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惡魔就在身邊 > 02533 預謀

02533 預謀

 熱門推薦:
    夜晚的海上,彌漫起一陣大霧。

    同時還伴隨著一陣寒流。

    賽門塔和赫泊里都在寒風中瑟瑟發抖。

    即便是睡袋也無法完全保證他們的體溫。

    賽門塔就是被凍醒的。

    她睜開眼睛,卻發現陳和奧奎拉提蓋斯里并沒有去睡覺。

    此刻兩人都坐在一張折疊椅上,面前擺著魚竿,一邊還喝著酒。

    賽門塔對兩人都是無語了。

    “你們一點都不冷嗎?”

    兩人穿的明明就不多,在這種大霧的晚上,還有寒流來襲,他們一點都不覺得冷嗎?

    要知道就連鐵欄桿上都已經凍出許多冰錐。

    而賽門塔裹著睡袋都被凍醒。

    可想而知這里的氣溫有多低。

    可是陳和奧奎拉提蓋斯里卻毫無懼意的面對著凜冽寒風。

    這實在是太反常了。

    “醒了嗎。”陳回頭看了眼賽門塔。

    “要不要來一杯冰鎮威士忌?很爽的。”奧奎拉提蓋斯里拍了拍大肚腩。

    賽門塔徹底無語了。

    雖說酒能驅寒,可是在這種環境下,別說威士忌了,就算是酒精都沒用。

    賽門塔此刻也已經無心睡意。

    實在是太冷了,根本就無法入睡。

    賽門塔起身,將厚厚的沖鋒衣穿上。

    “我們現在在哪里?”

    “不知道。”陳淡然說道:“你敢進駕駛艙嗎?”

    此刻駕駛艙早就被那些黏黏糊糊的東西覆蓋。

    進去的下場就是死。

    賽門塔看著陳和奧奎拉提蓋斯里。

    “你們就一點都不為自己的安危擔心嗎?”

    “擔心啊,可是又能怎么樣呢。”

    “是啊,擔心是多余的,所以還是老老實實的待著吧。”

    不多時,赫泊里也醒過來了。

    “小姐,你怎么不多睡一會?”

    “你覺得呢。”賽門塔心情不悅的說道:“你想到辦法沒有?”

    赫泊里看了看周圍,又看了眼陳與奧奎拉提蓋斯里,然后搖了搖頭。

    赫泊里明顯是有話沒說出來。

    顯然是顧忌陳和奧奎拉提蓋斯里。

    不過赫泊里還是給賽門塔使了個眼神。

    不多時,兩人就在船頭碰頭了。

    這里寒風呼嘯,驚濤拍打,他們相信自己二人的對話肯定能避開陳與奧奎拉提蓋斯里的耳目。

    “你有什么想法?”

    “小姐,現在這艘船已經徹底失控了,不能繼續留在這里,唯一的生路就是潛水艇。”赫泊里指著掛在吊臂上的小型潛水艇說道。

    “可是控制桿在駕駛艙里。”

    “我進去。”赫泊里說道。

    “不行,里面全部都是那種黏液,那些黏液都是含有病毒,你進去也會變成那些人一樣。”

    “短時間內不會。”赫泊里說道:“只要處理掉駕駛艙內的感染者,我就控制吊臂放下潛水艇,不過,不能讓那兩個人上去,另外,要想辦法把食物都帶上去。”

    “赫泊里,你不用這樣。”賽門塔此刻自然是不愿意赫泊里送死。

    她和赫泊里的感情自然不是其他船員可以比的。

    其他船員全死絕了她都不在乎。

    可是她不愿意赫泊里送死。

    特別是為了她而自我犧牲。

    “不,這是唯一的希望。”

    赫泊里抓著手上的槍,看向二層甲板上的陳和奧奎拉提蓋斯里。

    “我現在就去干掉他們。”赫泊里決然說道。

    賽門塔頓時緊張了起來:“赫泊里,我們再想其他辦法。”

    “沒有其他的辦法,小姐,你什么都別說。”

    赫泊里朝著陳和奧奎拉提蓋斯里走過去,突然舉起槍指向兩人。

    “赫泊里,你要干什么?”奧奎拉提蓋斯里看著赫泊里。

    “你覺得呢?”

    “我覺得你是在開玩笑。”

    “這可不好笑。”赫泊里冷冷的回應道。

    “你就算要用槍殺了我們,至少也要先把子彈裝上吧。”奧奎拉提蓋斯里左手攤開,露出十幾顆子彈。

    赫泊里的臉色不由得一變:“你什么時候……”

    “當然是你睡著的時候。”奧奎拉提蓋斯里調侃的說道:“我看你睡覺還把槍插在褲腰帶,怕你擦槍走火,把命根子崩了,所以好意把你的子彈收起來,是不是很感謝我?”

    赫泊里突然從身后抽出匕首。

    他似乎是打算和陳以及奧奎拉提蓋斯里肉搏。

    他自認為,有匕首在手,陳和奧奎拉提蓋斯里肯定不是他的對手。

    可是,奧奎拉提蓋斯里卻拿出了手槍。

    “呵呵……你輸了。”

    赫泊里臉色鐵青,他知道,他輸了。

    “你真的覺得,那艘潛水艇能夠救的了賽門塔?”

    “你怎么知道……我們的談話?”赫泊里和賽門塔都露出驚愕之色。

    船頭距離這里三十米,而且那里風大浪大,聲音不可能傳的到這里。

    “我要說順豐,你信嗎?呵呵……”

    “你在我們身上按了竊聽器?”

    陳和奧奎拉提蓋斯里都翻了翻白眼。

    “傻子都知道你們的意圖,不外乎是殺了我們,然后拿走物資。”

    “奧奎拉提先生,請住手。”賽門塔終于開口了:“赫泊里,你也把刀放下。”

    赫泊里想了想,終于還是把刀放下。

    如果有勝算的話,他也不會放棄這個念頭。

    關鍵他再快,也不可能比奧奎拉提蓋斯里手上的槍快。

    奧奎拉提蓋斯里倒是爽快的收回槍。

    這個舉動又讓赫泊里躍躍欲試起來。

    “喲,大魚上鉤了。”

    陳突然出聲,把赫泊里以及賽門塔都嚇了一跳。

    只見陳用力拉桿,一條至少三百公斤的藍鰭金槍魚直接騰空而起,然后重重的砸在他們的腳下。

    赫泊里和賽門塔臉色都變了。

    他們之前真的沒發現,陳的力量居然這么大。

    要知道這樣一條巨型金槍魚,就算是經驗最老到的漁夫都要搏斗兩個小時,然后才能慢慢的拉上來。

    可是陳居然直接把這條魚挑到空中。

    那感覺就像是釣起一條小魚一樣。

    這力量也太恐怖了吧。

    “這條魚足夠我們吃十幾天了,而且這種天氣,船身有大量的結冰,完全不用擔心淡水的問題,我們完全可以耗下去,不用冒險。”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