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六渡之逆斬蒼穹 > 第六百五十三章 邪惡書生

第六百五十三章 邪惡書生

 熱門推薦:
    “小子,你敢殺我雷靈宗少主,我家宗主是不會放過你的!

    我家宗主乃是孕物境的大能,縱是你修為通玄也是難逃他老人家的追殺!”鐵元破口大罵,這一次他護主不利,縱然是能夠逃過今日之劫,恐怕也是難逃宗主的責罰。

    因此當他眼見雷萬山被楊宇偷襲的生死不知,立刻是真正的暴怒起來,竟是將之前的畏懼都暫時的拋在了腦后,大有和楊宇拼死一戰的架式。

    “聒噪。”

    楊宇不耐的輕罵一聲,在對方這些人中他唯一忌憚的不是修為最高的鐵氏兄弟,而是那看似羸弱的雷靈少主雷萬山。

    后者表面上看瘦瘦小小、吊兒郎當,一副弱不禁風的紈绔公子模樣,但實則卻是一個城府深沉的隱藏高手,真實境界絕對不在鐵氏兄弟之下。

    只是此子不知是修煉了某種神通,還是佩帶了什么寶物,竟是將自身氣息很好的遮蔽了起來,若非楊宇神識格外的強大,恐怕還真的無法察覺到什么。

    另外,楊宇曾為大宗門中的核心弟子,故此也深知這家伙身份如此之高,其身上必然會有一些厲害的護身寶物以及特殊的傳訊手段,若是真的與其動起手來,說不定還真會給自己造成一些麻煩。

    因此,楊宇才會在之前和這家伙虛以委蛇,再趁機以超強的神識攻擊先制住對方再說其他。

    如今,雷萬山這個隱患已經解除掉,單單只剩鐵元與兩名真火境的強者,在他與玄雷銀鴉的聯手之下對付起來則要簡單的多。

    雙足用力猛的一跺地面,楊宇身子頓時騰空而起,直接撲向了氣急敗壞的鐵元。在剩下的三人之中,后者無疑是最為強大的,只要成功擊殺掉今日的局勢基本上也就已經注定了。

    “萬雷朝宗!”

    鐵元大喝一聲,渾身法力鼓蕩,顯然是將自身焚星境的修為發揮到了極至。

    他也早就看清了當前的局勢,心中已然不抱什么希望。只是這卻不代表他會放棄抵抗,反而越發的激發了他心底深處的兇厲情緒。因此一見楊宇向著自己殺來,立刻展開一項威力極大的術法迎了上去。

    在鐵元不顧一切的施為之下,半空中游離的雷電之力頓時化做一道道粗大的電蟒向著一處靠攏,竟是隱隱有要形成一支巨大雷矛的勢頭。而值得注意的是,那巨大雷矛的矛頭所指赫然正是楊宇。

    “螳臂擋車!”楊宇嘴角微微上揚,顯現出了一絲不屑之色。

    他如今法力修為雖然低下,可神識與肉身都是要高出對方不少,兩廂綜合之下與之硬拼也是勝率頗高,又哪里在乎對方的一記小術?

    只是多年在刀尖上打滾兒摸出來的經驗告訴他獅子搏免亦用全力,故此未等對方術法真正成形,他便是憑借著速度的優勢直接向著鐵元的身前沖了過去,竟是打算趕在雷矛發出之前便將對方斬殺當場。

    鐵元能夠修煉至焚星境,自然也不是等閑之輩,一見對方疾沖而至便是將其心思猜出了個七八分。當即腳尖一點地面,整個人便是如裝了彈簧一般倒射了出去,并不與楊宇硬拼肉身。

    在之前的戰斗中他早已是看出了楊宇的一些特別之處,知曉其肉身與神識都是極為的強大,根本就不是自己可以比擬的。

    但令其頗為不解的是,此人的法力修為卻是弱的可憐,而這也就成為了他敢于和其一戰的唯一一點點理由。

    不過鐵元能夠看出的問題,楊宇自己又豈會不知?但對此他也是早就有所準備,并不會造有太大的影響。

    因此,就在鐵元疾速后退的同時,其身子陡然的一躬,隨后雙足猛的一蹬地面,整個人就像一只離了弦的弩箭一般再次加速緊追而去。

    鐵元見狀大驚,心知一但被對方近身也就意味著失敗,因此也是顧不得繼續凝煉那半空中粗大的雷矛,直接雙手一引之下令其電射而下直刺楊宇的胸膛!

    “來的好!”

    豈料面對著比之水桶還要粗的巨大許多的雷矛,楊宇卻是渾然不懼,直接便是一拳打出,重重的砸在了那雷矛的矛頭之上。

    “轟——”

    拳矛相交,頓時暴發出了猶如金鐵撞擊一般的鏗鏘之聲,隨后便是見到那粗大的雷矛不僅沒能將楊宇擊傷,反而是被后者震的倒飛而出,隨后寸寸的崩潰了開來!

    而隨著雷矛的崩潰,鐵元也是無法抑制的噴出了一大口鮮血,旋即目光無比駭然的看向了迅速臨近的楊宇。

    一拳打爆了雷矛,威力反震之下楊宇也是一陣的氣血翻涌,但卻被他強行的鎮壓了下去,不僅沒有絲毫的后退,反而硬頂著漫天的雷光再次的轟出了一拳!

    “啊——”

    一聲無比凄慘的哀嚎自鐵元口中傳出,身子更是如斷線的風箏一般鮮血狂噴的倒飛了出去,隨后便是重重砸落在遠處的地面之上直接昏死了過去。

    而與鐵元的凄慘相比,楊宇也是并不好受,一張俊逸的面龐異常的潮紅,顯然也是因為過度的透支體力而受了不輕的內傷。

    “法力還是太低了,看來必須要盡快提升一下了!”深吸了一口氣,楊宇輕聲嘀咕了一句,隨后轉頭看問不遠處的另外一處戰場。在發現玄雷銀鴉已然穩穩的壓制住了另外兩名真火境強者之后,才邁步來到了一動不動的鐵元身前。

    身為焚星境強者,鐵元的肉身強度雖然不及楊宇但卻也是相當的不弱。因此雖然硬挨了后者全力的一擊但卻并未真正死去,而是暫時的被震昏了過去。

    楊宇抬手隔空在鐵元的身上點了幾下,而后才冷冷的開口道:“別裝死了,我知道你已經醒了。”

    “咳咳咳……”

    見已經被人看穿,鐵元也知道沒有再裝下去的必要了。旋即無力的咳嗽了一陣,將嘴里的血沫子吐干凈了一些后才掙扎著坐了起來。

    “小子,老夫既然敗于你手,也便認栽了。只是你能不能讓老夫死個明白,你倒底是哪一宗雪藏的高手?”

    “紫陽宗,丁川。”楊宇淡然的說出了自己的名號,面對一個將死之人他沒有必要藏頭露尾。

    “紫陽宗,在我雷洲地界何時又出現了一個紫陽宗,這倒是老夫有些孤陋寡聞了。”鐵元面現疑惑之色,顯然對于楊宇給出這樣一個答案并不十分相信。

    不過,對于鐵無的猜疑楊宇卻是并未理會,而是敏感的抓住了對方話語中的關鍵。

    “雷洲,沒想到會來到如此遙遠的地方,看來之前的傳送的確是出了不小的問題呀!”

    楊宇如今已非是當年的修真菜鳥,對于天玄大陸的基本情況也是有了相對的了解,知曉這雷洲乃是位于大陸極西之地的一座超級大洲,無論面積還是修真文明都遠非南炎洲那種二流地方可比。

    略作沉吟之后,楊宇再次將目光落回到鐵元身上,淡然一笑道:“你也不必疑惑,我并非是你們雷洲本土修士,而是由一個遙遠的地方意外的傳送到了這里。

    現在你們既然惹到了我,想要生還是沒有可能了,不過你若是能夠老實的回答我的一些問題,我倒是會給你一個痛快的死法。”

    鐵元聞言露出一絲釋然,旋即又是目中露出了一抺絕望之色。不過,事到如今說什么也是晚了,對方一看便知乃是心狠手辣的老江湖,自己縱是反抗也是沒有任何的希望,與其逼的對方動手搜魂,反倒不如順從于他落得個痛快。

    “好吧,既然技不如人,鐵某也是無話可說,你想知道什么盡管問吧!”

    如此一刻鐘之后,楊宇帶領千面郎君等人飄然而去,山谷之內已然空不一人,甚至于就連鐵元等一眾雷靈宗門人的尸體也都是不見了蹤影,好似從未出現過一般。

    離開了山谷之后,楊宇等人并未在雷淵內久留,而是按照鐵元臨終的指引一路潛行的來到了雷淵城內。

    在雷淵閣內,幾人并未理會旁人的觀注,而是點了一桌豐盛的飯菜肆無忌憚的大吃起來。

    幾番險死還生,他們都是經歷了太多,如今機緣巧合之下他們遠離了南炎洲那塊是非之地,也就相當于徹底的告別了那一段壓得他們都有些喘不過氣來的過往。因此,在踏入雷淵的那一刻,他們的心境都是悄無聲息的發生了極大的變化。

    楊宇等人旁若無人的做法自然而然的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但由由千面郎君真火境后期的修為擺在那里,倒也是令得大多數人都是不敢輕易冒犯。

    但大多數人不敢上來觸霉頭,但卻并非是全部,因為此地不僅是雷洲,更是雷淵城,真火境后期的修為雖然有著一定的震懾力,但卻絕對不算太大。

    “嘖嘖嘖,如此絕色的美人,居然跟著一個廢物一般的男人,實在是暴殄天物啊!”正在楊宇幾人有說有笑的大吃大喝之時,一個令人極度生厭的聲音突兀的傳了出來。隨后便是見到一個頭戴方巾、手拿折扇的中年男子緩步走了過來。

    這男子生的面白無須、眉清目秀,外加上一副文弱書生的打扮,打眼之下倒像是一位謙謙公子。可若是仔細留意的話,則是可以在其眼瞳深處看到無邊的邪惡與殘忍。

    而隨著這邪異書生的突然出現,酒樓之中的眾多食客立即便是有人將其認了出來,不由紛紛發出倒吸冷氣的聲音。

    “邪惡書生,竟然是這家伙,看來這幾個倒霉的家伙今日是在劫難逃了!”

    “那又能怪誰?在這雷淵城內沒有實力就該老老實實的縮著,如他們這般毫無顧忌自然會為自己惹來災禍呀!”

    “話說這邪惡書生自上次洗劫的李家之后便銷聲匿跡,沒想到時隔兩年他又是出現在這里呀!”

    “低聲,低聲!這家伙可是個喜怒無常的主,不僅修為達到了恐怖的焚星后期,性情更是殘忍暴厲,稍不順心便要殺人吶!”

    “是呀,聽說上一次李家公子僅僅只是稍稍的對其展現了一點點的輕蔑,這家伙便屠了前者的滿門。要知道那里面的大多數人可都只是凡人而已啊!”

    “何止如此啊,他更是無恥的將李家二十四名女眷全部先奸后殺,要知道那里面可是還有著八十多歲的老婦和幾歲的幼雛啊!”

    ……

    楊宇耳聰目明,看似漫不經心,可實際上此地的一切都是難逃其耳目。因此早已將這些議論之聲聽在了耳中,心中不由升起了一絲森寒的殺意。

    。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