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魂帝武神 > 第二千九百五十九章:認錯人了

第二千九百五十九章:認錯人了

 熱門推薦:
    “額,這…”蕭逸愣了愣。

    “額,這…”鬼一同樣愣了愣。

    二人,對視了一眼。

    嘩…轟…

    鬼一身上,猛地一股氣勢爆發。

    “我…”鬼一先是一驚,“我我我…九轉大成了?”

    “這是突破氣勢?”蕭逸同樣一驚。

    轟…轟…轟…轟…

    氣勢爆發聲,一連持續了數次。

    鬼一的氣息,一路飆升,直至圣尊境九重巔峰,方才堪堪停下。

    蕭逸一旁看得驚喜連連,“再跳,再突破…嘖,怎么停下了?”

    “才圣尊境九重巔峰?”

    鬼一白了蕭逸一眼,“主上你當凡境突破呢?一路飆升。”

    “接下來會慢慢突破的。”

    蕭逸擺擺手,“快看看你這一身天賦還在不在?”

    鬼一感知了一下,臉色大喜,“修煉天賦、天賦,都在。”

    “修為也沒有失去,而且不減反增,一路飆升。”

    “太好了,太好了。”鬼一一把捉過蕭逸的肩膀。

    “九轉大成,我噬主成功了。”

    蕭逸霎時臉龐一黑,冷視鬼一,“你看我這樣子像是死了嗎?”

    “你哪來的噬主成功?”

    “嘿嘿。”鬼一訕笑一聲,“我意思是,我若噬主失敗,那冥域法則自會奪我一切。”

    “而今冥域法則沒奪,反過來便是我噬主成功了。”

    “這也行?”蕭逸微微驚疑。

    “當然。”鬼一得意笑道,“我們鬼妖一族的天賦,是冥域法則賦予的,法則所定,故生而如此。”

    “冥域法則?”蕭逸瞇著眼,“你是冥域的人?”

    鬼一回答道,“準確來,是我們鬼妖一族屬于冥域。”

    蕭逸皺眉。

    鬼一連忙道,“那之后再。”

    “主上,你讓我看看你。”鬼一圍著蕭逸打轉。

    “主上剛才到底是怎么做到的,竟然能喝退冥域法則?”

    蕭逸撇撇嘴,“我,你們冥域的鬼東西,怎么全都是貪生怕死?”

    “我好好與它,做個交易,非不聽,不回答。”

    “非要我發作唬它,一嚇便跑。”

    “哪有貪生怕死?”鬼一瞪大了眼眸。

    “我們冥域強者,個個悍不畏死。”

    “你騙鬼呢。”蕭逸冷聲打斷。

    他見過妖域那些妖魔鬼怪三回,回回都是一嚇便跑。

    鬼一認真道,“我騙您做什么?”

    “且即便我騙您,法則存在根本沒有思想,沒有畏懼情緒。”

    “法則,只會忠實執行天地規定下的一切,哪里會知曉害怕。”

    蕭逸嗤笑一聲,“那你,剛才那鬼東西怎么跑了?”

    鬼一皺著眉,“我也不知道。”

    “我只知道…”

    鬼一似是想到了什么,臉色猛然大變,細細地打量著蕭逸。

    半晌。

    蕭逸被看得渾身不自在,不滿道,“看什么?”

    鬼一未回答,而是眉頭緊皺,沉聲問道,“主上,你死過嗎?”

    蕭逸臉色一黑,“你是不是非要拿我尋樂,非要我轟飛你?我活生生站在這,什么叫死過…”

    蕭逸話未完,猛地語氣一滯。

    他死過嗎?

    這一輩子的蕭逸,確實沒有。

    但上一輩子,屬于他真正蕭逸…

    “我…”蕭逸皺眉,“你到底想什么?”

    “直吧。”蕭逸又加了一句。

    鬼一沉聲道,“據我所知,能操控冥域法則的,只有那位傳中的冥域主人。”

    “且,剛才那道法則,便是輪回法則的一絲,從中定下的鬼妖法則。”

    “能操控輪回法則的,這世間,連天地都做不到。”

    “因為輪回法則已然掌控在那位傳中的冥域主人手中。”

    蕭逸瞇著眼,“連天地都做不到,唯那位冥域主人可以做到?”

    “不過那已經是個死人。”

    鬼一搖了搖頭,“準確來,沒死。”

    “只是靈識打散,封印。”

    蕭逸白了一眼,“靈識都沒了,還不叫死?單存有什么用?”

    判定生死,本來就是靈識。

    若靈識沒了,便是徹底身死;即便無損,那也只是具完美的尸體。

    “不對。”蕭逸注意到鬼一的語氣,皺眉道,“你到底想些什么?”

    “我猜…”鬼一驚色道,“主上您會不會就是那位傳中的…冥域主人。”

    “呵。”蕭逸險些沒失笑出聲。

    “你看我這樣子,像是那個遙遠歲月的古老存在嗎?”

    “我這般年紀,加起來滿打滿算也就幾十年。”

    “再者。”蕭逸雙手一攤,“你看我這副模樣,有血有肉,像你們冥域那些怪物嗎?”

    “那倒不像。”鬼一搖了搖頭,“我以往見過冥域主人的雕像,在冥域中呢。”

    “那可是威風凜凜,霸氣異常,一眸一視間,宛若天地至高威嚴。”

    “主上您嘛,這身板弱不禁風。”

    “不過…”鬼一連忙道,“這和可沒關系。”

    “不對,不對。”鬼一連連搖頭,“不可能有別的存在能喝退冥域法則,天地都不行。”

    “主上,你以往也見過冥域存在嗎?”

    “見了。”蕭逸點了點頭,“上次在古獅圣地下方,見了一堆妖魔鬼怪,有一些還長得極像你們鬼妖一族。”

    “現今想來,肯定便是你們鬼妖一族了。”

    “還有一次,變天大戰時,赤龍打開了冥域裂縫,跑出來一堆妖魔鬼怪,那陣勢,黑壓壓一片無窮無盡,嚇了我一跳。”

    鬼一追問道,“那之后呢?主上您打得過它們嗎?不,應該,主上您怎么逃出升天的?”

    蕭逸聳聳肩,“打不打得過我不知道,壓根兒沒開打。”

    “至于逃出生天,呵,它們不禁嚇,一嚇便跑了個沒影。”

    “你們冥域的存在是不是死過一次,都比較貪生怕死?”

    “恰恰相反。”鬼一的眼眸,已然凝重到極點。

    “冥域強者,從來都是悍不畏死;只有那位傳中的冥域主人,才能讓它們忠誠聽令。”

    “如果主上您是一句話便喝退了它們,乃至讓它們跪伏,只有一個可能,證明站在它們面前的,便是它們認可的王。”

    蕭逸皺眉,思索了一下,“就赤龍那丁點兒本事,能讓那群妖魔鬼怪認可?”

    “那肯定不是赤龍那小崽子。”鬼一搖了搖頭。

    “誒誒誒,不對。”鬼一猛地一拍腦袋,“這和主上您的可沒干系。”

    “冥域主人的還在封印著呢。”

    “我聽聞,靈識雖是被打散了,但冥域主人的靈識乃是不死不滅,壓根兒就沒有被毀滅。”

    蕭逸嗤笑,“你知道的秘辛倒是挺多。”

    “那是。”鬼一傲然一笑,“我九轉鬼圣知道的多了去了。”

    “主上您別打岔。”

    “冥域主人的靈識,如果真能輕易毀滅,怎可能會讓第一代魂…冕下也付出隕落的代價?”

    “主上我問你。”鬼一凝視著蕭逸,“你真的死過嗎?你的靈識,可是經歷過什么?”

    “沒有。”蕭逸搖了搖頭。

    “你確定?”鬼一認真問道。

    “確定。”蕭逸認真地點了點頭。

    他自己的靈識,他再清楚不過了。

    他是死過,但自己的靈識經歷過什么,沒人能比他更清楚。

    前世今生,點點滴滴,他盡在心頭,半分未忘!

    “呼。”鬼一輕呼出一口氣,“主上,您自己確定了就好。”

    “別到時候有些奪舍禍患您自己不清楚。”

    “不過。”鬼一仍舊皺眉,“沒理由主上您能喝退冥域強者和冥域法則的,只有那位冥域主人…”

    “那便只有一個可能。”蕭逸戲謔打斷,“那群妖魔鬼怪認錯人了。”

    第三更。

    今日更新,完。

    。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