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 第5085章 風水輪流轉,三尾再現

第5085章 風水輪流轉,三尾再現

 熱門推薦:
    錚——

    錚——

    刀劍碰撞,兩股力量隨之涌動間,朱天篷和村長瞬間交手不下百次。

    待一輪交鋒之后,朱天篷和村長的身影隨之分開,二者相隔三百米而立,朱天篷持劍神色平淡。

    反之,村長此刻則是持刀單膝跪地,口中不斷喘息間,渾身上下遍布著一道道劍痕,鮮血淋漓,看上去讓人無比的壓抑和狼狽。

    見此情形,朱天篷嘴角笑容更甚,一抖手中長劍道;“怎么,我還未發力呢,你就不行了嗎?”

    “混蛋!”

    淬罵一聲,村長緊握刀柄從地面上站起,看向朱天篷的目光滿是憤怒,殺機和不爽。

    無他!

    實在是這種局面對于他太不妙了。

    在這樣的情況下,他自身就不是朱天篷的對手,但是他卻也極其的不甘心。

    畢竟他曾經可是鴻蒙掌控者級別的存在,現在居然被朱天篷如此的壓制,甚至自身已經受傷,這簡直就是恥辱。

    “小輩,你太狂妄了!”

    低吼一聲,村長從地面站起身,周身黑暗之氣噴涌間,周身黑色的鱗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浮現,直接就將身軀包裹在內,變得有些不人不獸!

    如此情況下,他自身的氣息瘋狂增長,直接就隨之達到了半步鴻蒙的地步,雖然尚未進入真正鴻蒙境,但憑借著他自身的經驗和底蘊卻也不遜色于真正的一階鴻蒙者。

    “又來!”

    眉頭一挑,朱天篷神色隨之凝重。

    他本以為這村長在奪舍了男子之后不可能在完成獸化,卻沒想到后者居然還有這一手。

    雖然不是完整的獸化,但是在這種半獸化的情況下后者已經有跟他一戰之力了,甚至他既然能夠半獸化,豈不是說可以完成獸化?

    一想到這里,朱天篷內心殺機更濃。

    原本他還打算與之玩玩,卻沒想到后者居然還能夠進行獸化,那也就是說不能在有任何的遲疑,一旦不能盡快的將其干掉的話,那很可能就會被村長翻盤。

    “殺!”

    口中低喝一聲,朱天篷動了。

    天帝步施展,其身影隨之出現在了村長身前的區域,帝眸開啟,聲音冰冷道“死來!”

    聞言,村長冷哼一聲,絲毫不在意朱天篷此刻的話語,舉起手中長刀迎擊道“小輩,死的人是你才對!”

    然而,就在此時,雙方四目相對,村長甚至都還未反應過來,朱天篷就直接隨之發動了剎那芳華和鏡花水月之力。

    次啦——

    劍光綻放,朱天篷的身影隨之出現在了村長背后的區域,鮮血噴涌,村長胸膛之上一道劍痕深可見骨,鮮血不斷噴涌間,那所謂的獸化鱗甲根本抵擋不住。

    “啊~”

    慘叫聲響徹,村長成功的從幻術之內蘇醒,手中的動作為之一頓后,左手直接就捂住胸膛的傷口區域,雙眸赤紅整個人癲狂若瘋。

    下意識的,村長扭頭看向背后朱天篷所在區域,宛如瘋狗一般的持刀沖上去道;“小輩,我要你的命!”

    這一次,他學乖了。

    在中了招之后,他明白剎那芳華和鏡花水月都是以視覺傳遞的,他直接就閉上了雙眼以自己的神識來判斷朱天篷的存在。

    見狀,朱天篷眉頭微皺,舉起手中鴻蒙天帝劍反擊的同時,內心暗道“不愧是昔日的鴻蒙掌控者!”

    “居然在一瞬間就破開了我的真實幻術,且找到了破解之法!”

    “不過很可惜,現在的你已經身受重傷,在這樣的情況下你已經處于劣勢!”

    似乎印證了朱天篷的話語,隨著雙方的交鋒,村長已經明顯有些壓制不住朱天篷的存在。

    尤其是在受傷且沒有目光洞查的情況下,他的反映都會慢半拍的節奏,導致了朱天篷瞬間掌控了節奏,鴻蒙天帝劍不斷揮舞間,不斷的在其身上留下劍痕。

    那所謂的獸化鱗甲十分強大不錯,但今時不同往日,昔日的朱天篷以道帝境破不開后者防御,但是現在處于道帝境的是村長,他的防御力也大幅度的減少了,不足以抗衡朱天篷的襲擊。

    “該死!”

    “該死!”

    僅僅是堅持了三十幾招的碰撞,村長就被迫不得不睜開雙眼,手中動作頓時加快三分,堪堪抵擋了朱天篷手中長劍的凌厲攻勢。

    然而,還不待他舒口氣,朱天篷的身影就已經再度出現在了他眼前的區域,青色的帝眸璀璨,冰冷的聲音隨之響徹“剎那芳華,散!”

    “不好!”

    一時間,村長就感覺到了不妙,下意識的閉上眼卻也已經晚了。

    伴隨著一道劍嘯之聲響徹,他的身軀之上瞬間出現了三道深可見骨的劍痕,狂暴的劍意肆無忌憚的在其血肉之內躁動,引得村長忍不住的再度慘叫出聲“啊……”

    而在這一次的襲擊之下,村長雖然第一時間破開了幻境,但卻也已經身受重傷,急速的斬出一刀迫使朱天篷防御,他自己則是乘機閃身與之拉開安全距離。

    下一秒,村長的身影出現在了百米之外的地面,單膝跪地間口中不斷喘息,身上血液不斷溢出,整個人氣息狂暴到了極致卻更多的乃是無奈。

    差距!

    這就是境界的差距!

    隨著朱天篷進入鴻蒙境,雙方所謂的差距早已逆轉,除非他放棄這具好不容易奪舍的身軀進行完全獸化,不然還真沒有多少的抵抗力。

    噠噠——

    腳步聲響徹,朱天篷的身影從遠處提著劍一步步走上前來,不急不緩卻讓人感覺到更加的壓抑。

    很快的,朱天篷就再度抵達了村長身前不足十米的區域,舉起手中鴻蒙天帝劍道“前輩,來而不往非禮也,昔日的照顧,本帝現在就還給你!”

    話畢,朱天篷手中鴻蒙天帝劍斬擊,時空,秩序,命運,神圣和不詳之力加持,可怕的力量足以摧毀二階鴻蒙者。

    “混賬!”

    見狀,村長大怒,眼底不甘之色濃郁,但卻也明白現在不是自己考慮其他的時候,如果在不破除僵局的話,死的人絕對是自己。

    “吼~”

    獸吼聲起,可怕的威壓升騰,一股不遜色于一階鴻蒙者的氣勢迸發間,三尾暗獸再度顯露而出。

    。
北京单场即时sp