的時候,背脊骨像被毒蛇盯著,難受無比。

    “你知道背叛我的下場!”譚立坤將長槍拔出,冷然的說道。

    語氣之中,不溫不火,卻有著濃烈的殺意。

    黎德似乎為了配合譚立坤的殺意一樣,哆嗦了一下后放生大笑道“背叛!?您是不是有些誤會,我一直都沒有背叛過我的主人!何來背叛一說!?“

    聽到黎德的話,譚立坤一愣,立刻察覺到了什么,用自己的神識朝著黎德感應過去。

    在譚立坤的神識之內,黎德的身上有著無數條細小的透明絲線,他知道那些是黎德作為生物存在在這個世界上的命運線!

    那是一種天地對于黎德的認可,一般來說如果沒有了這命運線,那么人必將死亡。

    只是譚立坤并不是再找這命運線,而是另一條,同樣重要的線!

    因果線!

    是非因果,都有定論,它的存在是輔助命運線,完成生物一個從生倒死這個過程中,你解除了誰,于誰有過交到,都會產出一根因果線!

    因果線是決定,你這一生的命運走向的尺碼!

    當然除了因果線,命運線還有其他的,在這里就不一一介紹,以后遇到再談。

    然而

    此刻在黎德的身上,這個本來應該和自己有千絲萬縷關系的因果線,竟然只有短短的一根跟自己的因果相聯!

    “修改因果!?“譚立坤看到這個之后,立刻就明白了!

    黎德的因果線不知道什么時候,被人悄無聲息的修改了!所以在黎德的所有軌跡里,譚立坤只是一個任務目標或者是一個客人!

    ”好手段!“譚立坤抬頭看向天空,低聲吼道。

    這種修改因果線的手段,可不是他現在這個層次能夠掌握的,因果修改看似見到,其關聯到的后續事情數不勝數,一個不留神,自己糾纏上了因果,那可就是得不償失了!

    天空之上

    似乎沒有任何東西,譚立坤知道哪里絕對有人在監視著自己現在做的一切事物!

    譚立坤沒說錯

    天空之上,確實有東西在一直監視著譚立坤的一舉一動,那東西如同天空的顏色,完全要人無法察覺。

    而駕馭它的人則是在距離現在這個位子千里之外的一處斷空境的仙府內。

    一個巨大的鏡面在仙府正中見擺放著,上面現實的赫然就是譚立坤他所在的位子。

    鏡子前

    有兩人

    一人身穿淺色道袍,頭扎道髻,一臉驚愕的看著此刻鏡子中的一切說道“楊兄,這譚家的怨靈匯聚的身體,感知這么強大!?我這虛空神鏡他都能察覺到!?”

    被他稱呼楊兄的那個人,此時則是冷冷的看著鏡子中的譚立坤,似乎想要穿過鏡子直接震懾譚立坤的模樣!

    “天夢,你多慮了!他估計是得到了空寂那個小輩的信息,知道我們的存在而已。”這人開口的時候,似乎天地靈氣都在為其顫動。

    天夢一聽,心中有些氣憤道“那些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家伙!楊兄要我們再出手一次,如上一次一樣滅了那些家伙吧!”

    “滅?當年要不是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你以為真的會這么容易!?現在彌勒那個老家伙一直待在里面不出來,為的就是防止我這一手!”

    天夢一聽,想了想也是,那彌勒可是另一派系的領軍人物,實力跟他們旗鼓相當,雖說那一派系如今勢微,卻還是有幾個老不死得家伙在哪兒趁著,有些棘手!

    見天夢愁眉苦臉,被他稱呼楊兄的那個人道”好了,天夢,你也別愁,只要我們加把勁在逼一逼這個譚家后人,到時候所有主動權都會在我們手中!“

    ”還請楊兄示下!“

    ”將我們培養的那些人放出來,是時候攪亂一下這天下的格局了!“說著楊姓男子眸子之內閃過一絲冷芒。

    聽聞他這么說,天夢有些慌張道”這樣是不是不太好,畢竟還有那么多勢力,要是我們過早的暴露······“

    ”你多慮了,現在那一派中雖然有彌勒幾個老家伙在,但他們不敢輕舉妄動。“

    ”至于那些中立派,他們志不在此,不足為慮,而妖族他們現在自身難保,還能在乎這個!?現在就是最佳時候!“

    聽到楊姓男子說的話,天夢一思索,覺得說的頗有道理,于是點頭附和!

    ();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