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前任無雙 > 第一六五章 放虎歸山

第一六五章 放虎歸山

 熱門推薦:
    洛天河漠著一張臉,依舊是不吭聲,也不給反應。

    察言觀色的秦儀反倒是暗暗松了口氣,對方不吭聲,就說明對方聽進去了。

    她既然敢這樣跑來,就知道對方在乎什么,不是相準了軟肋,也不會有把握冒然因這事找來,所以她靜悄悄著,心中沒太大波瀾。

    沉默良久后,洛天河遠放的目光忽收回,盯向了秦儀,“那個彭什么的,殺了周滿超的女人和助理,還有潘慶的那個什么助理殺了潘慶的兩個女兒,這大的動靜,我為何一點風聲都沒聽到,你卻知道的這么清楚?”

    這事,秦儀自然比其他人知道的多一些,本就是她一手攪動的。

    外人知道的不多也正常,試問這種事情,不管是彭希和徐潛,還是相羅和公虎家族,都不會對外聲張,都在封鎖消息,否則就是叛臣逆子,不利于彭希和徐潛掌控周氏和潘氏。

    再說了,彭希和徐潛殺了人搞的人盡皆知的話,仙界的律法也不是擺設,有些事背后做做也就罷了,抓不到證據大家都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沒人敢明著擺出來,不可能對外聲張。

    其實秦儀在對方那邊安插的眼線級別不夠,也沒有親眼確認彭希和徐潛是否殺人,但秦儀根據一些跡象是能做出判斷的。彭希和徐潛沒了退路,不會再讓兩大家族手上掐著潘凌薇那等能隨時將他們給取而代之的人,只要有機會必然是想盡辦法下殺手的。

    根據兩人所作所為的一些跡象,下殺手成功已經是十有的事情。

    此時洛天河問起,秦儀只好敷衍道:“秦氏與潘氏和周氏是競爭對手,秦氏在那兩家安插有眼線,能觀察到一些情況。”

    洛天河雖古板,但并不傻,冷冷問道:“這事,你從頭到尾就沒介入過?”

    秦儀心弦略繃,有些事情能瞞一時,是瞞不了一世的,對方不問則罷,問起了再瞞就是欺騙了。

    但她也不會全然坦白,只能含糊其辭道:“既是競爭對手,自然不會坐視,秦氏有在暗中推波助瀾!不過秦儀保證,在這次事件中,秦氏未做任何有違仙界律法的事。”

    洛天河淡然道:“我信,你們這些人盡干些殺人不見血的事,而這種事,你這丫頭是越干越溜了。”

    秦儀被他說的有些心虛,她可不就是干了殺人不見血的事么,若不是她暗中施手,潘凌薇等人又怎么可能被害。

    有些事情是可以預見的,一旦把周滿超和潘慶放回去,周氏和潘氏那邊定然還要死不少人。

    “唉!”洛天河又是一聲嘆,“你這丫頭啊,從小是我看著長大的,記得很小的時候,你父親初次把你帶到我的跟前,長的像個瓷娃娃似的,很可人。現在呢?是一點都不可愛了,好好的女兒家不做,學會了耍陰謀詭計,整天就知道爭強好勝,你累不累?”

    既然對方把話題拉到了家常上,秦儀也就溫順著低聲回了句,“秦儀家里沒有兄弟姐妹。”

    言下之意是,有些擔子我不擔不行,我沒得選擇。

    洛天河抿著嘴,也無奈,也知道有些事情自己說來說去也沒用,各自的立場不同,面臨的選擇也會不同,這丫頭若是不引領秦氏奮進的話,秦氏也走不到今天這一步,更堅持不了多久,猶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會被激流險灘撞個粉身碎骨。

    所以,說秦儀做錯了的話,他也說不出來,只能是一聲嘆……

    審訊室的門打開了,衣衫襤褸的周滿超和潘慶被人押了進來。

    看著雖然臟兮兮猶如乞丐,但兩人身上遭受酷刑的傷基本上都好得差不多了,有伏波城和天古城派來的四位仙官關照,免不了靈丹妙藥的救治。

    審訊室的桌后,孤燈下,橫濤獨自靜坐著。

    大晚上被靜悄悄提到審訊室,周滿超和潘慶已是提心吊膽,又見到橫濤這個當初抓他們的人,兩人越發心驚,也可以說是害怕。

    兩人看了看四周,沒見到那四位仙官,潘慶立刻出聲道:“四位監審官為何不在?”

    周滿超亦緊張道:“四位監審官交代過,要審我們,須他們四位在場。”

    言下之意是,四位仙官不在,我們不會配合。

    有域主南如壓著,伏波城和天古城也沒辦法從洛天河這里撈人,撈人雖不行,但兩城城主也不會坐視自己罩的人被屈打成招,起碼不能讓兩位會長亂咬,這兩位在兩城經營多年,私相授受的事不知干了多少,一旦亂咬的話,甚至有可能搞的伏波城和天古城大亂。

    所以那兩位城主不會讓人對兩人亂來,硬是塞了幾個陪審過來,只是陪審,表面上又不干預你們辦案。

    這事,洛天河不答應也不行,否則大家都是同一口鍋里的平級,都握著同等的權力,你敢做初一,我就敢做十五,我也一樣能以莫須有的罪名抓你們不闕城的人。

    有些潛規則,饒是洛天河,也要默守,除非是不怕事大想徹底撕破臉。

    有些東西,能互相制衡,也是規則的一部分,也是能讓大家守規則的原因之一。

    橫濤揮了下手,把人押進來的城衛立刻都退了下去。

    審訊室內靜悄悄,沒了其他人,看這樣子又不像是要審訊,不知道要干嘛,周滿超和潘慶忍不住面面相覷,按理說也不會殺人滅口什么的,因為不闕城這邊對他們不存在什么殺人滅口的事。

    昏暗燈光下,橫濤起身了,走到了兩人跟前,說道:“用不著陪審,沒打算審你們,反正你們也不會開口,就這樣一直把你們給關下去也挺好。到現在,伏波城和天古城,相羅家族和公虎家族都不能把你們給撈出去,你們還不知道自己的下場嗎?不闕城能把你們關一輩子,能把你們關到死為止!”

    潘慶:“橫總官,不用嚇唬我們,不闕城神衛營發生的事,我們的確是一概不知,你再怎么費盡心機也改變不了事實。”

    周滿超默默點頭,不說還有生機,說了,那才真是性命不保,打死他們也不能招供。

    橫濤這樣說,的確是心存嚇唬,希望在最后能讓兩人招供出來,真要是招了的話,許多事情也就沒必要再拐彎抹角了,可如今看來,這樣并無作用,這兩位是鐵了心的死不承認。

    當即改口道:“本來是要把你們關到死的,不過你們家里出了點事,城主大發慈悲,準備放了你們。”

    兩人頓時驚疑不定,周滿超試探道:“我們家里出了事?”

    橫濤一副很意外的樣子,“怎么,周氏和潘氏出了那么大的事,經常來探望你們的那四位沒告訴你們?”

    兩人相視一眼,潘慶:“什么事?”

    橫濤嘆道:“看來你們是真不知道,周氏如今的會長是彭希,潘氏如今的會長是徐潛,是公虎家族和相羅家族扶他們上位的。”

    潘慶和周滿超皆瞪大了眼,兩大家族另扶人上位,意味著什么?意味著放棄了他們!

    橫濤繼續道:“彭希為了上位,殺了韓清兒和孟肅。徐潛為了上位,把自己的妻子都給殺了,也就是潘會長你的女兒,不止一個,徐潛把你兩個女兒都給殺了。這真正是人生慘劇啊,城主也算是不忍心,給你們回去處理后事的機會。”

    潘慶和周滿超已是呼吸急促,皆難以置信的樣子。

    潘慶艱難道:“橫總官,不必耍這種心機詐我們。”

    橫濤:“說了放你們自然會放你們,是真是假,你們回去一探便知。我特意見你們一趟也是為了你們好,看你們那邊的樣子,怕是有不少人不希望你們能活著回去,我可不希望你們莫名其妙死在不闕城境內,之所以放你們回去,也是怕你們在這里被人暗下殺手,到時候搞的我們還扯不清了。你們兩個稍等,待會兒會有人過來為你們兩個易容,會把你們打扮成城衛,悄悄把你們送回去。如今的潘氏和周氏已經不是你們兩個說的算,你們好自為之吧。”

    說罷甩袖而去,頭也不回。

    真的要放我們回去嗎?若是真的,那對方的話…

    潘、周二人不敢想象即將要面對的慘劇,已是緊握雙拳瑟瑟發抖……

    林淵在臥室內盤膝打坐,周身隱隱有黑金色的光華流轉。

    在旁護法的陸紅嫣素顏朝天,長發披肩,輕紗長裙,赤足蜷縮在沙發一角,手上拿著手機,看一些東西,橫濤發過來的一些東西。

    看到一些有趣的東西時,陸紅嫣有些瞠目結舌,慢慢回頭看向了盤膝打坐的林淵,臉上有些難以置信的神色。

    她看到了城衛當初抓了秦家上下所審訊出的一些口供,里面揭示出了林淵和秦儀之間的曾經往事,更有秦儀余情未了為何要把林淵給拉入秦氏的原因。

    在仙都的時候,她對秦氏已經有一定的關注,更何況還有后面的競標事件,自然是格外關注。

    只是做夢也沒想到,王爺和秦儀居然是初戀情人的關系。

    見林淵在盤膝打坐修煉,她暫時沒有打擾,然而繼續把發來的東西看下去后,一件事情引起了陸紅嫣的高度關注,參加競標的秦氏巨靈神內竟然被人給裝了監控!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