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晚安,參謀長 > 2736 倔強

2736 倔強

 熱門推薦:
    “哐”的一聲。

    門被緊緊的閉住。

    護士深吸一口氣,湊在張曦的面前,輕聲道,“還好我反應及時,不然他們怎么會輕易離開?”

    張曦的聲音有些沉,“這么說我能脫離險境多虧了你?”

    “張小姐,我不是這個意思。”

    護士扯了下嘴角,解釋道。

    張曦斜睨了一眼護士,“我懶得跟你廢話。”

    她心里清清楚楚,眼下,她就算爭出個一二三也無濟于事。

    她現在只有十分鐘的思考時間。

    所以她一定要冷靜下來好好思考。

    拔掉身的儀器,猛然起身,可是卻被護士攔下,“張小姐,你不能這么做。”

    “別管我!”

    張曦使出渾身力氣推了一把護士,咬牙道。

    護士看著張曦虛弱的樣子,繼續勸說道,“你現在身體還很虛弱,而且你這樣會引起他們的懷疑。”

    張曦的情緒漸漸的激動起來,“我說的話,你難道聽不懂嗎?”

    護士面對張曦的態度,忍不住打了個哆嗦,但還是開口說道,“張小姐,你別激動,有什么話我們坐下來好好談。”

    “讓開!”

    張曦聲嘶力竭的嘶吼道。

    “張小姐……”

    “讓開!”

    張曦依舊保持原有的態度,看著她讓開,起身帶著凝重的步伐走向窗臺。

    護士不敢打擾,只好轉身離開。

    然而就在她準備摁下扶手的時候卻突然停了下來,懸著膽子再道,“張小姐,我們真的不用通知張夫人嗎?”

    張曦回眸,視線冷冷的射在護士的身,接著再道,“手機拿來。”

    護士再三確認著,“你是想清楚了嗎?”

    “別廢話,把手機拿來。”

    張曦伸手索要道。

    護士沒有再說什么,從口袋里掏出手機,認真的遞在張曦的面前。

    張曦見狀,一把奪過,直接摁下一場竄數字,聽著電話里的聲音,她耐心的等待著,可是許久都無人接通。

    她氣惱的掐斷電話,可是卻傳來護士好奇的聲音,“是沒有人接嗎?”

    “我的手機還沒修好?”

    “張夫人已經找人幫你修了。”

    “那你平日里是怎么跟她聯系的?”

    “平日里都是她給我打電話,她還特意叮囑我不沒有急事萬不可給她打電話,可是……”

    護士的話說到一半的時候卻突然停了下來。

    張曦的臉色頓時拉下了一條黑線。

    那邊無人接通。

    眼下這個局面,真的沒有人幫自己了嗎?

    她深吸一口氣,吩咐道,“讓他們進來吧!”

    “張小姐……”

    “讓他們進來!”

    “哦。”

    護士不敢違抗,只好按照章子的吩咐前開門。

    然而,下一秒,門剛被打開,他們就直接闖入。

    所有人將目標轉移在張曦的身,舉著話筒問道,“請問張小姐,剛剛季非離看到了什么?”

    “……”

    “你為什么要說該看的已經看了?該不會是他看到你治療的樣子了吧?”

    張曦面對他們的問題,語重情長的說著,“既然你們這么好奇,那為什么不親自去問問他本人?”

    季非離從人群中擠過,看著張曦逼問道,“張曦,想必我們今天來這里的目的,你應該心知肚明吧?”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么。”

    張曦的臉沒有太多的表情,反而淡淡的說著。

    季非離眸光深了深,心里十分不滿,“你覺得在我們面前裝糊涂好玩嗎?”

    張曦冷靜的說著,“是你們好端端的闖入我的病房,我還沒問你們,可是你們卻反過來問我,難道在你的心里,就一點機會都不留給別人就直接判下死刑?”

    季非離的鷹眸瞬間聚成了一道精光,“你肚子里的孩子明明就不是我的,而且我也沒有的動你,可是你為什么要把這個黑鍋強塞給我?”

    “你怎么越說越糊涂了?”

    張曦含糊的問道。

    “張、曦……”

    季非離惱羞成怒。

    張曦聳肩問道,“干嘛?”

    季非離努力壓制著自己內心的怒火,“沒想到你身為一個女人,竟然如此心狠手辣,更沒想到你竟然可以臉皮厚到如此境界。”

    “季非離,你沒有資格說我。”

    張曦目光突然變得深邃下來,“我告訴你,我變成現在這個樣子都是拜你所賜。”

    她的眼眶不由的抽了幾下,接著再道,“我本就是一個天真浪漫的人,可是你的出現卻徹底把我改變,你一次又一次的傷害,已經把我的本性全部磨掉。”

    季非離微不可見的輕蹙了下劍眉,直接將自己撇的一干二凈,“我告訴你,這一切與我沒有任何關系。”

    他遲疑了下,再道,“那天我們壓根就沒有碰到你,可是你為什么要將事情全部推在我們的身,你該不會是想借此來打壓我們?”

    張曦一口咬定,“分明是你親手把我推倒。”

    “張小姐,事情的真相真的是季非離把你推倒的嗎?”

    一個話音剛落,現場一片安靜。

    怎么可能?

    想必,他們中間必有一個人在說謊。

    季非凡和張曦之間他們該如何做選擇。

    一個是赫赫有名的季大少。

    一個是位居前十強的張氏。

    他們之間究竟是誰在撒謊?

    季非離一字一頓的咬牙說道,“張曦,我對你壓根就沒有動一分一毫,你為何要苦苦陷害于我?”

    “因為我愛你。”

    張曦面對季非離的態度,心里疼痛不已,想都不想就直接蹦出一句話。

    有人不要命的問道,“那這件事情當真是張小姐你一人指使的嗎?”

    “我沒有!”

    張曦淚流滿面的否認道。

    突然,一個清脆的聲音傳了出來,“你胡說!分明就是你栽贓陷害我們,可是你為什么就不肯承認呢?”

    接著,所有人的視線全部順著聲音看去。

    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安琪。

    他們給她讓開了一條縫,看著她一步一步的走在他們面前,全部是一幅幅看好戲的樣子。

    安琪冷言冷語的說著,“張曦,都是因為你,季家三翻四次才會陷入危機,因為你,所有人對我指指點點。”她整個人仿佛已經失控,“如果你沒有出現,或許我們一家人現在無憂無慮的生活在一起。”

    張曦臉色蒼白,語調充滿了不屑,“你們害死我的孩子,難道還想再次逼我跳樓嗎?”

    “是

    不是跳樓,你心里清楚。”

    季非離為了以防萬一,本能反應性的將安琪護在身后。

    記者再也抑制不住內心的疑惑,“張小姐,這件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

    張曦擦了把淚水,指著季非離說道,“當然是他們在撒謊,難道我會拿一條生命來跟他們開玩笑?”

    記者迷失了方向。

    現在張曦一口咬定這件事情是季非離所為,可是出面指證她的季大少怎么一句話都沒有說?

    難道撒謊的人是他?

    安琪突然意識到什么,四處環視著。

    可是一圈下來卻沒有發現季非凡的身影。

    難道他趁機逃走了?

    如果真的已經消失,那他們接下來的局面豈不是更加尷尬?

    就在她心神不寧的時候,傳來張曦的聲音,“你們不是口口聲聲說自己是被冤枉的嗎?那就請你們拿出證明自己清白的證據。”

    “……”

    然而無一人回答。

    幾秒后,安靜的氣氛才被打斷,“季大少不是可以證明他們的清白嗎?怎么?難道他們退縮了?”

    “季大少呢?”

    所有人全部勾起了好奇心。

    他們剛剛還在這?

    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不見了?

    難道他是害怕了?

    就在他們全部以為他臨陣退縮的時候卻被一個聲音攔下,“我不過是抽了根煙的功夫,你們就以為我臨陣退縮了?”

    他的聲音充滿了凌厲,“甚至還在背后說我的壞話,難道在你們就不擔心被我聽到以后的后果嗎?”

    張曦臉色唯一的血色頓時消失不見。

    原來,他們真的在現場。

    那接下來是不是會發生一個令人無法想象的畫面?

    還是說,結局已定?

    “季大少,你抽煙怎么也不提前跟我們說一聲,我還以為……”

    記者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季非凡的眼神給擋了回去。

    “我會為自己說過的話負責,所以我是不會一走了之的。”

    季非凡拉著顧恩恩的手走在張曦的面前,“張小姐,身為張氏的一份子,你難道就不怕因為一句話而給他們帶來禍端?”

    “季非凡,恐嚇對我來說不管用。”

    “那好,那我們就敞開天窗說亮話。”

    季非凡沒有兜圈子,直接步入主題,“你在我家門口昏迷是不假,但是你肚子壓根就沒有流產的跡象。”

    張曦臉不紅心不跳的撒著謊,“你胡說,當時我分明感覺到自己的肚子傳來一股刺痛感,而且腿部還有一股熱流。”

    季非凡似乎并沒有把張曦的話放在眼里,“我們好心好意把你送到醫院,可是卻被你們張氏誣陷為兇手,試問,你的良心何在?”

    “我們從未把你們當做兇手。”張曦扇動了下睫毛,“兇手從始至終都是季非離,這一切與你們沒有任何關系。”

    “是嗎?”

    “難道不是嗎?”

    “我們身為季家的一份子,你說這件事情與我們有沒有關系?”

    “如果你執意要替季非離承擔所有的過錯,那我自然不會拒絕。”

    張曦努力調整著自己的情緒。

    現在無論如何,她都要將自己撇得一干二凈……

    季非凡眸光深邃的說著,“執迷不悟!”

    。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