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魔禁之萬物凍結 > 第2475章 無解

第2475章 無解

 熱門推薦:
    宮地盤夫自然會失態,因為他很清楚強行征召日暮戈薇這件事情其中的內情。

    對付蘆屋道滿?

    作為計劃的參與者,他如何不清楚?

    蘆屋道滿絕不會親自來陰陽廳!

    征召日暮戈薇來陰陽廳,在對付蘆屋道滿方面不會有半分助益。

    打從一開始就知道這一點的倉橋源司之所以下達這樣的指令,純粹是為了日暮戈薇獲得如此巨大成長的秘密。

    那個隱藏在日暮神社中有著強力傳承的秘境。

    實際上,蘆屋道滿之所以會在這個時候動手,很大程度上也是因為倉橋源司的那一通聯絡。

    正因為從倉橋源司這里得知那個實力莫名的家伙不在陰陽塾了,蘆屋道滿才會決定盡快動手。

    那所謂的不想自己的美味被式神搶走這種不靠譜的理由,誰信誰傻。

    對于蘆屋道滿接到傳信后會采取的行動,倉橋源司早有預料,他聯系蘆屋道滿,正是為了借用蘆屋道滿引起的騷動,名正言順地強行征召日暮戈薇。

    甚至可以說,強行征召日暮戈薇,才是這一次計劃的核心。

    至于說蘆屋道滿的行動,不過是他們的一次嘗試而已,蘆屋道滿和陰陽塾誰勝誰敗都無所謂。

    陰陽塾獲勝的話,那么他們就可以順勢將戰敗的蘆屋道滿處理掉,而若是陰陽塾戰敗,他們正好可以讓提前準備好的救場人員出現,接管陰陽塾的同時找出鴉羽織的具體位置。

    總之,不管戰局如何,他們都可以強行不虧。

    這種較為齷蹉的謀劃,顯然是不適合對外人敘說的,宮地盤夫倒是可以用類似的理由來忽悠木暮禪次朗,可是看到木暮禪次朗那一副正氣凜然的模樣,宮地盤夫不知怎么的,就有些說不出話來。

    最終宮地盤夫只能說了那么一句話,略微有些失態的離開那里。

    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后,宮地盤夫很快便調節好自己的心態,準備前往日暮神社征召日暮戈薇。

    雖然對倉橋源司的這個指令有些詬病,但已經入伙的他早就做好了手染無辜者鮮血的準備,日暮戈薇絕不是他手中最后一個受害者。

    拿上作戰用的法器后,宮地盤夫出了門。

    因為弓削麻里要負責陰陽廳本部辦公大樓的結界構筑,這一次行動就只有一些普通的祓魔官跟隨。

    按道理來說,這一次行動有他這么一個十二神將出馬就足夠了,這些普通的祓魔官大多都是在周圍布置結界防止戰斗余波擴散并負責處理善后工作的。

    可不知怎么回事,臨行之前,宮地盤夫只感覺心頭一震悸動,感覺不妙的他又臨時加了兩隊精英祓魔官,甚至還讓人帶上了一架篝火。

    這樣的配置,理論上無論對付任何敵人都足夠了,或許只有傳說中的phase5的靈災,才可能讓這樣的組合折戟沉沙。

    這讓宮地盤夫的內心略微平息了一些。

    此時的宮地盤夫還不知曉,他即將面對什么。

    那可是無數個時代、不知多少大能費盡心思,賭上身軀與靈魂也無法戰勝的存在——名為主角!

    戈薇和犬夜叉是主角嗎?

    如果說五百年后的現在,隱居到幻想鄉中過田園生活的戈薇和犬夜叉,那自然是不算的,幻想鄉中足以稱得上主角的,只有那些名傳大千世界的少女們。

    但此刻還沒有結束旅途,仍然通過食骨之井不斷穿梭時間的戈薇和犬夜叉,毫無疑問是主角,而且還是在過去就已經注定了【未來】的主角!

    別說宮地盤夫了,就連白井月,在不打算破壞時間線的情況下,也不敢對這種狀態下的戈薇和犬夜叉做些什么。

    現在的白井月雖然對時間線這種東西有了一點研究,但顯然還不足以違逆那巨大的時間洪流。

    尤其是這時間洪流很大一部分能量來自于他自己。

    所以,此時出現在東京的戈薇和犬夜叉,說上一句無敵完全不是問題,而宮地盤夫,即將帶人撞上這個時代最無解的敵人。

    另一邊,剛剛吃過早飯的戈薇準備和犬夜叉一同去上學。

    平時戈薇和犬夜叉一同回來時,都是戈薇一個人去上學,而犬夜叉則是待在日暮神社之中靜靜等候。

    但自從幾天前白井月告知戈薇她已經被陰陽廳的人盯上后,戈薇就不再如此松懈了,每次上學必然讓犬夜叉跟隨。

    以前松懈,那是因為她從來沒有展現過她修行的成果,犬夜叉也一直留在日暮神社之中,除了偶爾幾次很少出現在外界。

    對于陰陽廳來說,她和犬夜叉只不過是級別不高的不安定因素,還不至于讓陰陽廳做出下黑手這種沒品的事情——就算下黑手也不會直接派出十二神將這種容易被有心人關注的人。

    可是上一次展現出那樣強大的凈化之力后,情況變得不同了。

    根據白井月所說,此時的東京處于一個很勄感的時期,陰陽廳會盡自己所能維護雙方的戰力平衡。

    足以打破這一切的戈薇和犬夜叉,是決不被允許加入這場戰爭的。

    當然,這只是表面的借口,其實陰陽廳是盯上了戈薇如此迅速變強的原因。

    對于這一點,戈薇其實也有所察覺。

    陰陽廳如果只是監視她和犬夜叉的動向,沒必要派出那么多人在日暮神社周圍。

    之所以全方位監視日暮神社,只有可能是陰陽廳想要從日暮神社中得到些什么。

    比如說她和犬夜叉時不時消失又出現的原因。

    近些天局勢如此糟糕,陰陽廳又握有這么一個借口,就連戈薇也不相信陰陽廳會繼續忍耐下去。

    就算這個借口不怎么好,難道陰陽廳就不能另外找一個借口了?

    作為官方,陰陽廳要編造合理的借口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說不好什么時候陰陽廳的人就會出現在她面前準備帶走她。

    為了防止這種事情發生,戈薇覺得再怎么小心也不為過。

    平心而論,這樣的防范很正確,不是嗎?

    在看到眼前出現的陰陽廳專用裝甲車以及時常上電視的十二神將宮地盤夫的剎那,戈薇更加篤定了這一點。

    。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