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九龍圣祖 > 第2599章 你猜猜他是誰?

第2599章 你猜猜他是誰?

 熱門推薦:
    轟!

    功夫不負有心人,當穆極患得患失的當口,一道磅礴的能量波動,陡然從穆文昭身上升騰而起,讓得感應到這股能量波動的他,不由又驚又喜。

    以穆極的實力,自然能感應到這股能量波動,其實乃是突破的氣息,但就連他都有些拿捏不準,穆文昭到底能突破到什么程度。

    二十年前穆文昭的修為就已經在洞幽巔峰層次了,但是在這二十年時間以來,穆極卻是一次都沒有見過自己的這個女兒,更不知道其修為是提升還是下降了。

    自兩個多月前,穆極和云笑進入炎牢之后,看到的就是穆文昭一種特殊的狀態,在那樣的狀態之下,除了呼吸之外,他們感應不出穆昭的半點修為。

    穆極一直都有些擔心,擔心穆文昭是不是被霍英暗下了什么手段,若是一直這樣醒不過來,那他說不得只能去找霍英要說法了。

    好在此時的情形,讓得穆極再也沒有那些無謂的糾結,至少能獲得突破的穆文昭,并不是他先前所想像的那般惡劣。

    熾熱的的氣息在房間之內席卷而開,一只巨大的火烈圣鼠虛影出現在穆文昭的頭頂,似乎在承受著某種痛苦,又似乎想要沖破某種桎梏。

    咔!

    約莫一柱香時間過去,一直坐在一旁的穆極,似乎都能聽到無形之中傳來一道輕響聲,他知道,自己這個寶貝女兒,終于打破了那層桎梏,突破到至圣境初期了。

    對穆極來說,穆文昭能不能突破到至圣境初期,都不是最重要的,他最為擔心的,是自己這個寶貝女兒到底能不能醒過來。

    穆文昭突破到至圣境初期,于穆極來說,只能算是錦上添花的驚喜,他期待著前者在突破之后徹底清醒,這樣自己就能和女兒一敘別來之情了。

    “呼……”

    再過去半柱香時間,那不知道緊閉了雙目多久的穆文昭,終于是吐出一口長長的熾熱濁氣,清醒了過來。

    映入穆文昭眼簾的,是一張蒼老的臉龐,對于這張臉龐,她從無一時或忘,因為那正是養育她多年的生父,一個將她捧在手心之中的父親。

    “父親!”

    睜開眼來的穆文昭,聲音都有些哽咽了,又或許是她從來沒有想過,自己還能有和父親見面的這一天,因此這一刻她無疑是顯得頗為激動。

    “文昭,你終于醒了,醒了就好,醒了就好啊!”

    穆極也很有些手足無措,看著這個多年來都沒有說過話的寶貝女兒,他一時之間都不知道該說什么好,搓著手將一句話說來說去,顯示著內心的極不平靜。

    “父親,對不起!”

    經過二十年的沉淀,穆文昭雖然心中并沒有為當初的事感到后悔,但他唯一覺得對不起的,就是這個對自己極好的父親了。

    當年穆文昭愛上一個人類修者,被發現之后,不顧族規的反對,毅然要和那人在一起,最終的結果,就是和火烈圣鼠一族鬧翻。

    最終穆極又不能將穆文昭直接打殺,只能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暗中將這兩位送到潛龍大陸,卻沒有想到最終還是被霍英找到了。

    后頭的事就不用說了,赤炎的父親被直接擊殺,霍英看在穆極的面子上,這才留了穆文昭一命,卻也逃不過身陷囹圄的命運。

    此后的二十年里,穆文昭和穆極近在咫尺卻相隔天涯,再也見面不得,這是她唯一覺得愧疚的地方,好在如今父女團聚,總算是有了轉機。

    “對了,父親,我當年……”

    穆文昭定下心來之后,終于是想起一事,臉色有些焦急地便想要開口,而她剛剛開口的時候,穆極就猜出她想要說什么了。

    “你當年有一個兒子遺落在潛龍大陸,對吧?”

    穆極臉上帶著一抹似笑非笑的神色,陡然從口中問出來的話,讓得穆文昭臉色不由大變,這一刻她可意識不到父親臉上的神色到底是什么意思。

    畢竟當初乃是二長老霍英帶人前去潛龍大陸找人的,最終穆文昭的丈夫被殺,好在她頗為警覺,提前將剛出生的兒子藏在了一個隱蔽的地方,這才僥幸逃過一劫。

    可后來的事穆文昭卻是半點都不清楚,有一個兒子的事情,她就連自己的父親也沒有告訴,因為多一個人知道,就多一分危險。

    沒想到如此隱秘之事,父親竟然知道了,莫不是那霍英后來不放心又去潛龍大陸尋找一番,將自己的寶貝兒子給找到了吧?

    想到這里,穆文昭眼眸之中不由閃過一絲兇光,就算她才剛剛突破到至圣境初期,但誰要是敢搶她的兒子,她就敢和誰拼命。

    “文昭,你想多了,他……你兒子沒事!”

    所謂知女莫若父,就算是二十年時間未見,在看到穆文昭的神情之時,穆極還是第一時間知道了這個寶貝女兒在想些什么,當下輕笑著開口。

    不過此時穆極卻是賣了一個關子,見得他將目光轉到另外一邊的床榻之上,然后將身后的空間讓將出來,頓時讓穆文昭看到了一個躺在另外一張床的人形身影。

    “文昭,你猜猜他是誰?”

    穆極此刻的心情不由極好,似乎之前被霍英所作所為帶來的怒意都消散了幾分,見得他指著對面床榻上的年輕身影,輕問出聲。

    “這種感覺……”

    隨著穆文昭目光轉將過去,她的眼睛就再也移不開了。

    就算那乃是一道人形身影,可是血脈深處的聯系,卻讓她知道這道身影和自己的關系,絕對非同小可。

    “父親,難道他是……他就是……”

    心中陡然想到一個可能,穆文昭都有些語無倫次了,最終也沒有問出心中那個最想問的問題,因為她生怕得到了一個讓自己失望的答案。

    當年穆文昭匆匆應對前來捉拿自己的霍英,迫不得已之下,只能將自己的兒子藏起來,但那個時候赤炎才剛剛出生,就算是躲過了霍英等人的毒手,也未必真能活下來。

    潛龍大陸固然是一個最低等的大陸,但一個剛剛出生的嬰孩,死亡率實在是太高了,哪怕是一只普通的野獸,恐怕也能要了那孩子的性命。

    火烈圣鼠一族血脈強大,但也是需要時間修煉的,低階狀態之下的火云鼠,也就是比那些普通的脈妖強上一點罷了,初生的火云鼠,危險性無疑是極其之大。

    這些年被關在炎牢之中的穆文昭,對自己其實已經是認命了,但她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那生死未卜的孩子,也不知道母子還有沒有再見的那一天。

    “是!他叫赤炎,是你的兒子,也是我的外孫!”

    這一下穆極再也沒有賣關子,他知道自己的這個寶貝女兒,是如何在意其兒子,自己當初得知赤炎身份的那一刻,不也是這般激動嗎?

    “兒子!兒子!”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穆文昭直接從床榻之上跳了下來,她心中無比迫切想要近距離看看自己的寶貝兒子,那個二十年沒有見過的兒子。

    只不過如今的赤炎,和當初出生之時,已經有了很大的區別,也不是那副火紅色幼鼠的形態,而且一個活生生的人類之形。

    “父親,赤……赤炎她這是……突破到圣脈三境了?”

    過了片刻之后,穆文昭總算是強壓下了自己激動的心情,問出一個問題,不管怎么說,也只有經歷過化形天劫之后的火烈圣鼠,才能真正幻化為人類形態。

    只是在說到赤炎名字的時候,穆文昭很有些糾結,畢竟當初赤炎一出生就發生了變故,他們這對做父母的,連名字都沒有來得及取呢。

    “豈止是圣脈三境,在他陷入這種狀態之前,早已經是洞幽境巔峰的修為了!”

    說到這個的時候,穆極臉有傲色,畢竟赤炎回到火烈宮才兩年多的時間。

    而在這兩年多的時間內,竟然就已經在一眾圣裔中名列前茅,甚至是威脅到了第一圣裔蒙谷的地位。

    要知道以前的赤炎,可一直都在潛龍大陸和騰龍大陸打混啊,那兩個下位面的大陸,無論是天地靈氣還是修煉資源,都遠遠比不上九重龍霄。

    穆極有理由相信,以赤炎的修煉天賦,如果從小就在火烈宮接受著重培養的話,說不定現在已經是一名貨真價實的至圣境強者了。

    到了那個時候,赤炎就是名副其實的首席圣裔,未來接過族長之位也不是沒有可能之事,從這一點上來說,當年的那件事情,實是大大耽誤了赤炎的發展。

    但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要是赤炎呆在火烈宮中的話,說不定早就遭到霍英一系的暗害了,凡事有利必有弊,赤炎在潛龍大陸和騰龍大陸的發展,未始不是一件好事。

    “赤炎是兩年多以前才回到火烈宮的,之前一直都在潛龍大陸和騰龍大陸!”

    穆極也沒有隱瞞,當下將赤炎這些年的境遇簡略說了,只不過關于潛龍大陸和騰龍大陸的事情,連他都知道得不是很清楚,只知道赤炎有個義兄叫做云笑。

    而說到云笑的時候,穆極眼眸深處閃過一絲毫不掩飾的感激和心痛,又有一抹恨恨之意,他恨那霍英,這么好的一個年輕人,怎么就葬身炎牢之中了呢?

    。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